一二中文 > 混沌剑神 >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羊家威胁
    听到惜雨所说天元家主剑尘对这块火炎金是势在必得,拍卖会场内,所有来自于主神级势力的人,神色间都是一阵犹豫,目光中流露出浓浓的忌惮。

    当初平天神国东安郡的端木神王洞府消息泄露出去时,这些主神级势力的老祖几乎都参与过神王造化的争夺,对于剑尘这个人自然不会陌生。

    这一次他们前来平天神国参与帝联商会百年一次的拍卖盛会时,他们各自家族的老祖都曾叮属过他们,告诫他们在平天神国内,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得罪天元家族。

    哪怕是得罪了羊家,都不要去得罪天元家族。

    老祖的叮属,让他们所有人心中都意识到天元家族很不好惹,因此他们在听到火炎金是天元家主剑尘势在必得的东西之后,一些原本要竞拍火炎金的人,此刻却是纷纷迟疑了起来。

    后面墨颜所说剑尘一招就斩杀了一位主神级强者,那些来自于主神级势力的长老倒是毫不怀疑,因为这一幕他们老祖曾亲眼所见,也曾告诉过他们,确有此事。

    尽管斩杀的只是一位主神初期,但的的确确只用了一招。

    然而,那些没资格进入包厢,此刻正拥挤在拍卖会场的大堂内的人,却是不相信这样的事,纷纷发出质疑之声,当中并不缺乏天神境强者。

    面对这些质疑,惜雨和墨颜也懒得去解释,她们只是希望能够震慑住那些主神级势力,让他们知难而退,不参与火炎金的竞争,至于那些没资格竞争火炎金的人,无论信不信剑尘一招斩杀过主神的光辉事迹,对于她们二女来说都不重要。

    “既然这火炎金是天元家主需要之物,那我们孤魂家族便不参与了......”

    在一间贵宾包厢的窗户前,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含笑的对着惜雨抱了抱拳,言语之中十分的客气。

    “原来是孤魂家主,多些孤魂家主忍痛割爱。”惜雨抱拳说道。

    孤魂家族,乃是平天神国的主神级势力,近年来一直与天元家族交好。

    “哈哈,原本我们还想拿下这块火炎金的,没想到天元家主竟然也需要此物,既然如此,那我们凌家也不参与竞拍了。”又是一处贵宾包厢的窗户被打开,问剑郡凌家家主站在窗前说道,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

    在平天神国内,天元家族因为有剑尘在支撑,因此颇有几分威慑力你,暂且不论一直与天元家族交好的五大郡城,即便是在皇城中,也有许多主神级势力对天元家族是抱着几分忌惮之心。

    接下来,平天神国内几乎所有汇集在拍卖会场中的主神级家族,无论有没有想要拍下火炎金的心思,皆是纷纷出言表态放弃此物,一方面卖天元家族一个面子,另一方面也传达一分善意。

    自平天神国之后,来自其他神国的主神级势力也是不甘落后,也是一个接一个的表态,即便是那些对火炎金真的有心思的家族,在心中权衡之后,也是不得不放弃。

    老祖的叮属他们所有人都谨记于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招惹天元家族。而这火炎金虽说是一块极品炼器材料,在这块地域很不常见,但却并非仅此一块,犯不着为了这块材料就得罪一位强大的主神。

    同样坐在贵宾包厢内的两名羊家长老,此刻却是脸色阴晴不定,露出犹豫不决之色。

    “没想到天元家主竟然也需要这块火炎金,并且还是势在必得。可这火炎金我们老祖同样也需要啊,难不成我们要与天元家族竞争这块火炎金?”其中一名长老开口说道,心中充满了焦急。

    另一名长老沉吟了片刻,道:“如果我们出价竞争的话,势必会得罪天元家主,此事我们万万不可乱来,以我之见,还是尽快的禀告老祖,让老祖定夺吧。”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回去。”羊家的两名长老顾不得后面还未竞拍的物品了,火速离开了拍卖行,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羊家。

    ......

    偌大的拍卖会场,再也没有人对火炎金竞价了。

    对于这样的局面,拍卖会的主持人欧迪也是满脸的无奈,这火炎金的价格绝对不止于此,若是正常的拍卖,至少也能上五十万上品神晶,如今却只能白白的便宜天元家族了。

    火炎金,最终被惜雨以十万上品神晶的价格拿到手。

    直到下一件拍卖的物品被呈上来时,剑尘都没有回过神来,只见他盘膝坐在贵宾包间内,正瞪着一双眼睛盯着惜雨所在的包间,脸上尽是惊愕之色。

    他不仅意外竟然在这里碰见了惜雨和墨颜两人,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惜雨竟然以这样的方式,十分廉价的就将火炎金给拍到了手中。

    片刻后,剑尘轻笑的摇了摇头,呢喃自语道:“没想到我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平天神国五大郡城的人退出竞价我不意外,再怎么说,我曾经也与他们的老祖有过一次合作。只是没想到,来自其他神国的主神级家族,竟然也这么给我面子,这一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也是在这一刻,剑尘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自己和沈剑两人刚来到圣界时,碰见天神初期的陆家老祖陆天,都要经历一场生死之战的情景。

    可是现在,短短数十年时间,当初连天神初期都要经历一场苦战的他,却已经成为了让众多主神级势力都要忌惮的强者了,这巨大的转变,不由得让剑尘发出一阵感叹,嘘唏不已。

    拍卖会依然在继续,后面竟然出现了主神级阵盘以及让主神都要为之心动的真级战技,每一件都被拍到了超过十方上品神晶的天价。

    面对这样的宝物,即便是底蕴深厚的主神级势力都要为之心动,引得众多主神级势力挣得头破血流,哪怕是面对让他们忌惮的强大家族,都不会有丝毫的退让。

    因为这些东西,每多上一件,对他们各自的家族来说都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影响非常的长远,更关系到家族的未来。

    不过天元家族却是没有参与到其中,并非天元家族不缺这些东西,而是没有这样的财力。

    火炎金只是一件极品炼器材料,众人都可以做出一些退让,不参与竞拍。但是在面对主神级阵盘以及主神都要心动的真级战技,他们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退让。

    同一时间,在羊家的一处禁地内,从拍卖会离去的那两名羊家长老,正和羊家家主羊傲然神态恭敬的站在一处密室的大门外。

    “何事惊扰我潜修?”密室内,传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正是羊家老祖羊开。

    羊傲然与羊家的两名长老立即是对着密室深深一拜,其中一名长老开口说道:“禀告老祖,帝联商会百年一次的拍卖会上,出现了老祖你所需的火炎金。”

    “什么?找到火炎金了?”密室内,传来了羊开那充满激动的声音,包含着巨大的喜悦。

    但他很快便平静了下来,继续说道:“莫非你们在争夺火炎金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困难?”

    “老祖英明,这火炎金,天元家族的家主同样也非常需要,而且前些日子,有传言说天元家主在端木神王洞府内闭关,实力再次有了突破,我们若是竞拍火炎金的话,那极有可能会得罪天元家主,此事关系太大,我等做不了主,因此前来请示老祖。”那名长老说道。

    密室内的声音沉默了,良久之后,羊开才再次说道:“天元家族来皇城中的人是谁,剑尘是否在皇城?”

    “回禀老祖,是天元家族的惜雨长老。至于天元家主,我们根本就无法掌握他的行踪,目前只是到不久前,天元家主在问剑郡的凌家出现过。还有我们家族的鲁长老,三天前在皇城中被一位主身份不明的主神所杀。”羊家家主羊傲然恭声道,将鲁长老被杀一事的详细经过禀告老祖,尽可能的掩盖羊铁的责任,将事情推到那名他们至今都还没有查出来历的主神身上。

    “鲁长老被杀一事暂且放一放,火炎金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务必要将火炎金拿到手,羊傲然,你与羊连心亲自出马,带着几名长老务必要将惜雨请来。”密室内传来羊开的声音。

    从拍卖会返回的那两名长老心中一凛,羊傲然与羊连心,是羊家内目前实力最强的天神,皆是处于天神后期境界,并且掌握有等级不俗的战技,一旦打斗起来,寻常的天神后期都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没想到老祖竟然让这两人同时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