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鬼潮(求推荐票)
    手中攥着这张闪烁着黑色精芒的钻石卡片,岳峰的面色愈发的古怪起来。

    “时光之根源,命运之丝线,因果之罗网,这个卡片竟然能承载这些无形道则,能做到这一点的......”

    岳峰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诸天之中起码有着一位大神通者关注了他,就不知道这张卡片带来的是善意还是恶意?

    岳峰双目冰寒,打量良久,他口中吐出一团黑烟,把卡片包裹住,随后小心的收起。

    “水满则溢,人满则亏,我就不信,未来重重就无有一丝变数?”

    他低沉的笑了几声,未来无路,他打通就是。

    自己把自己吓住了,还求什么大道?

    心中杂念顿消,清明之下,岳峰放声大笑。

    他浑身此时充满了动力,恨不得现在就寻一敌手放开手脚大战一场。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虽然早已知道,但此时才明了个中真意,真该谢谢你啊......”

    岳峰嘴角挑起,露出邪恶的笑容,眼前似是出现了那书生的幻影。

    “下次再见,就让我好好回报你......”

    平行世界中,岳峰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桐城天空的黑云,那里,一层又一层的空间被破开,他的耳边能听到‘嘎吱、嘎吱’的声响,这是天地法则的压迫声,铺天盖地的黑烟从那里倾泻而出,如今整个桐城都被覆盖,这个范围已经扩散到半省之地,黑烟还在快速的向四四面八方蔓延。

    岳峰面目肃穆的看着那里,这方世界随着他的到来,整体的法则被阴鬼路侵蚀,这个空洞还在不断的扩大,终有一天,这方世界会被阴鬼路吞掉。

    他微微低头,目中所见,几乎所有的行人身后都浮现了一团漆黑的漩涡。

    “诅咒,来临了......”

    岳峰长长一叹,这个世界,已经污秽了,且不可逆转。

    他的目光投向这栋小区另一栋楼,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小区死亡的人数不断的增长,且一起比一起诡异,一起比一起血腥。

    在那栋楼中,数层已经完全打通,成了重案组临时的场地。

    一间屋子里,五名特~警四男一女手中拿着枪,躲在桌子下,眼中惊恐的互相对望着,甚至浑身不自然的颤抖。

    这栋楼是临街的一栋,原本地下有着商场,一楼有着大型仓储超市和不少店面,但如今都已经关门。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桐城的街面上已经十分的萧索。

    不断的异常事件出现,所有人都觉察到了不对。

    但是,他们发现之后,却无法离开了,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阻止他们离开,操纵着他们的命运。

    若非还能跟外面有着电话或是网络联系,这里的秩序,早已不存。

    实际上因为异常事件发生范围的扩散,整个世界,都已恐慌起来。

    柴米油盐、保暖衣、抗生素、止血药等等,全都疯抢不断,这个世界在压抑之下,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紧绷着,等待崩溃的那一天。

    四男一女全都急促的呼吸着,不敢说话,好在他们互相都熟悉手势,虽然恐惧之下,行动有些不利索,但好歹靠着这点,还能交流。

    “轰,轰,轰......”

    这间屋子的门被不断的撞着,每一下,屋内的墙都掉下不少灰和涂料。

    但让这四男一女惊恐的却不是这点,而是随着那不断的撞击声,屋子里的光线越发暗淡起来,墙上的涂料和装饰慢慢的风化、腐朽,然后掉落,砖墙渐渐变作暗红色,而且正在不断的从中溢出蠕动的血脂和肉块。

    恶心的气味飘来,让几人干呕不断。

    这间屋子,几乎被整个世界排斥出去。

    外面,黑暗袭来,哭泣声、尖叫声、欢快的笑声夹在在一起,无比的诡异。

    屋子里的气氛十分的压抑。

    那女子眼角带泪,左手用力捂住嘴,无声的抽泣着,但那股逃生的意志却十分坚定。

    其中有一男子眼中现出狠色,大力的握住枪,显然想奋起一搏,甚至到绝路时,自我了断。

    另外三个男子虽然比之二人有些不如,但也未曾缴械认命。

    正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叫传来。

    房屋的上顶,墙体四面,地板上,全都佯倘着黑色的泥水,从那里突兀的出现无数早已腐烂的手,这五人顿时被拉住,身体不由自主的陷了下去。

    挣扎,毫无作用。

    “不,不要啊......”

    “放开我,呯,呯......”

    “......”

    “咕噜噜,咕噜噜......”

    他们的身体在慢慢陷入墙体,那些黑色的泥水灌进鼻腔,呼吸早已不畅。

    所有人都现出绝望之意。

    他们知道的内情更多,所以更加的惧怕。

    正在他们的身体全部陷入黑暗之时,整个空间突然凝滞起来,像是琥珀中的小虫。

    一声悠悠的叹息声传来。

    其中有两人勉强睁开眼睛,朦胧焦距还未对上的双眼,看到一片绿色的火海灼烧着黑暗,带来了一丝光亮,一道朦胧的人影站在那里。

    那是一种天地独立压倒一切不服的气势。

    “呼,呼......”

    两人脱力之下,双眼再度闭上,他们昏过去了。

    “啪嗒,啪嗒”两声,五个人的身体从屋子的空中掉在地上,四仰八叉。

    岳峰冷漠的看了几眼,就不再关注。

    他张嘴用力一吸,那些手臂、泥水全都化作黑色的烟雾顺着风卷进入到他的嘴里。

    岳峰口中吸着黑烟,像是在进餐,又像是在吸允果汁,完了,他还擦了擦嘴。

    他喃喃道:“想不到已经出现小型的鬼潮,再这样下去,时空界位偏移之下,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怪物?”

    莫说阴鬼路深处那些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存在,第三层第四层就已经是他不敢涉及的区域,若是真有怪物从那里跑出来,他就不得不思考退路了。

    岳峰的目光十分的飘忽,一直在望着极远处。

    “真像啊......”

    半晌,才传来这句悠远的叹息。

    这个世界之所以被他称为平行世界,就是因为同他出身的家乡太过相像了。

    许久之后,岳峰目中绿火燃起,略带神经质的笑了一声。

    “就让我,把这里改造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