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六章 大青山(6)
    ......

    端坐在虚空中的岳峰此时眉头紧皱,在他身下,一团云气竟然吸引了数团往其靠拢,竟隐隐有着结合之势。

    他目光深邃又有些惊愕。

    “这种变化,看来......”

    “投影结合,因果牵连,这就是加入变数后天地自然的衍化吗?”

    岳峰似是自语似是发问,他眼中兴奋之意大炽,成千上万次的试验,终于被他觉出了几分门道。

    想到诸天之中那无穷维度,无尽平移平位的空间,岳峰心中一热,若他开辟的这心之界能完整的勾勒出诸天宇宙的面貌,他,将获益斐然,甚至能借此推演出几分诸天宇宙运转的道则。

    岳峰四处扫了几下,他一开始就拉扯了不少人进到投影当中,可惜,存活下来的寥寥,一些投影衍化的历练空间他还不能完美操纵,所以,这些试练者死了就是死了,魂飞魄散,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

    如今仅剩十一个历练空间被他囊括在手,可以随意操纵里面的一切。

    而王珊珊、罗浩进入的这个乃是第十二个历练空间,也是变化最多的一个。

    如今甚至在吸引其他空间结合、演变。

    他饶有兴致的看了眼王珊珊外衣中那烧毁大半的灵位,神目之下,其中还萦绕不去的几缕香火念力和微弱的权柄自然逃脱不开他的眼睛。

    最初的几次,在罗浩最先发现鬼面之时,表现出精工理科男细致、谨慎的一面,数次都成了领头之人,同样,从客车中下来的人数也不一,三人,五人,最多时有八个人从客车里逃出。

    岳峰最初是有心培养罗浩的,但自打见到王珊珊峥嵘显露后,他却改了主意。

    这个果决又韧性十足的年轻女性让他眼前一亮。

    他只不过心中生起照顾之意,意志竟隐隐影响了这个历练空间,让此女捡到灵位,以此引起了他的兴趣。

    “诅咒显化,法则变迁,这个世界阴阳之权柄,已能让我略略造物,超凡奇物在手,就让我推上一把,看此方天地能走到什么地步?”

    岳峰目中兴奋之意闪现,他这心之界主打灵异、玄幻,超凡体系尽出于此,在法则并不严密之时,最容易改天换地,慢慢打造这方天地的超凡根基。

    岳峰垂目轻笑,绿色鬼焰闪耀虚空。

    “恐怖的狂欢,就从此时开始吧......”

    ......

    与此同时,各国的情报部门中,人员忙碌,外面不断传来有人失踪的消息,让深知世界上灵异事件越来越多,恐怖氛围高涨的他们顿时警觉起来。

    “局长,截止到下午十八时,各省已经收到的报告中大约有三万五千人失踪,如果范围到全国,据推测,失踪的人数不下十二万人。”

    年轻男子用手抚了抚眼镜,露出智慧的光芒。

    背向着他一直抽烟的中年男子手里攥着报告,身影显得佝偻又萧索。

    这个位置,不好坐啊,尤其是异常事件发生频率越来越多的此时。

    “小许,继续汇总下去吧,现在,我们只能戒备下去,抓不到根源,谈什么反应呢?你......”

    中年男子发觉气氛有异,赶紧回身,却发现一道漆黑的漩涡突兀的出现,一下子把他手下得力干将许如龙吞掉。

    虽然报告中有关于漩涡的描述,但没有确切的视频作为证据,他也不过是似信未信。

    此刻亲眼见到,中年男子百感交集,又无可奈何。

    他匆忙留下几句命令,大步向最高会议室走去,准备向几大长老报告。

    许如龙被黑暗吞没之际,耳朵、脑海里都在同步回响着一道冰冷又麻木的声音。

    “第十二维恐怖世界开放,现已确定为多体系世界,主线任务为存活一个月,支线任务暂无。”

    “特殊任务:迈出超凡一步。”

    “请被选者做好准备......”

    许如龙眼前一黑,就换了天地。

    人来人往的烟花巷中,不时有锦衣锦袍之人进进出出,无有钱财却还想着占便宜的落拓之辈全身被搜刮干净,被打手打出门外,撵到外面的垃圾堆中。

    黑夜之下,皇城里除了皇宫,也就此处最为热闹了。

    许如龙不时听到几声娇笑,或是醉酒放肆的酣言大语。

    脑中一边消化着刚才那段信息,一片留意着周围的状况。

    他似笑非笑道:“我,也‘失踪’了吗?”

    走着走着,一些不完整的碎言碎语传来,让许如龙心中震动。

    “皇上都三十多了,还沉迷道家玄学,那些牛鼻子有什么好的,放着后宫满院美人而不顾,真是可怜了那些天之骄女,进宫本该是幸事、乐事,若是能绵延子嗣,妃位不在话下,你看看现在,一个个守着活寡......”

    被这人搂着的粉衣美貌女子娇笑一声。

    “官人,这可是皇城根,你可不许乱说,被人听了去,咱们都得倒霉。”

    这男人借着酒意,嘘了一声,脸上满不在乎的说道:“怕什么,本来就是嘛。”

    “登基了这么多年,从来没亲政一天,他呀,就是个摆设,摆设......”

    “最近听说被那群道士唬的团团转,还要起兵攻打祁山,那就是个荒山,什么都没有,失了心了......”

    “呵呵呵呵......”

    许如龙听了一会,得了些大致的情况,见再无所得后,就漫步离去。

    他低头看了眼衣袖,用大拇指和食指揉搓了几下。

    他心中低语:“这应该是细麻丝纺织而成,是缎吗?而且这个花纹看起来像是蜡染,能改天换地把我拉到此处,还能给我换上衣服,这样的能力......”

    许如龙想到报告中那触目惊心的失踪数字,愈发凝重。

    事情,大条了。

    他却不知,能够操纵的细节越多,就代表着岳峰的权柄在历练空间的比重越大。

    或许,在久远的未来,所有投影衍化完毕之后,都能被九幽镜囊括其中,更有甚者,以虚吞实。

    当然,这只是愿景,能否成真,谁也说不清楚。

    ......

    祁山深处,地气枢纽所在,一处福地隐灵之所。

    一个半身都被黑雾笼罩的小鬼照会了守门鬼兵,飘了进来。

    “快告诉大王,我发现了周氏一族的痕迹......”

    灵境深处的一座大殿中,漫天鬼气遮蔽穹日。

    一阵充满恨意的嘶吼从中传出,整个灵境都颤抖起来,隐有不稳之兆。

    “该死的周氏一族,卑劣的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