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罪恶之源(下)求支持!
    一束光辉凝聚落到了农场中,朦胧间,隐隐可见一个威仪万千的人影。

    祂迈步行来,鲜花在祂脚底盛开,圣洁清新之气芬馥袭来,整座农场仿佛被强力洗涤了一遍,木板都变得光亮起来。

    尸体、血腥早已消失不见。

    无数光点从土地上升起,飞向高空,连绵如瀑,宛若星河。

    是救赎吗?

    岳峰低声自语,这声疑问换来的只是一声轻笑。

    天地仿佛都变得鲜明欢快起来,云朵往远处飞速的飘着,像是被扫帚追赶,晴朗的蓝天露了出来。

    岳峰神色无比的凝重。

    天地同心,宇宙同体,这般力量在仙道五境中就是金仙的层次,几乎站到了顶峰,距离太乙道君这等大神通者也不远了。

    不过他眼底微冷,并不在意。

    因为在他看来,这一位注定了没有未来。

    身为诸天之中那一位在此方宇宙的传说烙印,被主神打开时光根源具现了出来。

    这个‘主’还真是尴尬。

    就在他心中思索之时,温和的话语声淡淡的传来:“你与那个自大的疯子都是外来之人,不必和我说你们的目的,西法尔的身心被你扭曲,极致的近我似我,你传来的意思我懂了,但我不会这么去做。”

    “这方宇宙已经被那个自大的疯子搅得一团糟,我希望能恢复秩序,恢复从前的宁静。”

    岳峰嗤笑一声,冷言道:“天真。”

    这无限光辉的人影顿了顿,仍不改温和之意说道:“秩序的存在,是维持世界的根基,光和暗一体两面,既然能够对立,当然也可以融合。”

    “当有一日你得手的时候,我希望不再有外来者打扰此方宇宙的安宁。”

    似乎觉得不够坚定,祂又补了一句道:“哪怕神灵不再。”

    岳峰眉目显出惊讶之色,他深深的看了眼这充满着光辉的人影,默默无言。

    两人不过说上数句,就再无可谈的话题了。

    当这道身影消散之后,岳峰的神情捉摸不定。

    他猛地骂道:“真tm的恶心,我居然碰到了一个圣母。”

    这种大无畏的精神触动了他。

    但他的内心却本能的排斥着这些光明的思想。

    无数的心思在他的脑海中冲撞起来,一时间纷乱无比。

    岳峰恨声道:“该死的书生,等我再见到你时,定要让你明白,算计我是有后果的。”

    黑卡带着他降临之时,压制了他的道心,虽然思维没乱,既定之事、所行之欲也无有变化,但人世间的美好却无时不刻冲击着他的心灵。

    人味越多,他的道心就会慢慢的转变成凡心。

    到时,爱恨愁苦、善念怜悯就会大占上风,他这个利己主义者将会往圣母属性转变。

    岳峰好不容易压下了激荡的情绪,他再度躲进了安德烈的识海。

    他此时的神色异常的清冷,目光已不知飘忽到了哪里。

    “所圣非圣,道心之衰是劫难,也是机缘,无情有情的选择该是在未来,而不是在现在,外在的影响再大,也乱不了我的根性,廯疖之疾罢了。”

    压住了纷乱的心思,他仍然是淡看一切的魔修。

    只是,一股股细小的意念却不停的滋生着。

    时光根源演变的多元多维宇宙,地狱、天堂等等都只是传说的衍化,是异度平位世界,这些世界的本源意识被人格化了,光明充斥着天堂,黑暗充斥着地狱。

    那位‘主’通体光明,永远不会有污秽、阴暗的心思。

    因为若是有了,天堂也将不再是天堂。

    “都是‘位格’啊。”

    岳峰淡淡的叹息,充满着嘲讽。

    诸天万界中金仙这一层次可是一证永证,无论到了哪里,力量不会有半点衰减。

    可是这方宇宙中这个‘主’却不是,天堂、现世、再加上一些世界的信仰共同组成了他所谓‘至高’的位格。

    若是离开了这方宇宙,或是生出不容于位格的思想,祂就不再至高,不再光明。

    力量,也会流失大半。

    岳峰经过与地狱和天堂两方大人物的接触,他突然有些明白了。

    “世界本源意识人格化的神祇,原来是这般模样。”

    “真不知诸天四大修神道路中那威能无匹的古神道和诡异莫测、万方显化的神主之道又怎样厉害?”

    他想到适才这位‘主’无限的温和和怜悯,原本压下的情绪再度起伏起来。

    岳峰叹道:“人格化,是束缚,是弱点,但,却是巨大的资粮。”

    “因为,信仰啊。”

    ......

    这方宇宙极为边缘的一处小世界中,书生神情宁静的端坐在一张长桌前。

    桌案上摆着文房四宝,他正拿着笔龙飞凤舞的挥写着,笔力如锥画沙,锋芒尽数收敛。

    须臾片刻,就写满了一张宣纸。

    “盍不为行?无行则不信,不信则不任,不任则不利。故观之名,计之利,而义真是也。”

    最后一笔落下,这书生才长吁了口气,眼神欢快灵动起来。

    他轻声微笑,似是娇憨似是撒娇的说道:“青帝爷爷,你说我这笔法进步了没有?”

    一张模糊的人脸浮现在书生的身旁,面目虽然模糊,但眼神清亮无比,带着深邃,带着洞彻世事的了然。

    略显苍老的话语声响起,满是爱怜的语气说道:“你个滑头,早就跟你说过了,你家老祖宗的东西你是学不来的,他的心早已囊括宇宙虚空,你强行学之,害的是你自己。”

    书生似乎愣忡了一下,他再度看了看宣纸上的文章,眼中无比的复杂。

    他的情绪有些低落起来。

    “是啊,我学不来。”

    这张模糊的人脸婉转变化,慢慢的化作一道略显虚幻的身影。

    一名气度非凡的老者负着双手来到了书生的身边。

    老者的眼中满是慈爱。

    “他早已走远,你又何必非要去找他呢?”

    书生苦涩一笑,摇了摇头。

    老者一挥衣袖,一道光幕显现出来。

    岳峰正在世界缝隙空间褶皱中与痛苦之王督瑞尔交战。

    两方的邪恶之意肆虐着整片空间。

    书生聚精会神的看着,而这个老者却摇了摇头。

    等到这方宇宙代表着光明的‘主’出现后,老者叹道:“人心神体,还是烙印所化,道尽了世间的美好,不过,真是可惜。”

    书生点了点头,目光一直注视着岳峰。

    两人从光幕中看到岳峰的情绪几番激荡,表情不一,当岳峰说出‘所圣非圣’之时,书生的目光现出懊恼之色。

    老者轻轻一叹:“天道之修,高远莫测,心智早非常人,丫头,你这般试探于他,来日趁早了结这段因果吧。”

    “道心只能压制一时,他仍是他。”

    老者低沉的声音响起,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后,他的身影慢慢的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