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恶魔种
    在距离主神空间已经非常近的时候,岳峰把身影隐匿在了虚空中,他双手无比快速的掐着法诀,一大团阴晦黑气形成球状,在他的手中翻涌不休。

    若透过黑气,看到内里,一具散发着晶莹豪光的白玉骨骼端坐白骨王座之上。

    那白玉骨骼与他一般无二几乎同步的掐着一样的法诀。

    低沉异样的声音跨越无数次元传来,隐隐加持在他的身上。

    岳峰双手幽绿鬼焰闪过,为他穿上了一双白骨手套。

    面对主神,他只以真灵之身对敌,岂不是太轻敌了?

    所以,必要准备万全。

    就在这时,一股黑气从莫名次元冲来,伴随着‘桀桀桀’的诡异笑声,岳峰侧目一看,这股黑气绵长不下数丈长短,蜿蜒如龙,在虚空中乍现乍隐,行踪莫测。

    岳峰突然疑道:“不想这个宇宙会有恶魔,看来不在地狱,那哪个次元是老巢呢?”

    他突然手掌虚握,弯曲了空间,撕扯出了一个空间甬道,挡在了那股黑气跟前。

    不想那股黑气竟然直接渗透了进去,空间甬道都未阻隔其分毫。

    岳峰瞳孔微缩,他这一手看似简单,但实则已经全力施为,竟然没起什么作用。

    他面目冰冷,眼中幽绿鬼焰闪烁,正要再度动手的时候,一句优雅又不**份的调笑声传了过来。

    “慢来,慢来,生意人做生意,和气生财,何必用粗?”

    岳峰冷笑道:“恶魔是生意人?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那股黑气飘荡在他的面前站定,在黑气逐渐散去后,一个穿着中山装的青年出现在他的眼前,岳峰看了过去,嘴角轻挑,笑声骂道:“不伦不类。”

    不怪他如此说,这人虽然穿着中山装,但却是一头褐金分头,棕色的眼睛,略显宽大的骨架,整个一西方面孔,怎么看怎么别扭。

    对于岳峰如此不客气的话,这人也不生气,只淡淡的笑着道:“这么打扮是为了让客人看的顺眼,我可以换一下。”

    说着,一卷黑气过后,中山装换成了西服,青年面孔也变成了老年,还拿着一根文明棍,异样的文明、儒雅。

    甚至还显得随和。

    岳峰面色冷硬道:“不必多来了,我只好奇,你拦住我有什么事?若是回答不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撕了你。”

    此人面色不变,如常道:“我只需要一个交易,要的,只是你一个承诺,而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情。”

    岳峰面色微微变化,探究道:“交易就是买卖,想让我出价,就得看你的卖品如何了?”

    此人也不啰嗦,直接切入正题道:“我知道主神的来历,还能帮你串联一些不堪主神威压的人,我知道你已经联合了天堂和地狱,但哪怕你拦住了主神,这两方未必就能对付得了主神的爪牙,那些爪牙虽然单个不看在你的眼里,但人数一多,拼死拦阻下,你就杀不了主神了。”

    岳峰眉宇轻蹙,微微颔首。

    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其实他刚才只是想试探一二,最重要的是,他对于主神空间的运转很感兴趣,想看上一看,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主神空间中的一些规则,很可能会给他启迪,成为他那心之界的资粮。

    有了足够的资粮,他那些历练空间才会运转的愈发圆融,最后化为世界。

    这个恶魔条理分明,并无混沌嗜杀的劣根,可见已经是高位的层次了,而且,交易......

    岳峰心中一动,想到了恶魔的种族和分类。

    单纯意义上的恶魔就是灵智低下、只知杀戮的怪物,虽然实力不一,但却是最为低等的品种,这个品种之中,恶魔有着成千上万不同的形体,这,就是族群了。

    在这之上,便是有着特殊能力的恶魔。

    有些恶魔植根于世界法则,比如直接代表着交易的恶魔,它们可以与生灵交易任何东西,时间、寿命、力量、金钱等等。

    而有些恶魔直接就是高维的存在,力量遍及各个次元。

    他那恐怖空间出现的查理尤塞尔,就是这种恶魔。

    还有的恶魔,会拥有各种属性,混沌之体,无有形状。

    万千百种,各不相同。

    “难道这是一个有着交易能力的恶魔种?”

    岳峰目中闪过莫测之光,这样奇异的存在,他如何不感兴趣?

    他笑道:“说说看吧,主神到底是何来历,我也好奇,而且,我真的想知道你是怎么发觉这个宇宙真相的。”

    这老者的面孔略微低沉了些,他的面容也有些狰狞,他沉声道:“主神的存在危害着整个宇宙,若是祂继续做大,我也活不久了。”

    老者下颚扯动了下,面孔有些诡异,他说道:“宇宙的真相?哪有什么真相可言,我们这些独特的存在都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某个大人物的烙印化生而来,这奇怪吗?”

    “一开始,在我最初的记忆中,在这个宇宙,我代表着至高无上的交易法则,任何人的交易,无论是口头上还是书面证明亦或是发誓诅咒,我都能感应到,那时的我,一举一动都能撬动整个宇宙的法则,身怀无匹神威,可现在呢?”

    他略显嘲讽的说道:“我的力量只能笼罩少许虚空,只能延伸到数个世界,而且,我能清晰的感应到法则在腐朽,整个宇宙在走向衰败,而我,也在慢慢的死亡。”

    “我曾经想过离开这个宇宙,可主神封闭了宇宙壁障。”

    他略带疑惑的看了岳峰一眼,随后道:“后来我看开了,因为我也在害怕,害怕我出去后,那留下烙印传说的本体会把我怎么样,所以,我,我们,都做了缩头乌龟。”

    “很好笑吧?!”

    老者的面容稍显憔悴,可见受过不少煎熬。

    岳峰一边在感叹诸天大神通者的无边威能,一边心中默然无比。

    同情?不存在的。

    更何况同情一个恶魔,不知根底。随时可以从后背给你一下的恶魔,这才是笑话。

    岳峰冷冷道:“你想要我做什么,直接说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