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紫气万圣图(求订阅)
    血雾不断的扩张,岳峰所化的血影愈发的稀薄起来,看起来淡淡的,像是虚幻色彩的血红。

    岳峰稍加动作,血影颤动扭曲,像是镶嵌在虚空之中,一条血色的游鱼。

    “竟然转化了血影妖身,看来最近太肆意了。”

    血影性质一变,岳峰觉出自己修为提升,可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这门神功两种道路,他是无心走妖魔道的,他还想着日后改换法门,修炼那部血河青天元形**,成为魔仙。

    吸食鲜血的确是修习血影神功的不二途径,若是再有十几个先天人物给他吸,那么几天的功夫就能达到枷锁境。

    以此类推,血影神功是有捷径法门的。

    吸血太频繁,就容易上瘾,他近几日一意求修为精进,也没有压制魔意,现在,多少尝到后果了。

    岳峰身子动了动,血影愈发透明扭曲。

    他看了一眼向外飘荡的血雾,寒声道:“都要离开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吸了再说,就当储备了。”

    他目中冷意森然,突然尖啸起来。

    已经覆盖整个岳王街的血雾立时剧烈旋转成一个超大的漩涡,血雾漩涡几乎凝成了一条血河,只是岳峰修为不足,这血河十分虚幻,形体也过小。

    “吸,吸,我要更多......”

    岳峰哈哈大笑,几近疯狂,今日此举,已然撕破脸,把一切矛盾摆在了明处。

    此后,他非但不容于岳家,更是不容于帝朝,玄门会把他当做妖魔看待,见之就会喊打喊杀,魔门也未必欢迎他。

    不过,还是有后路的。

    岳峰目中精光一闪,他虽然并未出过神都帝京,但却在辟雍馆中读过不少杂记,配合从阴鸢处得到的情报,早已选定了数条后路。

    想到此处,他更加拼命的运转血影神功。

    此时能吸到多少鲜血就尽力吸个够,日后,这样的机会一定不多。

    “啊......”

    耳边听到惨叫哭饶之声,岳峰无动于衷。

    他身子一动,便隐入了血雾中。

    那些普通人没有能力阻挡,但修行中人呢?

    侯府就在岳王街中,府中护卫六百,分三班轮流守护侯府,此时就有二百人分散各处,再加上岳家子弟,先天境的就有三百余人。

    供奉、长老修为不定,就不算在内了。

    见到侯府深处一团青光化作杯碗罩住坤蒙院,岳峰神色一动,那里是岳家道兵的居所。

    如今侯府生出变故,未曾接到命令之下,都没有外出。

    可见森严法规。

    岳峰深深的看了一眼,强自扭头略过了那里。

    “快快快,结阵自保,然后分队伍道各处守护......”

    此人高声大喊,全身真气迸发,隐隐在体外结成了一件银色铠甲。

    正是三位护卫统领之一林孟广。

    这三位统领上面就是大统领凌九,前日被岳峰杀了。

    此时护卫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真气相合,于体外聚成一猛虎模样。

    岳家给护卫提供的功法种类繁多,但多是主修和辅修分开。

    主修功法让护卫随意挑选,要是有恒心毅力,禀赋天资不差,便是选择那几门顶尖的人仙功法都可以,凌九最初就是这个心思。

    但辅修功法有一样是必须修炼的,那就是虎煞镇元功,这门功法品级不高,但却是难得的可以随意布阵,真气相合,威力增加的功法,更是沙场杀戮争战法门。

    岳峰心思一转,冷笑道:“结阵又如何?此门功法非得三十六人成阵才能有跨越层次的威力,寥寥几人,便是威力增加,总不过都是先天境,看我一个个炮制你们。”

    说着,他身子一动,五指一抓。

    一缕血雾化蛇嘶吼的冲向一处。

    呯。

    他隐在血雾之中,在暗处偷袭。

    一爪爪挥出,无数道血蛇嘶吼咆哮,阵法一散,这些人的身体被他打出道道伤口,一丝丝鲜血从这些人身上被他吸出,一点点化作细小的血瀑。

    岳峰哈哈大笑,这些护卫都是先天境的修为,这么多鲜血,足够他炼出几枚血丹了。

    血道法门因为身体移形换质的原因,最能‘肉白骨’,故而血丹也有此功效,算是疗伤的灵丹妙药。

    只是由生灵生机提炼,业力实在太多。

    岳峰觉得十分畅快,他双臂一震,覆盖整个岳王街的虚幻血河纷纷逆流而上,然后从四面八方回流,冲入他的身体。

    “哈哈哈哈......”

    岳峰看着身前散发着清香的亮丽血丹,不由满意大笑。

    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二十余人,这些人的贡献让他炼出了四枚血丹,足够用一段时间了。

    这二十余人全身惨白,大半精血被他吸出,只是未死。

    岳峰眼中闪过寒光,就要把这些人打死的时候。

    一个九丈虚影的紫衣人,突然出现在神都上空。

    此人的面容略显模糊,但身姿清癯,风骨峻峭,气节朗然,立在那里,别有一番铮铮气势。

    岳峰见之面色大变。

    儒门与帝朝合作,立下辟雍太学馆,再怎么貌合神离,辟雍馆这座学堂都是七大书院之一,必然有鸿儒大学坐镇。

    只见这紫衣人袍袖一甩,眉目望了过来。

    无形的气势隔空就压了过来。

    岳峰身子一颤,勉强立在虚空。

    身边的血雾顿时被挤压到无形。

    紫衣人手掌一托,一张画卷出现在这人的手中,只见他手臂一震,画卷摊开,迢迢紫气辉映,道道儒法圣气仿佛自无穷高空垂下。

    紫衣人眉目淡然,缓缓道:“我自韶华,疏狂分付。”

    “正其本而万物理,失之毫厘,差以千里,故君子慎始。”

    “仁人治世,才能天下安。”

    此人手掌覆盖在画卷上,画卷生出丝丝涟漪,一道仁圣虚影被其召唤出来。

    仁圣立在正中,丝丝圣气相伴左右,化成冠冕袍服。

    在其身后,迢迢紫气化成无数圣贤虚影簇拥,仿佛盛开的鲜花。

    “逮至德渥泽洽,调和大畅,则天清澈地富熅,物时熟,民心不挟诈贼,气脉淳化,攫啮搏击之兽鲜,毒猛虭之虫密,毒山不蕃,草木少薄矣,铄乎大仁之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