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天蓬可能的来历(第二更)
    内丰面上闪过复杂之意,一时间有些不敢肯定。

    因为这种耍无赖的手段,所有的大神通者都做的出来。

    他想到了之前见到的警幻仙姑,内丰的脸上阴晴不定,异样的复杂。

    警幻仙姑掌管太虚神镜,是少数几位先天灵宝生出灵智后,再以灵宝之身转化先天神魔的。

    这条道路,太过艰难。

    亿亿年来,做到这一点的绝对不超过五位。

    在寰宇第二次大劫之后,就再也没有先天灵宝诞生了,最多出现的也就是先天胚胎。

    极古之时,先天灵宝就是珍惜之物。

    举凡大神通者都想获得,所以一旦见到,就会抹杀先天灵宝生出的灵智,然后完全祭炼,在心神合一以及超绝的实力帮助下,再度孕育出器灵。

    这样的器灵,因为是自身孕育,先不说绝对忠诚,更是不能真正的成为生灵。

    所以像警幻仙姑这样的存在是多么的稀少和难得。

    先天灵宝的器灵转化先天神魔后,就是真正的生灵,而且因为同源而出,本体,有两个。

    比如警幻仙姑,显于人前的女性模样是她修炼出的身体。

    但太虚神镜又何尝不是她的身体?

    太虚神镜可以毁坏,可以破损,警幻仙姑也可以陨落,可以遭劫,甚至转生轮回。

    但太虚神镜会永远伴随着她,别人永远也抢不走。

    这是先天灵宝转化先天神魔的独特性。

    警幻仙姑的实力的确不高,可凭借着自身的独特性,也没有多少大神通者真能压过她。

    毕竟,警幻仙姑一但调动太虚神镜的力量,便可以算是两个先天神魔联手。

    同源同种不说,更是心意相通,也可以算是一个人。

    这,也是一种独特的双修法门。

    人与器双修,指的就是警幻仙姑的修行道路。

    一体两分,两分合体。

    完全不分彼此。

    一加一,绝对大于三。

    内丰想到这里,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九幽镜主的出现,警幻仙姑绝对不会束手旁观。

    只是,就怕警幻仙姑莽撞胡来。

    当年的事,他也关注过,可九幽镜两次遭劫,看得他是一头雾水。

    大神通者可以拨弄时间线,转动时间轴。

    昔年幽阙神君遭劫,警幻仙姑完全可以到遭劫的地方,拨弄时间线,观看来龙去脉。

    可为什么据他所知警幻仙姑不知道昔年具体发生了什么呢?

    内丰为什么疑惑,甚至见了警幻仙姑后生出新的想法?

    是忌惮,还是忌讳?

    寰宇第二次大劫之后,他佛门化身遭劫,一直转世轮回。

    但本体珠光神魔全是完好,无数岁月以来,只要是隐秘,哪一位大神通者不感兴趣?

    但是九幽镜两次遭劫的具体原因以及怎么回事,哪几位出手了,他都看不清楚。

    讳莫若深,是所有大神通者对于看不明白的事情一致的态度。

    内丰,或者说珠光神魔这位寰宇大圣,虽然也在下棋,可却不想行险,他想找一个稳妥的方法,不受到牵连的方法。

    所以在发现不对之后,就放弃了天意四极的争夺。

    真佛道,谁乐意走就走吧。

    这个果位他可以让出去。

    只是,他这个化身也不想离开佛门。

    大树底下好乘凉,佛门终究是诸天最顶级的大势力。

    先天神魔一盘散沙,早已势微,他虽然没有改换门庭的意思,但为了生存的更好,还不是斩出了佛门化身。

    静静的站了片刻,内丰并没有感觉到有时光波动的征兆。

    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他此时这具身体论修为只有地仙级别,也就是阿罗汉的实力。

    但若是以佛法境界论,可高可低。

    高的话,只要他愿意,虽是可以取回从前自己在佛门的最高果位,也就是恢复南无内丰珠光如来的面貌。

    低的话,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沙弥。

    五蕴灵慧,被他封印了。

    但他本体特殊,还是可以感应到时光变化的。

    没有感应到,终究是一件好事。

    “这盘棋,下了太久了。”

    “赤县神州的仙魔棋盘,根本不算什么。”

    “仙姑啊,希望你的意愿能够顺遂,你终究是自己人。”

    小沙弥的脸上莫名的沉重起来。

    他本体没有改换神魔之躯,自然与警幻仙姑是站在同一阵营的。

    甚至往大了说,他们这些不愿意改换神魔之躯的寰宇大圣,都算是自己人。

    “九幽镜,太虚神镜,无相神镜,还有那最为神秘的昆仑镜。”

    “四大神镜,为何独独九幽镜连翻遭劫?”

    “若说没有猫腻,谁信?”

    小沙弥嘴角一撇,冷冷笑着,心中喃喃自语。

    这种怀疑,非他独有。

    但凡是蹊跷的事情,内里一定有着非同凡响的原因。

    这个时候,其实确实如他意料的那般,警幻仙姑,确实遇到了麻烦。

    只是,还不是很要紧。

    ......

    “扑通,扑通,扑通......”

    一声声心脏跳动的声响强劲而有力。

    岳峰原先因修炼血影妖身而结成的血核碎裂开来,一层薄薄的血雾裹住了他的身体。

    现在的他,正在重塑肉身。

    也正在蜕变。

    九幽镜闪耀着幽暗的神辉,铺天盖地汹涌无比的罩向他的身体。

    功成之后,足以初步的复返先天。

    “呵呵呵,哈哈哈......”

    岳峰低沉的笑着,笑声仿佛夜枭一般,骇人,又难听。

    他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天河洞天的崩溃。

    他的神念逐步的增强,甚至在不停的翻越层次。

    很快,就恢复到了天仙的层次。

    他心念一动,一层水镜就显现出了朱家兄妹已经虚幻的身体。

    顺着那股联系,他看到了万里之外的两名逍遥仙人。

    岳峰用略带讽刺的语气说道:“九齿钉耙可是天蓬之物,就凭你们,也想染指?”

    “不过是得些机缘而已,天蓬神咒以及九品天仙决的确是天蓬元帅的传承,可,这些却不是根本依仗之物。”

    掌管着天河水军的天蓬元帅是谁,他再清楚不过了。

    上古天庭北极四圣之一,更有佛门化身净坛使者菩萨,除此之外,或许还有着别的身份。

    这一位,最是会扮猪吃虎,也最会遮掩实力。

    究竟处在哪个层次,谁也说不清。

    那个身份是本体,这个也无人知晓。

    话本杂记中记载天蓬元帅被玉帝贬谪之后,投胎转世成了猪八戒,后来入佛门修成正果,成为了净坛使者菩萨。

    可,有没有可能反过来呢。

    净坛使者菩萨斩出了天蓬之身,入了天庭,成了北极四圣之一。

    再或者,这一位还有着其他的身份。

    岳峰低沉的笑了笑。

    大神通者,最会遮掩跟脚了。

    看到的,听到的,流传的,公认的,都未必是真。

    时间长河滚滚而来,只要不是定数,就可以随时变化。

    岳峰透过水镜看着这两名仙人,轻轻笑道:“让我助你们一助。”

    说着,他便使出一道神念打在了已经缩小体型,将要飞离的九齿钉耙上。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