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四十章 寄影留念,斩神大法
    当岳峰激起九齿钉耙的神威的时候,整个天河洞天轰然爆炸,生出了无数时空乱流。

    在剧烈的时空乱流深处,有一个小小的点闪着幽暗的神辉,像是中流砥柱,水中磐石一般立在那里,丝毫没有波动。

    岳峰在九幽镜的保护下,双眼冰冷的看着眼前汹涌波涛的时空乱流。

    这一座天河洞天的年代十分古老,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代哪一个人开辟的了。

    会是天蓬元帅吗?

    天仙一级就足以开辟小型的洞天,这个天河洞天这么大,这么辽阔,绝对属于大型的。

    内里出了九齿钉耙外,一定有着其他的东西。

    可惜,岳峰为求谨慎,直接借助九齿钉耙的力量完全毁坏的这个洞天。

    之所以如此,便是为了遮掩天机。

    时空乱流一成,便会消除所有的线索,毁掉一切蛛丝马迹。

    便是大神通者一级,想要抽丝剥茧也十分困难。

    的确,这样的人物是可以追溯时光,拨弄时间线‘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但是岳峰觉得未必会这么简单。

    首先一点,九幽镜是有着屏蔽因果之能的。

    哪怕连翻受创,到现在也没有回复,但终究品级不低,再加上与他真灵相合,想要推算他并不容易。

    二来便是这座天河洞天了。

    这一座洞天很重要,但又未必很重要。

    说他很重要,是因为九齿钉耙在这里镇压。

    说他不重要,是因为以上古天庭的实力,何必在乎区区一个洞天。

    要知道仅天蓬元帅一个人,就可能拥有一方本质源力接近大千层次的世界。

    洞天,更是拥有不知凡几。

    最让岳峰放心的就是九齿钉耙了。

    这位天蓬元帅是猪八戒也好,不是也罢,再或者与佛门净坛使者菩萨有没有联系都不要紧。

    重要的是这件神兵的本质品级非常的高。

    不下于通天灵宝层次的神兵,是大神通者专用的武器。

    最为重要的还是传说。

    在九幽镜给他的资料中,有一种模棱两可的传说。

    九齿钉耙又名上宝沁金耙,乃太上道祖成道前用神冰铁亲自锤炼,借五方五帝、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净雷法咒、六丁六甲之力锻造而成。

    正所谓‘此是锻炼神镔铁,磨琢成工光皎洁。老君自己动钤锤,荧惑亲身添炭屑。五方五帝用心机,六丁六甲费周折。造成九齿玉垂牙,铸就双环金坠叶。身妆六曜排五星,体按四时依八节。短长上下定乾坤,左右阴阳分日月。六爻神将按天条,八卦星辰依斗列。名为上宝沁金钯,进与玉皇镇丹阙。因我修成大罗仙,为吾养就长生客。勅封元帅号天蓬,钦赐钉钯为御节。举起烈焰并毫光,落下猛风飘瑞雪。天曹神将尽皆惊,地府阎罗心胆怯。人间那有这般兵,世上更无此等铁。随身变化可心怀,任意翻腾依口诀。相携数载未曾离,伴我几年无日别。日食三餐并不丢,夜眠一宿浑无撇。也曾佩去赴蟠桃,也曾带他朝帝阙。皆因仗酒却行凶,只为倚强便撒泼。上天贬我降凡尘,下世尽我作罪孽。石洞心邪曾吃人,高庄情喜婚姻结。这钯下海掀翻龙鼍窝,上山抓碎虎狼穴。诸般兵刃且休题,惟有吾当钯最切。相持取胜有何难,赌斗求功不用说。何怕你铜头铁脑一身钢,钯到魂消神气泄!’

    如此宝贝就算不注重遮掩天机,屏蔽推算,但总有能有一二此等神威。

    这就是品阶层次的不同了。

    九齿钉耙虽是神兵,注重近身交战,以及鼎立天河,操纵天河水军,是一件礼器,但又是一件难得的象征身份地位的神兵。

    这,可以说是专属掌管天河水府天蓬元帅的神兵。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岳峰才不敢肯定所谓的天蓬元帅的身份。

    因为这个元帅的身份可以有一任,是单独的称呼,但也可以有数任不同的人物使用这个名号。

    究竟如何,或许只有少数几个存在知道。

    不过无数年来,上古天庭早在寰宇第二劫后就毁灭了。

    真相,早已埋进了时空。

    那个时代,埋葬了太多的东西。

    岳峰看着越飞越远的九齿钉耙,眼神中不由闪过一丝热切。

    他,的确生出了贪念,想要这件神兵。

    只是他很清楚,这是妄想。

    同时,他也有些不寒而栗。

    他来到这里,因为九齿钉耙镇压的蓝色气泡得以返本归元,是不是有人算计呢?

    能够如此精准的看透时间线,为未来埋下棋子,这样的人物,真的是太乙境的大圣或是道君能够做到的吗?

    岳峰心中冰寒无比。

    同时也感受到了迫切的局势。

    实力不够,或是作用有限,再或者没有了价值,他怕是做棋子也没人理。

    这是何等的悲哀。

    同时,岳峰也发现了一点,那就是一直在布局下棋的大人物中是有人对他持有善意的。

    最起码,是针对九幽镜的善意。

    “九齿钉耙与太上道祖有关,借着九齿钉耙点醒我,到底是谁呢?”

    其实岳峰的心理已经暗呼出声。

    他的确想到了一方势力。

    太上一脉。

    这一脉在诸天万界的玄门中有着非常大的实力和影响力。

    只是,这一脉中哪个派系对他友好,这个就说不定了。

    “真是难办啊。”

    岳峰此时新的身体已经造化完毕,他赤着身子,搓了把脸,低沉的苦笑了一下。

    此时的确难办,不知根底,就像是两军交战,不知道对方情报如何,如同睁眼瞎一般。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古老名言,不是说说而已。

    “或许,还是得从朱家兄妹的身上下手。”

    岳峰的目光已经飘忽到了远方,朱家兄妹二人,或者两位地仙,才是他的猎物。

    “寄影留念,斩神**,的确厉害啊。”

    岳峰低沉一笑,提到这个法门,便是他也十分佩服。

    朱家兄妹看似是真正的人身,其实只是一种神念烙印的体现,并不是真人,但也不是化身的手段。

    朱成海和朱承欢的确得到了天河洞天的传承,但那是在数百年前,大洪帝朝还未建立的时候。

    兄妹二人得到了天蓬神咒和九品天仙决,在洞天中直接开窍修炼,只一两日的功夫,就靠着缘法进入了枷锁境。

    这两人一下子从普通人成了修行者,实力增长不知几许,胆子也随之变大。

    身怀利刃,杀心自起,说的就是这点。

    只不过两人却起了贪念。

    天河洞天本质源力非凡,几乎就是一个完整圆满的小千世界,里面珍惜宝物无数。

    不说浓郁到雾化甚至液化的灵气对于二人修行上的益处。

    要知道举凡灵山福地都被宗门一类的势力占据,便是一些普通的又灵气的地方,也都有修行中人隐修。

    玄门、魔道、佛门、妖族、鬼国、百蛮等等,太多太多的势力再加上无法计数的散修几乎霸占了整个世界的所有修行资源。

    朱家兄妹没有靠山,修为也不高,再加上只是初入修士的世界,没有靠山保护,哪个能安心修炼?

    朱承欢虽是女流,当时得到传承的时候年岁也不高,但是此女胆大心细,当即就瞄上了洞天。

    因为惧怕深处的神殿楼亭等地有着禁制阵法的保护,二人无法顺利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