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对九齿钉耙的觊觎(第二更)
    故而两人就瞄上了这里的水族。

    洞天之中环绕着天河水,几乎占据了整座洞天四五成的面积。

    因为开辟洞天之人订下了规则,这里的水族精怪无法化形,灵智无法提升到足够的层次,便是实力也被压制到一定的地步,最多也就是血气和品质非常高。

    天河洞天之中有着无数这样的水族,实力不高,顿时就得到了兄妹二人的觊觎。

    那个时候,虽然踏入修行大门,但二人之前只是凡夫,对于许多约定俗成的东西知道有限。

    枷锁境的修行,就是要不断地激发潜能,破开人体本能的禁锢,感受冥冥中的天意,淬炼自己。

    当然,这一境的修行是有着难易之分的。

    想要容易的踏过去,很简单,无论是自己修炼,还是靠灵丹奇珍,都可以破开一两道禁锢,然后直接突破。

    要是选择困难的那条路,就必须一层一层破开。

    枷锁境,因为各家修炼功法的不同,其实各自有着不同的划分。

    比如玄门中的太上一脉,内部所有的派系都以太上道阻证道大罗后显圣的八十一道法相为基准。

    在他们的修炼法门中,大多参照古法,枷锁境被划分了八十一道禁锢。

    圆满的修炼,需要十分的细致。

    但太上一脉中,也有着数个派系内部的法门与之迥异。

    道祖开辟玄门,然后三清道尊一一证道大罗,其中太清道尊证道之后,改称太上道祖。

    另外两位道尊也改了名号。

    现如今,玄门可不是仅有这三位大罗境的顶尖人物,其实还是有着数位道祖存在的。

    太上一脉中,有着几个派系传承的是太上道祖证道前以清灵仙气演绎明和灵光的法门,在这些法门中,枷锁境被划分成三道,九道,十八道,十二道等等,可以说,每一种法门对某一个特定层次的境界都有着不同的划分。

    这个例子,仅太上一脉中,就无比的复杂。

    所谓的人仙三境,还有什么地仙,天仙,真仙的划分,只是诸天宇宙为了方便称呼,才选了玄门仙道的称呼。

    就好比玄门道家所说的金丹境,在佛门很多派别中,就称呼为舍利子。

    而舍利子,其实有着很多种类的划分。

    比如‘天冥佛舍利’,这是一种代指。

    指的是有资格称呼佛陀的人物涅槃后留下的舍利。

    再比如‘八焰地舍利’,这是专指菩萨一级的人物留下的舍利。

    除了修为实力的划分外,还有着佛门果位的不同,再加上佛门内部不同派系的修炼法门,对于舍利子的称呼,是多种多样的。

    舍利子,可以代称,也可以专门指修行境界。

    十分的复杂。

    朱家兄妹得到的九品天仙决里面的法门对于枷锁境划分了九道,是十分宽泛的划分标准。

    也十分常见。

    两人成为修士不久,哪怕已经能够勉强辟谷,但也没有放下口腹之欲。

    故而不改凡人习性,对洞天天河水中的水族精怪大加捕杀。

    非但把这些生出了灵智的精怪做成了口食,更取了这些水族的鳞片、长须、鱼骨等等材料炼器。

    可谓是一丝一毫都没有放过。

    把落入二人手中的水族精怪压榨到了极处。

    可是后果也来了。

    天河洞天挂靠在这个世界,入口就放在赤县神州,自然也被那已经勾连天意的仙魔棋盘笼罩。

    二人杀生太过,沾染了太多的业力,也因此败坏了不少气运。

    正是这样,在天河洞天中,兄妹二人并未获得什么珍宝。

    按理来说,二人得了传承,最该是获得九齿钉耙的认可。

    但是二人并未得到神兵的承认,在离开洞天之后,想要再次回来,可就难了。

    离开洞天之后,二人正式踏入了赤县神州的修行界。

    最初只是与散修接触,经常三五结伴流转于各个交易场所,一些黑市和海市,是最长去的。

    可低层次的散修大多数使用的手段与魔道弟子几乎没什么区别。

    这些散修大都是偶然开始修炼,因为少有人指点,又无什么宗门庇护,故而大多散漫自由,受不得束缚。

    因为没有资源提供,一切都靠自己争夺。

    表面上或许嘻哈一片,光明灿烂,可内里尔虞我诈,狠心辣手居多。

    朱家兄妹经历了不少背叛截杀,也算学乖了。

    城府慢慢的深了起来。

    直到结识了玄门宗派的弟子之后,二人开始筹谋。

    借着洞天传承亲近玄门,再加上刻意的表现自己,把自己打造成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慢慢的得到了玄门的信任。

    最终加入了太上宫,成为了客卿。

    若如此说,完全不亚于一段传奇。

    赤县神州上,玄门三宫九道六派七宗,三宫稳稳占得头筹。

    朱家兄妹哪怕只是客卿,可只要加入了,便是一桩稳妥的身份。

    自此,二人借着这个身份,一点一点的修炼到了地仙。

    从前的莽撞之处,二人也明白了。

    仙魔棋盘之下,因果、业力非同小可,整个赤县神州被密密麻麻的天机罗网包裹,不可轻心大意。

    二人为还从前作孽沾染的业力,也为了真正得到天河洞天九齿钉耙的认可。

    兄妹二人在外斩妖除魔,驱除业力之后,也积累外功功德,以求来日筹谋。

    在达到人仙巅峰之后,二人发觉九齿钉耙的品阶层次非同小可,故而又起了心思。

    加入太上宫后,二人知道了不少隐秘。

    其中就包括了大神通者可以拨弄时间这条隐秘。

    这兄妹二人也是个有决断的,天河洞天虽然没能再进去,可也借助联系,修炼了一种特意的神通。

    “斩神**,寄影留念。”

    靠着九齿钉耙作为无上神兵的力量,二人勉强激发了一点时间波动。

    自此之后,二人斩下的神念靠着时间波动的遮掩,慢慢变成了独特的个体,天仙也未必算计的到。

    数百年来,所谓的朱成海和朱承欢无数次的来到破庙,或是碰到人,或是没有碰到,但都没有打开过洞天。

    这两道神念如同生人一般,记忆每每恢复之时,都是这两道神念快消失的时候。

    如今,岳峰误打误撞进入了天河洞天。

    同时,也惊动了这两个起码在地仙顶峰的仙人。

    他们,正在觊觎九齿钉耙。

    ......

    万里之外的仙山中,二位仙家盘坐在大青石上。

    无穷仙光升腾,照亮了数百里范围的虚空。

    这个范围的百姓全都看到了天空中弥漫的仙光,有些虔诚之辈,具都跪下磕头,祈求仙人垂怜。

    只是,这两名仙家是有情之辈吗?

    会把普通凡人看在眼中吗?

    “哥哥,祖师遗宝,关乎你我成就天仙,万不可有失。”

    “今次,无论如何都要得到。”

    那女仙面色寒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淡漠,出口完全不搭那股九天仙气风采,反而满是杀机邪念。

    女仙眉目含煞,寒声道:“为了遗宝,便是作孽也不管了。”

    “准备多年的八门伏魔天通海需要万里方圆所有生灵的献祭,这是最后的手段,这一次,无论什么代价,都要得手。”

    “须知,你我天仙劫不远了。”

    男仙冷冷的点头,血祭之事,毫无异样。

    仙姿风骨,魔意邪念,此时此刻,宛如一体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