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诸天真魔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斩缘断果
    数十丈大小的紫青玄云华盖被二仙联合顶了上去,朱承欢面色冷峻,紧紧咬着牙,作恼怒凝沉之状。

    女仙心中咆哮不止。

    “该死的,这是天河水晶,是天河洞天传来的波动,有人触动了祖师遗宝,该死,那是我的......”

    朱承欢小心的瞥了一眼神色慌张的朱成海,目中闪过一丝不屑。

    她因为修炼出一元重水,可以感应的到。

    但朱成海却是一丝感应都没有,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女仙调动全身的法力,以至面色隐隐发紫,感应到空间外层那种庞大的空间波动,以及快要沸腾的天河水镜,她心中一动,就把结成的紫青华盖稍稍偏了一下,这一丁点的变动,就打破了平衡。

    虽然这道神通是他二人联手结出,但实际上这紫青华盖的本质是一元重水的变化,这点,刚好就是朱承欢操纵的范围。

    此女打破平衡,把大部分防御置在自己的头顶,这一下子,大部分的压力就让朱成海承担了。

    朱成海本就实力不如妹妹,这一下猝不及防,法力回气之时,一个跟不上,他这边的紫青华盖竟隐隐有些崩溃之兆。

    朱承欢尖声一叫,身影顿时矮了几分,朱成海不知究竟,当下心中有些发慌。

    他向下抬手一指,一道道灵光自下方的大地升起,随后自八方飞腾向中间连接。

    朱成海顿了一下,紧紧皱着眉头,但还是手掌一攥,清喝道:“八方伏魔,天通血海,给我炼。”

    随着其心意变动,这座阵法闪现出的灵光顿时化作无数刀剑,自空中向下挥洒,仿佛下雨一般,铺天盖地的打向万里方圆的所有生灵。

    刀剑密密麻麻,无数无尽。

    朱成海虽然做到了这一步,开始了血祭,但不知怎的,临到关头,心中竟有些不忍。

    当即侧过头去,不再观看。

    同时自动屏蔽了声音,以免听到下方生灵的哀嚎哭诉。

    朱承欢面色复杂,但很快沉静下来,女仙用莫名的眼神看了看自家兄长,随后,身子动了动,行到了朱成海的身后。

    “嗯,你怎么了?”

    仿佛是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对,朱承欢愕然的回头问了一句。

    可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双手爪,他的亲妹妹,相伴数百年不离不弃的妹妹无比的冷漠,一爪就抠下了他的一双眼睛。

    “啊,啊.......你干什么?疯了吗?”

    男仙愤怒的情绪在心中激荡,同时大声质问着为什么。

    可换来的却是一片沉默。

    朱承欢根本没回答他,在扣下朱成海的眼睛之后,当即抬手一掌印在了朱成海的胸腹,同时,一道闪着四象灵光的仙法禁制扣在了男仙的身上。

    “唉,你心中有魔,今日妹妹送你往生。”

    朱承欢发出一声悠悠的叹息,话语中带着无比复杂的心情。

    或许,今日的动作很早就有了。

    或许,她不该这么绝情的。

    女仙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忽然吃吃的笑了起来。

    “兄长,我感觉到了,这是祖师遗宝的力量,天河洞天生变,我要去看一看,争一争深处的传承,以及获得天蓬嫡传的身份。”

    “你既然没感应到,那就是无缘,既然无缘,就别怪妹妹了。”

    朱成海虽然被偷袭受创,还被一道禁制锁住了体内的仙气,此时勉强立在云上,身子有些落魄踉跄。

    虽然眼睛没有了,但仙识还在,终究是地仙巅峰的修为,禁制无法完全的锁住他。

    他突然觉得很恶心,自己的妹妹,有着这样冷酷的面孔,能够下如此绝情的狠手。

    朱成海觉得体内莫名的翻滚起来,今年来他的修为实力被自己妹妹超过,虽然心中不平,也很是嫉妒,再加上天仙劫的临近,让他焦躁不已,正是因此,生出了心魔,行事比之过去酷烈很多。

    比如更改玄门阵法,炼邪法血祭等等。

    但纵然半只脚踏入了魔道,但他还是紧紧守着自己的心中底线。

    从来没有一丝对自己妹妹动手的心思。

    数百年的兄妹之情,不仅仅是相互依偎那么简单。

    若排除血缘关系,两人同修一法,一阴一阳,精神纠缠相交,如何没有情愫生出?

    朱成海愤怒的咆哮着,这时的他,觉得很受伤,很心凉。

    朱承欢轻轻的叹了口气。

    左手五指一竖,右手食指点在左手掌心上,向下划去。

    “天枢九星,三洞玄酆。”

    一柄闪着幽暗星光的长剑自她手中拉出,随后一划,就斩在了朱成海的身上。

    朱承欢目中微微湿润,但很快平静下来,古井无波。

    她抬手一掌拍在朱成海的身上,随后手臂微微一抬,把布置好的八方伏魔天通海大阵抬起升空,因为计算好了时机,朱成海的身子刚好被大阵吞没。

    “以地仙为祭品,足够凝练一小条血河了,转仙为魔,移形换质的手段,这才是大成造化。”

    女仙的神色略有些疯癫,她目光奇异的看着极空上空间外层的变化,脸上满是激动,又带着别样的兴奋。

    癫狂无比。

    八门伏魔天通血海大阵突然破碎开来,朱成海的身体开始崩溃,并且化成无数尘沙。

    朱承欢目中闪过一丝痛苦,但很快隐没。

    她手臂一抬,手中星光长剑点点挥洒,剑指北斗,九颗星辰善良,照耀黑暗。

    并且推着一挑细小的血河涌向了极空。

    “哈哈哈哈,堵住了......”

    ......

    岳峰冷眼看着发生的一切,莫名的,心中有些触动。

    杀生断缘,这种事他不是做不出来。

    尤其这是为了无上珍宝,事关自家道途,便是怎么下作,都是说的通的。

    数千上万年后,只要证就太乙,成为寰宇有数的大神通者,谁还在乎你是不是卑鄙过?

    谁还在意你机缘来的不正?

    甚至若是能在三千年证道,完全可以回溯时间,挽回自己做下的‘错’事。

    可,这些卑鄙无耻、无情冷漠的手段,真的就是错事吗?

    朱承欢错没错?

    错了,也没错。

    修行之人,凡人的道德观是不适用的,也无法束缚。

    所谓世人的偏见和指责,所谓的口诛笔伐,对于修行之人都不算什么。

    敢乱说话,就杀了你。

    舌头没管好,就割了你的舌头。

    至于天理昭昭,这个更是可笑。

    不管顺天还是逆天,总归是修为越高,越有能力影响‘天意’,哪个实力高绝的人物会在乎这些?

    岳峰缓缓的摇了摇头。

    朱承欢此前未必会做的这么绝情,是他激发了九齿钉耙的神威,让天河水晶撞击赤县神州的空间壁障,在气机锁定之下,逼得二仙不得不挺身而出。

    朱承欢此举,明摆着就是要以朱成海为祭品,加大阵法的威能,抵抗住天河水晶的撞击。

    然后自己借机谋取九齿钉耙。

    岳峰目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

    他,岂会让此女这么顺心称意?

    岳峰双手一合,随后向外一拉。

    一层薄薄的水镜出现在他的身前。

    下方万余里土地上,无数生灵在哀嚎,祈求着神灵降世救助他们。

    突然的灾祸,让他们仿佛蚂蚁一般,渺小,又无助。

    对比实力高深的修行者,普通人,实在太弱小了。

    天壤之别,又无法比拟。

    岳峰微微低头,面孔挨在水镜之上,此时,赤县神州这万余里方圆土地的天空中,突然划出层层波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