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明骑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备战
    “驾!”

    白焕章马队在平原上疾奔风呼啸刮过,卷起一片尘土,吹得身上的衣衫也是猎猎作响。

    “吁!”

    天黑前,马队进入一个大型军堡过夜。

    “大人,请!”

    堡内守备早已出迎十里。

    远远的,便看到一个微微隆起的小丘上,一个高大的火路墩威严耸立,墩身高达十余米,整个外形呈覆斗式,隐隐可以看到上首的望厅房屋及灯柱军旗。

    在墩的四周还有一道长达三十多米的马圈围墙,墙外还有壕沟。

    堡内,囤有重兵。

    三里一墩,五里一台,甚至在一些紧要之处,更是每里就建一墩,近塞称为边墩,在水寨外围,便有各样墩台四十余座。

    整个墩台以夯土筑成,外面包砖。

    周边的马圈围墙可达一百多丈长,外面的壕沟更深。

    门的上首设有一个悬楼,内有擂石等守卫武器,并控制着一个吊桥,平时马步兵出入,都要依靠这吊桥。

    “哗!”

    这军堡有水源,深井。

    护卫从深井中打水,让众位大人顺手洗了个脸,清凉的井水让白焕章精神一振。

    直起身后,白焕章长长地呼了口气,看着远方,眼睛又习惯性地眯起。

    眼前的景物与江南之地的秀美大为不同,莽莽苍苍的大地,平原上稀稀拉拉的树木,隐约可见的堡垒村庄,极目远去,总让人有一种苍凉与广袤的感觉。

    “好景色!”

    一路而去,皆是平坦的土地,环顾四周。

    在这里,甚至可以种植水稻。

    特别是在几条注入里海的河流,水渠广布,是重要屯田之所,为保屯田要地不受侵扰,在这一带,建有密集的军堡。

    不过,兵灾连年,除了靠近那些河边与水渠边的田地外,白焕章看到许多本是优良的田地都荒费了。

    “大人,请。”

    众军官进了堡,这天色也就黑了,大地苍莽。

    用了膳,众将在堡内军议,说是军议,其实便是听白大人训话。

    端着茶碗,白焕章沉吟:“这堡里,驻了多少兵?”

    守备忙道:“回大帅的话,步骑八百。”

    守备昂首挺胸,这军堡他镇守多年,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

    “白帅放心,咱这里的防御可以说是铜墙铁壁!”

    左右军将纷纷点头,边军还是能战的。

    “八百兵……”白焕章沉吟着,断然道:“撤兵。”

    “啥?”

    连守备在内,百余名将领只以为听错了。

    “对,撤兵。”

    白焕章端着茶碗,冷面如水:“八百步骑大部撤走,进水寨待命。

    这堡里,只留下少量兵力牵制便可。”

    堡垒一阵鸦雀无声,众人不解。

    “牵制?”

    从未听说过,这世上有如此离奇之事。

    大敌当前,不加强防御也倒罢了,竟然还要将兵力撤走?

    白焕章冷道:“怎么,本帅说的不够清楚。”

    左右心中发寒,忙道:“遵令!”

    “明日一早,就撤。”

    白焕章放下茶碗,起身拍了拍身上大红军服,淡淡道:“此地,只留一哨轻骑,记住!”

    他眼中闪烁着深邃,叮嘱道:“若叛党来袭,可采取游斗之法,务必将叛军迟滞,拖在此地。”

    “遵令!”

    军令如山,众人虽一头雾水,也只得照办。

    也有心思灵活的,从白帅话中听出几分蹊跷。

    “迟滞,拖住?”

    有人不寒而栗,试想那些叛军长期流窜,吃不饱,穿不暖。

    如今白帅下令主动退让,若是叛军得了这些前线军堡,哪里还舍得离开?

    “这一计,好毒!”

    “白帅这一计,叫关门打狗,定让叛军进的来,出不去!”

    窃窃私语中,众将瞧着白焕章走入房中,背后直冒冷汗。

    这条计也太毒了,不亏是白面阎罗。

    这时,有快马来报。

    “白帅,各位商会会长到了。”

    “哦?”

    白焕章忙道:“快请。”

    不久,数十个穿着绫罗绸缎的大明商贾,行入堡内。

    白焕章一改冷脸,依照江湖礼数,抱了抱拳:“各位,辛苦。”

    “哪里,哪里。”

    几十位有头有脸的商贾,纷纷抱拳回礼。

    白大帅的脸面,那就是朝廷的脸面,都兜着。

    “诸位,请。”

    将商贾们让进堡内,闲话少说。

    一名原本在外围站着的公子,走过来,笑道:“启禀白帅,此次我凤阳宋家运过来的,一共有五百石米粮。”

    “小生愿捐出其中三百石,供给军用。

    另外两百石低价卖了,收回成本,此后我宋家正在采购的一千五百石米粮吗,也比照此例办理。”

    “好,好。”

    白焕章点点头,满脸是笑。

    他这样一说,人群中立刻有人道:“我家的全捐!”

    此时还要有人效仿,白焕章连忙挥手:“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

    诸位的心意,想必前线将士心领了,但是这粮捐不得。”

    他见众人朝这边望过来了,才继续说下去:“此次临行之时,殿下就曾反复强调,公是公,私是私,朝廷不接受纳捐。”

    这话一说,众位粮商不免有些失落,却也无法。

    “不过。”

    白焕章又笑道:“这前线粮草,还得仰仗各位,辛苦,辛苦。”

    “好说,好说。”

    又是一团和气,这仗打的有兵,有粮,还有人心。

    如此,白焕章心中又多了两成胜算。

    白焕章笑了笑:“当然,诸位将粮草运来前线,这运费,可就要各家自行承担,朝廷是不管的。”

    下头几十位粮商,赶忙躬身:“我等分内事,分内事。”

    那宋家年轻人,也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三百石的约定还是不变,这几次卖出价格的六成。

    我回到凤阳之后,再买成粮食或冬衣,粮食卖回这里,冬衣捐了。

    我看这天气,将士们也是很需要这个的。”

    “是极,是极。”

    一群粮商如小鸡啄米,不停点头应承。

    白焕章笑了笑:“好吧。”

    他心中有数,这些个大商贾使劲纳捐,还不都是为了一块功勋牌匾。

    这世道啊,变了,为了区区一块牌匾,商贾们是不吝啬钱财的。

    “人心呐,人心。”

    一声轻叹,放眼望去,天色已晚,里海南端的夜空阴沉沉的,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