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末世小馆 >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悲催是个什么形状?
    正文

    然后黄大山就被憋着火气刷了一上午盘子的赤祇当成了图谋不轨的狗贼,嗯,也怪他上次把大月匈姐得罪的狠了。

    干嘛?

    抢活做是不是?

    就连老板从来不给开工资的工作你个秃头也想谋朝篡位?

    你咋那么便宜呢?

    还有没有点人性!

    山爷被摁在地上的时候还在试图强调,

    “我没有我不秃”

    嗯,人家疑似七阶的红大山给黄亲王压箱底呢,变强已经不需要靠秃。

    话说自从山爷上次啃榴莲事件之后,山爷秃头这个特点就已经消失了,搞得山上常来常往的进化者非常不适应。

    感觉人生都已经失去了意义,人群中那闪亮的一道希望之光,么得了。

    甚至于山爷自己对头发这件事执念都很深,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再理成秃头

    还记得初始化山爷秃头的理发师是谁么?

    是的没错,就是我们的涵??中将??tony老师??碎蛋狂魔??计划生育脚??暴龙??冷。

    更准确一点,冷涵和大月匈姐某次斗殴的余波,火力贼猛贼够劲儿。

    你就说这个秃来的秃不秃然尊不尊贵吧,这是基地市里随随便便找一个发型师就能搞定的高端发型么??

    所以,山爷其实还在迟疑着。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像你大山爷爷这么有身份的人,即使一个随随便便的发型也必须要具有更加深层次的意义!

    比他还要着急的人其实是苏有容——

    “有头发和没头发的平底锅倒模应该有本质上的区别吧?”

    “毕有头发的和没头发的看起来就完全是两个物种。”

    “可为什么在平底锅倒模上面并没有深刻的体现出来呢?”

    “我使用平底锅是正确的吗?”

    “或许我该换一种锅试试的”

    诸如此类的念头在苏有容的小脑袋里徘徊着,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不过很可惜,大月匈姐和她尚且处于“人民内部矛盾”的阶段,姐妹团有点分崩离析的意思。

    赤祇对苏有容眼巴巴的递过来的平底锅视而不见,并没有帮助小东西增加藏品数量的打算。

    “行了行了,别胡闹!”林愁无奈的说,“山爷有经验,找块像样的石头凿个好用的磨盘出来,赤祇一会负责磨,那种精细活山爷这个没耐心的可做不来。”

    赤祇想了想,觉得老板说的真有道理,于是终于肯把黄大山放开。

    事实上高达六阶的黄某某简直不堪一击,甚至比他没有晋阶的时候还要弱,这点赤祇在上一次殴打黄某人的时候就已经很好的体会到。

    “呵,无聊!”

    赤祇丢下一句话,走了。

    山爷可怜兮兮的从泥土里爬出来,一脸青草和泥土辗成的颜色古怪的汁水。

    赤祇一身怪力和浑然天成的搏斗术山爷还能招架一二,可地面并不能,在山爷被三两下放倒按翻在地之后,直接就被捶的身子一半多都陷进地面下头去了,看起来着实狼狈。

    “麻麦皮,这尼玛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山爷叫起了撞天屈。

    对付自己人又舍不得使用比如“叫大号”之类的技能,然而不拿出点真本事来,他特么甚至连这座山上的狗子都打不过了

    什么叫悲催,悲催就是黄大山本人的形状!

    林愁很淡定的表示山爷你先把那半崩了的心态往旁边挪挪,咱还有正事要做。

    “哦哦”

    山爷立刻跑去扛石头凿磨盘,林愁则忙着泡豆子,然后发酵臭苋菜做臭豆腐的卤汁。

    臭豆腐臭味的精华全在这里面,剩下的不过就是浸泡时间的长短而已,所幸林愁有冰风箱这种系统出品的bug,完全可以把一锅新卤变成陈年老卤。

    做好后林愁试探着稍微闻了一下,立刻缩着脖子把这盆卤水密封了好几层摆的远远的。

    厨子的嗅觉味觉可都是顶宝贵的东西,能少折腾它们就少折腾一点吧,免得受的刺激太多弄坏掉了。

    其实对于明光底层的普通人来说,家里磨豆浆做豆腐是一件挺平常的事情,在有豆子以及有时间的情况下很乐意亲手去做几块豆腐吃一吃,毕竟这个东西又便宜又营养又顶饿,蛋白质特别丰富。

    怎么做就连黄大山这个家伙都能说个头头是道

    “哐!”

    山爷把磨盘往地下一放,提了几桶水哗哗的冲洗着上面的石头渣滓和灰尘,他甚至还很机智的给磨下面的地面镶嵌了个巨大的方形的石头底座,面积8x8,人可以直接站到这个平台上操作。

    “得了,以后这个磨盘就专门用来磨豆子了。”

    山爷的审美观一般人真的欣赏不来,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即是好。

    唔,这句话就可以完美的形容山爷的一切追求。

    这个磨盘,比特么驴拉的那种直径还宽了一倍有余

    要知道正常尺寸的一驴拉磨直径也就在80厘米左右,古代那种直径超过三尺六寸12米)的大磨就已经需要3匹马同时拉了啊~

    林愁嘴角抽了抽。

    按照这个磨盘的大小,100斤豆子怕是都经不住它10分钟磨的。

    “怎么样,山爷我手艺还不错吧?虽然比不上你经常在野外做的石锅那么精致,但你康康咱錾的这个磨齿,深浅角度绝对是最合适最漂亮的!”

    林愁笑着说,

    “怎么,您以前真做过这东西?”

    确实,看那分成里外6大圈錾的整整齐齐的磨齿,没点经验的人根本做不成这样。

    “我小时候家里就有这么一大磨,”山爷说,“不过那个磨都是靠水力驱动的,是附近十几条巷子里最好用的一个磨盘了,每天都不带停的,附近的邻居都到我们家磨粮食,磨出来的苞米面直接就能打糊糊吃你知道吧,倍儿香。”

    林愁张开手臂比量了一下,

    “怪不得弄一这么大块头的,但你没觉得上边缺了点什么东西吗?”

    山爷挠挠头,

    “唔,好像是有点不太对”

    林愁叹气,

    “去,再把上盘两边凿俩洞出来,连杠子都不插,你拿啥推磨?”

    “”

    山爷尴尬的脸都红了。

    他光寻思着按以前家里那个磨的形状做个看着漂亮用着也漂亮的磨来着,压根儿忘了这码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