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修佛传记 > 第二千七百八十一章竹林小曲
    “也不需要这么悲观拉!我之前和太一闲聊起这些事情。这只是符合的其中一点的而已的,即便真的是禁地的话,这不是正好吗?证明这地方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够进来的。我们也是可以浑水摸鱼就出去了。”

    “不是的老弟,我的担心是说这地界要真的是禁地的话,这外面一定是会有一大群白袍长老在守候着的,我们根本没有放突破出去的。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前面应该是就是文化长廊了,就各种白泽历史名人的画像之类的。然后就是我们的出口就在夫子庙的后面了。”

    夫子庙!这里指的是出现视野里面唯一的一个人类建筑物了。周围有一小片小竹林,是的!就是小竹林,而这里的竹林也是相当的有意思,不仅仅是排列方式上和这蕴涵的灵力上跟修罗场的那一些很是相似。藏在白泽禁地里面也仅仅是这么一些东西了?一个夫子庙一个天井。剩余的部分都已经是被隐藏了,到底是说白泽有什么秘密不想让世人知道的?或者是说为何是要隐藏竹林或者是这个天井呢?

    “无头前辈你看!这竹子!也是饱含灵力的,就跟我们在修罗场看见的那些竹子是一样的。这两者的禁地也是连接在一起的,还拥有同一样的摆设。我的想法就是说这里面会不会真的是有什么关联吧!”

    “什么关联!”

    无头好像是不太愿意能够接受这个现实的。现在很明白了吧!你看得是很明白的一个事情了吧!这两者的禁地是连接在一起的,那肯定就是说这两者之间一定还是有所联系的。蚩尤墓穴里面能够直达白泽的禁地,如此亲密的关系可不一般啊!加上就是说这夫子庙原本就是摆放列祖列宗的地方,结果你也是能够看见的,列祖列宗的神位都已经是被隐藏起来了。到底是说这神位是不是有什么线索呢?这竹子在进来之前无头不是跟自己科普过吗?这种竹子身娇肉贵的,是不可能生长在其他地方的。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这是后期移植过去的。

    恒仏的脑里面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结合当前所有的线索整合出来的一个思路。首先神位之上到底是有什么秘密,自己也不方便去破解的。但是就是说为何这唯一通道里面的水鬼所释放的毒液,无头是能够免疫呢?恒仏的想法就是白泽可能在远古时期也是蚩尤一族的拥护者。当然就是说当时树倒猢狲散了之后,白泽也是渐行渐远了。这个墓穴应该就是白泽逃离修罗场的秘密通道了。

    根据历史记载了,在蚩尤兵败之后。这外界有是联合各地方的势力将所以的蚩尤拥护者都杀了个精光。被逼无奈的白泽这才逃离了出来,那么这个解释如果是成立的,这白泽一族在江湖上的低位或者是声望来说根本是保不住的。一个卖主求荣的形象?白泽一族在外宣称自己也是正儿八经名门将后,自己是正儿八经的皇族血脉的。但是实际上呢,就是当年为求自保拥戴了蚩尤,在蚩尤战败之后又很快的转移了路线。可能也是这种圆滑的反应之下,白泽一族才能够活到了现在,在外界才能左右逢源的。

    看来这无头也是有点小道消息的说,这家伙很极力地否认,也很极力引导自己离开这个思路。这个就让自己感觉出来这家伙一定是知道什么的。或许就是说这出去的路很有可能也是保留了古早味也就是蚩尤那时候的风格。

    “我们要是就这么光明正大走出去一定是会发现的。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做到悄无声息的。不开玩笑的前辈,你仔细想一下有没有什么出去的办法?对了!差点是忘记你之前塞进去的羊皮纸了。就是那个族长给的羊皮纸能够预知一二的那张。”

    无头还是抗拒,这羊皮纸一定是隐藏着什么。也是能够验证自己之前的所以猜想?其实在恒仏知道之前无头已经有所怀疑了,或者是说在族长那里也是有了解过这件事情的,没有想到的就是说这事情竟然是真的。在恒仏索要羊皮纸看线索的时候,无头已经偷瞄了一眼,也是这一眼能够证明说白泽和修罗场的关系了。但是从这里出去还是首当其冲的事情,所以强行从这家伙的身上搜出来羊皮纸,无头也无话可说。

    而正如恒仏所想的一样,这羊皮纸之上出现了一很是模糊很是高大伟岸的形象。这个人到底是谁是不重要的,从这家伙腰间挂着十来件形状各异的兵器来说,也是能够知道这描述的人就是蚩尤了。而这脚边上有一只通体发白的蜥蜴,是的!你要说是白泽或者是蛟类都真的是抬举它了,就画像里面出现就是这一只蜥蜴直愣愣地看着高高在上的蚩尤。从眼睛里面溢出来的崇拜感。

    看完之后恒仏也是顿时无语了,虽然是说验证了自己猜想。但是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可以引导性的资料。可以引导自己出去的线索之类的。自己并不是什么八卦的人,对这些破乱糟事情的确是不敢兴趣的。但是很显然就是说无头这边是有头绪的,如果说这里是按照远古时期跟随蚩尤所建造的话,那么蚩尤一族流传下来的传统思维可能还真的还是能够在这里面派上用场的。无头就走出夫子庙,瞄了一眼排列并不规则的竹林。就像是从里面随意挑选中了一颗一样的。直接握着其杆身就这样闭着眼睛就能够移动了?

    地底下的土壤丝毫没有阻扰的意思,微微隆起就由这竹子在土表之上移动。大概是移动了三四颗的时候,围绕在夫子庙的竹林是有了一些些阵型上的变化了。夕阳从侧面照射进来,透过了夫子庙纸糊的窗户。透过这若隐若现的内部躁动恒仏似乎发现了这夫子庙里面多了一些家当。重新走进去的时候这被隐藏起来的神位牌也是出现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