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旅行体验师 > 正文 新加坡
    在很久很久以前,顾淼就知道新加坡。

    不是因为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奇迹,也不是因为花园城市如何如何的美。

    而是因为新加坡的武侠片,曾经新加坡也出了许多有名有姓的华语武侠片,不比tvb的差。

    比如一个女演员演一个男人自宫后变成女人的《莲花争霸》,范文芳版的《神雕侠侣》之类。

    再后来对新加坡的印象就是各种严格到可怕的罚款,在大街上吃口香糖、抽烟、上完公共厕所不冲厕所都会被罚款罚到死。

    以及美国那几个熊孩子在墙上乱涂乱画被判鞭刑,就连总统克林顿出面求情,没用,照样一顿抽。

    听起来就很刺激。

    时间线再往前推,由于《水浒传》最后提到混江龙李俊带了一帮兄弟下南洋,恰好新加坡总理叫***,于是,尽管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所以他相信新加坡的祖先是李俊。

    吸引沙蓓蓓的则是买买买。

    新加坡旅游局当年曾经花了大价钱在国内各大卫视打广告,自我定位十分明确,在新加坡就是吃吃喝喝加购物,口号是“非常新加坡,三天还不够!”意思也挺明显了,差不多三天就能全部搞定,想法特别多的再说三天还不够。

    新加坡签证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比美帝的签证还要奇怪,身为东南亚国家,还各种要银行资产冻结证明,对未婚女性的要求更是高,经常有听说未婚女被拒签的,但如果有同行人会好很多,也许是怕未婚女去新加坡发展史上最古老的业务之一。

    其实顾淼也不是很懂,难道结伴就不能一起发展了吗?就算同行人是男的,也可以一起发展业务啊。

    签证时间也给得非常迷幻,同行的人,有些人批下来的签证有效期是两年,有的是三十五天,有的父母都是三十五天,七八岁的孩子给的是两年。

    比美帝还要看心情。

    最终自认基本把地球走了一圈的顾淼得到了三十五天,而沙蓓蓓得到了两年。

    顾淼的家庭地位-1.

    虽然他根本也没什么地位了。

    飞机落地前,空姐挨家挨户发入境登记卡,上面用血红血红的大字写着:“禁止携带毒品入境,否则死刑。”

    不是“最高死刑”,而是“死刑”,好直接。

    那些已经有国营叶子的国度,他们要是夹带了一片进来,就会被biu biu吗?

    出境的时候,排的人略多一些,由于来的时候没带什么行李,沙蓓蓓两眼放光的拉着顾淼奔进一家耐克的工厂店。

    原本顾淼对买买买一点兴趣都没有,直到他看见了一双鞋,当时他在关岛买的时候是100美元,也就是630人民币,这里卖29.9新加坡币,也就是158.47人民币。

    “不是我要买的,是它自己粘在我手上的。”顾淼面无惧色迎上沙蓓蓓嘲笑的眼神。

    沙蓓蓓点头:“对,我上次还被人抢了两千块,然后他还丢了一件全新有吊牌有发票的羽绒服给我呢。”

    “没错了,就是这个理!其实你也可以理解为,我被人下了**药嘛。”

    两人在一通胡扯之后,拎着大包小包愉快的离开了工厂店。

    就这样,入境新加坡之后,什么事都没干,行李箱先被耐克填满。

    ·

    在国内的时候,沙蓓蓓已经看好了一家特别有名的榴莲摊,名叫空军山芭榴莲,断句是这样的:空军,山芭榴莲。

    山,山竹。

    芭,芭乐。

    榴莲就是榴莲。

    山竹10新币一大兜,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榴莲。

    猫山王榴莲1公斤22新币,金凤榴莲18新币,红虾榴莲12新币。

    中午十二点开门,卖光为止,卖榴莲的哥几个的业务都很不错,猫山王榴莲的传统水平是苦的,但是他们可以只看外壳就看出哪一个偏甜,哪一个偏苦。

    一公斤就要一百多块钱,比国内常见的金枕榴莲贵多了,但是猫山王的味道,确实比金枕要强许多,特别是选择偏甜口味,味道就像浓郁的和田大枣与榴莲混合,口感又像牛油果那般扎实,核很小,就性价比来说,是很高的。

    摊位上还有免费的手套和免费的罐装饮用水,尽管榴莲确实很贵,不过其他也很贵的餐厅也未必有这样的服务。

    金凤榴莲的口感略稀一点,核也是小的,味道偏苦。

    至于红虾榴莲……

    “我现在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一分价钱一分货。”顾淼心情复杂。

    沙蓓蓓用力点头,她对猫山王的态度变化是:

    真贵——性价比真高——值得推荐

    好便宜啊——什么玩意儿啊!核这么大肉这么薄——不行不行。

    隔壁是一个庙,供的是梧槽大伯公,大伯公是南洋华人的主流信仰,差不多可以勉强类比于土地庙,但其实大伯公到底是谁,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一般就说是福德神。

    最奇妙的是,提出大伯公这个设定的人,竟然是一个英国人在1879年刊行的杂志上说的,各路人马一通瞎猜,甚至还有说是洪门中的扛把子。

    “不是很熟的神就不要拜了。”顾淼阻止了想要日常封建迷信的沙蓓蓓。

    “是因为你想起了曾经把帝释天当成湿婆拜的往事吗?”沙蓓蓓熟练地从脑海里抽取顾淼的黑历史。

    顾淼清了清嗓子:“你听我解释,真不是我故意弄错的,谁让泰国人把帝释天像也漆成绿色的,还手里拿着铁叉,怎么看都是湿婆。”

    “长头发,有大胸的,都是女人了?”

    “那不是,真胸一般都不会太大的……哎呀呀,轻点轻点……”

    消费金额超过20新币,可以使用支付宝,店家更喜欢收现金,也许因为店家有手续费。

    ·

    吃完榴莲,向前不远处还有一家也是很有名的肉骨茶店。

    其名的断句很讲究。

    全名叫:发起人肉骨茶。

    但是“人肉”两个字正好居于大多数人的视线中间位置。

    正确读法为:发起人,肉骨茶。

    顾淼一扫眼过去:发起,人肉骨,茶。

    所谓肉骨茶,就是用香料煮的肉骨头,纯肉骨头,没有任何配菜。吃的时候蘸放着辣椒圈的酱油碟。

    新加坡肉骨茶与马来西亚肉骨茶的关系,简直就像一个叫李德的中国人,还有一个叫李德的外国人,根本就是同名,但从根上就不是一路货。

    新加坡肉骨茶的味道比较均衡,有些店家汤底的胡椒味会稍重一些。

    马来西亚肉骨茶店则仿佛进了中药铺,一股极其可怕的、浓重的川芎味。

    半夜吃大量的肉,是年轻的时候才有的特权,当过了一定的年龄之后,不是根本吃不下去,就是吃下去,身体某个零件就要扛议。许多人年轻的时候没钱吃,到老了有钱却已经不敢吃了。

    人生在世,总要任性一次……

    “这就是你点了三碗肉骨茶的原因吗?”顾淼看着沙蓓蓓。

    “不是三碗肉骨茶,是三碗不同品种的肉骨茶。”

    选择困难症患者身在不那么容易去的地方的时候,会产生“来都来了”的加强症状。

    三碗肉骨茶,其实汤底都是一样的,只是用的排骨不同:大排、小排、仔排。

    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得了的天差地别。

    之后,沙蓓蓓还想再点一份河粉,最终没有成功。

    不是顾淼劝住了她,也不是她良心发现胃塞不下,而是贫穷。

    习惯于电子支付的中国人民来到只收现金的世界,顿时变得赤贫。

    顾淼:“你真的能吃完吗?浪费粮食是不对的。”

    沙蓓蓓:“没问题。”

    ……上完菜后,沙蓓蓓每碗尝了一小口,推给顾淼,眼巴巴地看着他:“亲爱的,打扫一下战场吧。”

    顾淼:“说好没问题的呢?”

    沙蓓蓓:“我去你家的时候,阿姨也是这样给叔叔吃饭的呀。我家里,也是我爸负责收尾全家的战场。我觉得老一辈的良好习惯,应该得到传承和发扬。不然我问问阿姨,这么做对不对。”

    问啥啊,未来儿媳妇没进门之前,那就是公婆的大宝贝,得供着那种。好在顾淼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全吃掉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

    环球影城是此行的重点,沙蓓蓓兴冲冲的一早就要走,但是顾淼临时有事,需要先留在酒店里处理。他让沙蓓蓓先去,一会儿事处理完了,再去找她。顾淼已经去过洛杉矶的环球影城,对新加坡的不是特别执着,就算少玩几个项目也不要紧。

    然后……

    怪事就发生了。

    从捷运站出来之后,顾淼随便朝着环球影城的方向走,走着走着,原本应该是景观人行道的地方,就变成了车道,路两旁只有供修剪灌木和草坪的工人走的那种极窄小路。

    按说这是一个星期六,不可能通向环球影城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可是,路上就是一个人都没有,走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路边有两个黑皮肤的印度人正在修剪草坪,他们困惑的看着走过来的顾淼,停下手中的割草机,让他过去。

    又向前走了二十分钟,顾淼发现前方已然没有路了,只能走快车道,显然这是不合常理的。

    于是他又转头回去。

    打开谷歌地图,搜索位置,告之他已经到达目的地环球影城。

    打开百度地图,亦如是。

    打开苹果自带地图,没区别。

    神tmd已经到了,现在四面一片荒凉,只有两个看着顾淼又走回来的印度人。

    顾淼没办法,只得看地图上的地形,按自己的理解进行强行突入。

    从一条连鬼都没有的快车道拐进一个转弯处,走了没几步,就已经身处地下迷宫。

    这里有许多条车道,如同一座巨大的地下枢钮,偶尔会经过几辆旅游大巴。但是这里怎么看也不是旅游大巴的下客区,也不是停车场,所有的车在这里汇聚,然后沿着不同的道路走向它们命定的前方。

    路很多,但是,没有路牌,只有完全不明含义的数字和字母。

    除了暗淡的灯光之外,就只有水泥柱上幽幽亮着的绿色指示灯和箭头,一个人都没有,自然也没有正常的路。

    走了许久,才看见有一个司机休息处,他上前询问应该如何到环球影城,老头子用带着浓重闽南口音的普通话给他指路:向前左拐,再经过一道门,从地下上去,从赌场穿过去就是了。

    与沙蓓蓓见面后,顾淼感慨万千,说环球影城是不是不欢迎走过来的客人,这么坑的吗?

    沙蓓蓓困惑的看着他:“不会啊,我沿着景观大道一直就走进来了。”

    顾淼震惊了:“你没有经过地下交通枢钮吗?”

    沙蓓蓓更加震惊:“没有啊,没有看见。”

    新加坡环球影城内的所有设施与洛杉矶的没有区别,就连3d变形金刚都是一样的剧情。所以,现在令顾淼充满好奇的,就是他进来的那段路线。

    沙蓓蓓想了很久也想不通顾淼为什么会走进一个正常人根本就不会走进去的地方。

    对着地图看了半天,沙蓓蓓也还是没看出来顾淼何以会出现在那里。

    顾淼认真地想了想:“可能我命中注定是探险小说的主角吧。”

    沙蓓蓓:“可是那你走出来的时候,应该是有宝藏、有秘籍、至少该有个汤婆婆开的澡堂吧?结果现在走出来,还是这个平凡的世界。”

    “我有理由认为,那个指路的大爷,其实是探险小说世界的修正者,他发现我不应该出现在《千与千寻的神隐》里,就给我指路回来了。”

    ·

    吃了一顿人均六百的海鲜之后,顾淼充分感受到新加坡果然不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只是亚洲四小龙这种新兴资本主义而已。老牌如法国西班牙之类,隔了十多年去,物价所涨也有限,新加坡就不一样了,五年物价涨得飞起。

    同时还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人家店明明生意红火着呢,大众点评上却说已经暂停营业了。

    猪什汤和叻沙也是很好吃的东西,猪什也就是猪杂碎,有几片猪肝,一些猪肚,还有肉片之类,处理的非常鲜嫩,即没有生味,也没有煮过头导致的满嘴碎木头渣的感觉。

    叻沙本质上是马来西亚发明的东西,有一股浓香的甜味感,又有几分奶香气。与咖喱一样,是一种复合香料。

    ·

    新加坡,的确三天差不多就够了。

    对于顾淼这种已经在关岛浪到飞起的人,新加坡的那些娱乐项目实在是不够看,要论刺激,还是关岛更强一点。

    新加坡有一个项目,是关岛所没有的——极限蹦极,但是顾淼跳下去不是问题,他不恐高,也不恐惧失重感,他最大的问题是当弹性绳来回来去弹起落下的时候,这个连跳伞都会出现晕车症状的人,大概率会祸害下方的工作人员。

    对新加坡的好感,在离境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无论是日本、美国还是欧洲大大小小的国家,要退税,都得先填退税表,然后排队等盖章,之后再等上一两个星期,或者更长时间。

    新加坡就不一样了,不需要填写任何表格,在自助退税机上刷一下护照,就会自动跳出所有在购物时申请退税的商品,自助选择是退在信用卡里或是支付宝里,或是拿现金。

    操作完毕之后,一分钟就提示收到退税了。

    离境时,也不需要排长长的队伍,也不需要等待盖出境章,如同在国内一般,刷护照按指纹就可以完成离境手续,安检也不是在大门口大家一起,而是在每个登机口,极大的减轻了安检人数过多的压力。

    充电口的分布、座椅的设置,处处体现了人文主义关怀,需要在机场过夜的人,可以平躺在没有隔栏的皮质座椅上睡觉。

    不愧连续六年获评世界最佳机场的称号。

    ps:最值得欣赏的伴手礼是irvins的咸蛋黄薯片系列,除了贵,它什么都好,当然,贵是自个儿的缺点,不是它的。

    pps:在国内,手机在不使用的时候,仿佛依旧在工作,与朋友面对面说话时提到一样过去从来没有在手机上或是电脑上提到过的东西,也从来没有搜索过的东西,居然过几天,就会在淘宝等电商app的推荐栏里出现。

    有一个人不信邪,第一次试的时候没有,过了一个多月,终于发生了同样的情况。

    所以,平时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的时候,除了要避人,还要避手机,2333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