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仙声夺人 > 第742章 八卦
    正文

    不动声色搞了大事的容娴此时还不清楚自家大儿子的状况,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优哉游哉的朝着只剩下一口气的人补刀,真可谓是将斩尽杀绝发挥的淋漓尽致。

    “容娴,你这么干就不怕成为众矢之的吗?”躺倒在地上的修士浑身是血的嘶吼道。

    容娴懒洋洋的一剑划过,看也不看那人便朝着另一人走去,边走边道:“众矢之的?”

    她的声音染上了莫名的笑意,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我早就是众矢之的了,可笑你到现在还没认清,真是个蠢货,怪不得早死呢,啧。”

    这嘲讽的语气听的还活着的最后一人瞪大了眼睛,那人早死不就是你干的吗,你这个不要脸的凭什么说人家蠢。

    可惜他的话没有机会说出口,就被一道剑芒直接送去赴了黄泉。

    处理完这群修士之后,容娴的注意力落在了虚空之上的地榜榜单上。

    她嘴角的笑意浅淡,眉宇微蹙好似有些苦恼。

    紧接着,她挽了挽衣袖惺惺作态道:“这下该如何是好呢,还活下来的敌人不足五人,剩下不到十五人都是我的盟军。我就是想要配合你玩儿这场你追我赶的猎人游戏都觉得胜之不武呢,天道。”

    苍天无语,这厮就不能安分点儿吗?闷声发大财不就完了,作甚要作死的去激怒天道。

    容娴完全不觉得自己在作死,她只觉得爽,很爽。

    有仇当场就报了,还怼了一把天道,这滋味别提多爽快了。

    副作用就是她得承担天道更大的怒火。

    对此,容娴云淡风轻的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来啊,怼啊,谁怕了谁是孙子。

    这滚刀肉的模样让苍天完全没眼看。

    剩下的几只小猫小狗,不过片刻就被傅羽凰和同舟联手解决了。

    至于所谓的盟友因为畏惧她的手段而选择袖手旁观,容娴完全能想的下去。

    她也不强求,大不了一拍两散,你死我活呗。

    容娴漫不经心的扫了眼虚空的某处天道所在地,神色意味不明。

    剑帝留下的小剑空间里有三千小世界,这些小世界的坐标被小剑记录,每每她穿越过去等于取代了那方天地的天道。

    也可以说是她将那世界的天道炼化了。

    每每炼化一个天道,她的力量便会增强,这也是为何她屡屡穿越小世界。

    虽然但是有些世界过于奇葩。

    既然小世界的天道可以炼化,那么中千界的天道呢?

    容娴按捺下心底的想法,没有泄露出半分,连苍天都没有察觉分毫。

    她身形一闪,化为遁光朝着虚空上的王座而去。

    突然,她停在了半空。

    碧色的裙摆轻轻飘动,乌黑的长发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轨迹,莫名的危险气势从她身上升起。

    清透凤眸带着镜花水月般的温暖柔和看着面前的水色凤凰,她的语调柔软的没有一丝攻击力,眉宇干净的好似没有设防般无害:“姮君是要与我为敌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难过和悲伤,好似十分不愿意见到最信任的朋友站在她的对立面。

    这让紧赶慢赶才追上来的颜奎等人心一软。

    随即几人立刻回过神来,神色一阵清明。

    不过他们的脸色都十分难看,这么简简单单的就被蛊惑,从未听说过煦帝有这等神识攻击的手段啊。

    果然,她还隐藏着更多的后手。

    众人心下一凛,警惕心提到了最高。

    直面这道攻击的水色凤凰恍惚了片刻,心底泛起惊涛骇浪。

    煦帝不到百岁的娃娃,竟然有撼动她精神的能耐,剑帝这继承人找的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她化为人形掩下了心底的复杂,不动声色的在自己周围布下结界,防止再次中招。

    修士的攻击手段快捷而迅速,刚才恍惚的那片刻足够容娴将她杀上几个来回了。

    好在容娴不知抽了什么风没有动手。

    司马姮君眯了眯眼,强悍的气势与容娴分庭抗争,黄袍平天冠为她更添了一分尊贵和霸气。

    站在下方的众人仰头看着二人,心下感慨不已。

    天底下最钟灵毓秀的风景全都聚集在这二位女子身上,莫名的,这里的男修都有种阴盛阳衰的心虚感。

    禹泽用手肘撞了撞商千秋,悄声传音道:“你站在哪边?”

    商千秋:“……”

    即便以他的修养都忍不住翻白眼,禹泽这傻子怎么就没想过等那二人鹬蚌相争,他们渔翁得利呢。

    为何第一想法是站队?

    商千秋有些纠结,这魔修这么怂,难怪能苟到现在。

    他真的要带着这人去争王座吗?别到时候这厮直接遇强则叛变了。

    似乎看出商千秋脑中危险的念头,禹泽有些炸:“商千秋,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别傻乎乎的冲上去找死,那两个人不是你我能匹敌的。”

    能活到现在,禹泽当然不止怂这一点本事,他还有面对生死危机极强的直觉。

    看在商千秋在道台内一直给他大腿抱的份儿上,他勉强救商千秋一命。

    并不想被救的商千秋默默咽下了嘴边的话,笑着传音道:“放心,我有分寸。”

    作为地榜第一,他有自己的骄傲。

    即便在道台内他被这二位帝王以及魔主压制的看不出半点风采,但能常年在其他强者的挑战之下稳坐第一宝座,有望登上王座,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若真跟其他地榜成员一样废物,恐怕商千秋这个名字也不会让人一听便心生忌惮。

    他扫了眼靠在远处的大石上喝酒的傅羽凰和悬立在云层之上若隐若现的魔主,不动声色的按捺住心底的打算。

    等等,得再等等。

    他不能先动手,不管是东晋女帝还是容煦帝,身后都有人护着。

    牵一发而动全身!

    默默苟在一边没有存在感的地榜第二肖远十分佛系,这王座谁爱争谁争,他活着就好。

    是美酒不香了还是小姐姐睡够了?

    抢王座送死?不存在的。

    另一边,赵沪和君梧、颜奎、颜欢和颜初几人站在一起站在一起,目光落在了紫云道场的何一、林思与王婷身上,却对东晋的秋杀、夏炎二人十足的警惕。

    诸葛既明与其他三大世家的三人站在一起,还存活的其他势力之人也只剩下一个浑身裹在黑袍中看不清男女的人。

    不过在这道台内,并没有什么秘密。

    从地榜上端看还存活下来的人,排除掉他们这些人,唯一剩下的就是排行二十五的左旋非了。

    众人无语:“……”

    大家都知道你是谁了,你却还淡定无比的装神秘,不嫌尬的慌吗?

    神秘人表示:并不。

    几队人马泾渭分明,隐隐戒备却又有种奇妙的契合。@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