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白鼬
    一道白色的身影‘嗖’的一声蹿出灌木丛,顺着厚厚的雪地,撒腿就跑。

    这是一只白鼬。

    细长的身子上披着厚实的纯白色长毛,蓬松的尾巴仿佛一根灵敏的方向舵,左右甩动着,为这只白鼬把控前进的方向。

    圆圆的小耳朵贴在脑袋两侧,呈现出一种特殊的流线型,不会让空气中的气流对这只白鼬的前进形成丝毫阻力。

    只不过与淡雅素净的外表相比,白鼬的眼神就不那么镇定了。

    即便在飞跑中,这只小家伙那两颗溜圆的眼睛也总是忍不住四处张望着,一副慌慌张张的模样,仿佛在寻找什么,又像是在害怕什么似的。

    冬日的阳光不温不火,恰到好处的给雪地表面镀上了一层冰釉,让那些蓬松的雪花多了一层稍显坚硬的外壳。因此,那道白色身影跑在雪地上,并没有陷入雪堆中,反而奔跑的速度愈发快捷了许多。

    远远的,灌木丛后面,传来几声嘈杂的叫嚷,随着呼啸的冷风席卷而来,令那道白色的身影跑的愈发急促了。

    “快点,它就在这附近!”一个浑厚的男声大叫着,打破林间的寂静:“不要让它跑了!”

    “绅士已经在包抄到前面去了,它跑不掉的!”另一个稍显冷静的声音开口道:“胖子,你去协助长老,注意猎圈外围的动静……按照博士的推测,我们围住的这只算一个头目,剩下那几只小东西如果不肯束手就擒,肯定会来搭救它的。”

    “收到!”第一个声音回答着,继而有些犹豫道:“那个,队长……甲马符还有吗?就是嵌套了轻身符的那种甲马符。你知道,我这个样子,在雪地里跑路很辛苦的……”

    “我的代号是‘先生’,不要总叫我队长!”郑清没好气的盯了胖子一眼,然后伸手从灰布袋里摸出两张淡黄色的符纸。

    这是前两天他突发奇想,在绘制甲马符的时候,嵌套了一道轻身符。这种新的符纸在使用的时候,可以非常有效的减轻使用者的体重以及速度,对许多体型不客气的家伙,比如辛胖子与张季信来说,意外好用。

    最起码,他们在雪地里追击猎物的时候,不需要像在腿上绑了两个几十斤的沙袋,也不需要隔三差五就停下来把脚从某个雪坑里拔出来。

    接过郑清递来的两张符纸,辛胖子喜形于色。

    “好的队长,我俩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他打了个立正,一本正经的报告道。

    “你已经让我失望了,”郑清忍不住吐槽道:“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先生’……好歹也是一场正式狩猎活动,能不能给人一点稍微正式的感觉呢。”

    只不过因为他吐槽的话稍微有点多,辛胖子没有听完便转了方向,一溜烟向林子外围跑去,徒留下一片扬起的白沙似的雪花,以及一个敏捷的胖子背影。而在胖子的头顶,翩跹着一只红色的纸鹤,他前去的方向,正是宥罪猎队本场游猎手张季信所在的区域。

    “这次冬狩结束之后,我们一定要加强猎队训练了,”郑清回过头,看向一直跟在身旁不声不响的萧大博士,念叨着:“简直太差劲了,竟然连代号都不能熟练使用……”

    “确实太差劲了。”萧笑瞟了一眼挂在年轻公费生腰带上的那柄柯尔特蟒蛇,好心提醒道:“在进行‘代号’训练之前,个人认为,还需要加强一下狩猎装备的使用……比如猎枪。虽然你的符弹都是自己用符纸裹的,但不管怎么说,捉一只黄鼠狼就要浪费十八颗符弹,也太过奢侈了吧。”

    他说的是宥罪猎队之前的一次遭遇战。

    在确定新的狩猎方案之后,宥罪猎队便开始在自己的猎区大规模排查起老鼠洞来,很快便找到几窝数量不少的大老鼠,并将其一并绳之於法——可惜的是,这些老鼠洞里并没有萧笑预计的那样,藏着某些黄鼠狼。

    但换一个角度,找到这些老鼠似乎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作用。

    年轻巫师们在这些猎物中挑挑拣拣后,除了部分体格健壮、样貌完整的老鼠被捉进笼子,准备在冬狩后挂进d&k的柜台,其余老弱病残均被他们用草绳挂着,丢到雪地里充当诱饵。

    必须承认,大部分时候,老套而又简单的方法就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

    很快便有几只‘狌狌’在这些猎物的诱惑下出现在宥罪猎队诸位猎手的眼中。

    然后便是一场鸡飞狗跳的捕猎。

    因为与最初的狩猎方案偏差较大,宥罪猎队准备的许多咒语、符箓、甚至法器等都不甚合用。拿对付银背大猩猩的束缚咒去捆一只只黄鼠狼,是真正的用高射炮打蚊子。

    还不一定打的中。

    毕竟蚊子那么小,又那么灵活,郑清完全有理由相信高射炮发射出去的弹幕间隙能够让一整支蚊子大军从从容容的飞出去。

    效果不佳,那就用数量弥补。

    年轻公费生一狠心,牙一咬,啪啪啪给自己的柯尔特压了三趟符弹,然后由远到近,对那几只在宥罪包围圈里跳舞的黄鼠狼进行了全覆盖射击。

    这一次,那些‘狌狌’再也没有生路了。

    当然,年轻公费生这种奢靡的举动也被宥罪猎队其他人喷了个体无完肤——大家在意的倒不是郑清的这个举动浪费了多少符箓,而是在意郑清没有真正以一个猎手的心态来对待狩猎。

    用张季信的话来说,‘你不是来参加狩猎的,你是来玩儿游戏的。’

    此刻,听到萧大博士旧话重提,年轻的公费生顿时把脸拉的老长:“晓得了,晓得了,侬怎么没完没了……辣些个符弹都是我自己卷的好伐,侬应该对阿拉画符能力的提高深表欣慰噻!”

    萧笑皱着眉,听着自家队长忽然变幻的腔调,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忧愁。

    “小和尚给你的《多心经》你现在还每天都诵读吗?”他试探着问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