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十章 戒指
    秦起说出收诸葛风扬做记名弟子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诸葛风扬的修为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但是诸葛风扬对华夏修炼界很熟悉,并且背后还有一个大世家。

    哪怕诸葛世家的实力在秦起眼中是一个笑话,可是这是在地球,不是在修真界。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生活,秦起也没有想过恢复实力后在地球称王称霸。

    秦起只想在复仇之后,将自己的亲人带到修真界,教他们修炼。让他们脱离普通人的范畴,起码不要像普通人一样整天为俗事而操劳。

    那么,有诸葛风扬这么一个记名弟子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秦起相信,作为一个千年世家,哪怕是隐世不出,跟世俗界也会有丝丝缕缕的联系。这个从诸葛风扬能够担任江边监狱的负责人就可以看出来了,这样的话,有一些小问题就完全可以让诸葛风扬去替他解决。

    被秦起一句话砸愣的诸葛风扬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前辈,您刚刚说要收我做记名弟子?”

    “难道你不愿意?”秦起耐着性子说道。

    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后,诸葛风扬一下子跪在地上,朝秦起磕了三个响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别叫师父,你只是我的记名弟子,并不是我的正式弟子。等我什么时候觉得你有资格做我的正式弟子后,再叫我师父吧。”谁知道秦起在听到诸葛风扬的话后,毫不留情的说道。

    诸葛风扬有些讪讪的问道:“那我该叫您什么?”

    秦起想了想答道:“叫我天尊吧。”

    “是!天尊,咱们是个什么门派啊?”在秦起给诸葛风扬说出了自己的称呼后,诸葛风扬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起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怎么,这就开始查探我的底细了?我的来处你不需要问,你只要知道,做我的记名弟子,将是你一生的荣幸!”

    见秦起识破了自己的想法,诸葛风扬知道自己的小把戏在秦起面前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含糊着笑了一下也没有再说什么。

    诸葛风扬不说话,秦起可不会不说话。

    秦起走到诸葛风扬身边,一脚踢开地上的一块木牌,轻声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那股灵气是从哪里来的了吧?”

    诸葛风扬倒是没有再言辞闪烁,而是很直爽的答道:“作为阵法师,相信您对灵脉肯定不陌生……”

    “你的意思是,这里有一条灵脉?”没等诸葛风扬说完,秦起就打断了诸葛风扬的话。

    灵脉,别说是在地球,就是在修真界,都是很稀少的存在。

    一条灵脉所代表的价值,可是难以估量的。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后,秦起又喃喃道:“不应该啊,如果这里真的有一条灵脉的话,我怎么会感受不到。”

    被打断话的诸葛风扬这才来得及说话:“准确的说,这里的灵脉是一条残缺的灵脉。或者说,是一条处于崩溃边缘的灵脉!”

    这次没等秦起再打断自己的话,诸葛风扬快速解释道:“作为一个阵法师,相信您对始皇帝断龙脉这件事有了解的吧?”

    说完之后,诸葛风扬就停了下来,等着秦起发话。

    没想到秦起没有像你所想的那样发表言论,而是催促道:“继续说啊。”

    “据我家族里传承下来的史书记载,两千多年前的华夏,并不像现在这样灵气稀少。当时灵气的浓郁程度跟现在比起来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修炼也不像现在这样困难。”

    “始皇断了金陵龙脉之后,金陵龙脉便化为大大小小的灵脉残存于世间,这条灵脉便是其中之一。”

    “我的老祖宗诸葛亮在东汉末年三国时期出使东吴的时候发现了这条残存的灵脉,然后就将这条灵脉封印了,并且留下记载放在了家族里面。”

    “在蜀汉覆灭以后,我们诸葛一族残存的族人就搬到了这条灵脉附近隐居起来。我的祖先们就靠着这条灵脉修炼,并且成为华夏修炼界几大世家之一。”

    “只不过,自四百多年前,满清入关之后大肆破坏华夏残存的灵脉,导致天地大变。灵气可以说完全消失在世俗界,而在灵气消失后,各地灵脉也都发生了异变。”

    “这条灵脉当然也一样,据老祖宗说,他刚出世那会儿,这条灵脉中稳平和。可满清入关经历天地大变后,这条灵脉就变得狂暴不堪,根本不适合任何人修炼。”

    “并且随时有可能爆发,所以我诸葛家就将这条灵脉封印起来,每一代传人都得来看守一段时间同时加固封印,以防灵脉自爆引发什么不好的后果。”

    “后来,满清覆灭,华夏重新立国。在领导人的邀请下,我们诸葛世家帮助那时的领导人依靠这条灵脉建立了江边监狱。江边监狱的负责人,也一直是我诸葛世家的人。”

    “我是诸葛世家的当代传人,这段时间就是我在这里加固封印的时候。您也看出了来,我已经卡在炼气后期两年了,在冲动之下就偷偷打开了一角封印借助里面的灵气突破到了炼气期大圆满。”

    这次秦起倒是没让诸葛风扬一直说下去,而是说道:“谁知道破开的那一角封印,以你的阵法水平,并不能恢复如初。又因为封印的一角松动,导致封印无法压制愈来愈狂暴的灵脉。”

    “灵气每一次发生暴动,你都得去加固封印。刚刚的灵气就是封印松动以后泄漏出来的,你刚刚离开也是去稳定封印了对不对?”

    诸葛风扬对秦起能够分析出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很老实的点了点头:“是的,所以,天尊,您能帮我将封面给加固了吗?”

    秦起笑了笑,然后答道:“我不能。”

    “您都不能,看样子非得等家里的那些老东西过来了。”诸葛风扬沮丧的说道。

    谁知道秦起接着说道:“你着急什么?我只是说我不能加固封印,又没有说我不能解决灵脉暴动。”

    本以觉得没有希望的诸葛风扬在听到秦起这句话后,惊喜的问道:“真的?”

    秦起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一条小小的灵脉,想要解决不是轻而易举。”

    “那我现在就带您过去,您帮我将那破灵脉给处理了。我这段时间整天提心吊胆的,随时提防它暴动。终于有人能处理它了,也让我过几天舒心日子。”诸葛风扬喜极之下一下子拉住了秦起的胳膊,准备往牢房外面走。

    秦起一下子挣脱了诸葛风扬的手,说道:“在帮你解决那条灵脉之前,你还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这会儿的诸葛风扬,毫不犹豫的摆摆手说道:“没问题,只要您能帮我解决这该死的灵脉问题,别说一个问题,就是我爹内裤是什么颜色我都告诉您!”

    说完这句话的诸葛风扬立刻遭到了秦起的暴栗奖赏:“你能在江边监狱里面无限制的瞬移是怎么回事?”

    诸葛风扬闻言脸色大变:“这个问题能不回答吗?”

    “不能!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你还是自己去处理那条问题灵脉吧。”秦起根本没看诸葛风扬,自顾自的走到了木板床边坐了下来。

    对诸葛风扬能够在江边监狱里面瞬移的事情,秦起一直想不通。这会儿有机会,秦起自然是要让诸葛风扬说出来。

    秦起也知道这个问题肯定事关诸葛世家的秘密,不过秦起有把握诸葛风扬会说。因为一条残缺灵脉的爆发,可是很可怕的。

    要是那道封印不能稳定住灵脉的话,那么突然爆发的残缺灵脉,能够让整个天海市消失在华夏的版图上。

    站在那里的诸葛风扬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黄,在考虑了很长时间才下定决心狠声说道:“我告诉您,但是您需要保证,这件事绝对不外传!”

    坐在木板床上的秦起点了点头:“行,我以心魔起誓,绝对不外传你为什么能够瞬移的秘密。”

    见秦起以心魔起誓,诸葛风扬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沉声说道:“我之所以能够瞬移,是因为这个戒指!”

    说着,诸葛风扬将左手伸了出来。

    秦起往诸葛风扬的左手看去,只见诸葛风扬左手小拇指上戴着一枚从外表看上去非常普通的戒指。

    没等诸葛风扬把手缩回去,秦起就走到了诸葛风扬的身边,一把摸上了诸葛风扬手上的戒指。

    片刻之后,秦起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点了点头说道:“行了,收起来吧。”

    “您不动心?”诸葛风扬有些意外的问道。

    从诸葛风扬得到这枚戒指以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枚戒指的存在。也正是因为这枚戒指的存在,他才能不被那几个老东西给抓到。

    秦起听到诸葛风扬的话后,看了一眼诸葛风扬:“你想我动心?”

    诸葛风扬连忙将左手缩了回去,答道:“别,别,别,您还是别动心吧。咱们还是快点去解决那条灵脉的问题吧,早点解决我早点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