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十一章 差异
    “带路吧。”秦起也看出了诸葛风扬的迫不及待,淡淡的说道。

    对诸葛风扬左手小拇指上的那枚戒指,秦起心中的震惊大于心动。

    那枚戒指是用空冥石炼制而成的,而空冥石,是修真界最为珍贵的一种宝石,没有之一。

    空冥石的珍贵,是普通修真者无法想像的。可以说一般的修真者,根本连空冥石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秦起也是在覆灭天魔宗之后,搜刮天魔宗藏宝阁的时候才看到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当时的秦起并没有把空冥石当作一回事,一直到随同那几个老怪物后面探索远古遗迹的时候才知道了空冥石的珍贵。

    当时他们在远古遗迹探险,获得了一块比秦起从天魔宗得到的那块空冥石还小的空冥石。

    在其中一个老怪物的解释下,秦起才知道了空冥石的珍贵之处。

    一座传送阵,没有空间石是无法架设出来的。

    整个修真界,除了几个超级大城以及超级宗门拥有传送阵,其他地方根本就没有。

    可是,空冥石却是空间石的进化品。

    按照那个老怪物所说,想要进化到指甲盖大小的空冥石,起码得是一座空间石山脉经过十万年的衍生,才有可能出现。

    让秦起感到震惊的是,诸葛风扬手上的那枚戒指,完全是由空冥石炼制而成。

    按照诸葛风扬手上那枚戒指的大小来看,起码得耗费当初秦起得到的那块空冥石十倍大小的空冥石才能炼制出来。

    这个可就很吓人了,要知道按照那个老怪物所说,修真界可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么大的空冥石。

    想到这里,秦起开口朝诸葛风扬问道:“诸葛风扬,你这个戒指是你祖宗传下来的?”

    正在开牢房门的诸葛风扬,在听到秦起的话后猛地打了一个哆嗦,转过身,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天尊,您不会真的对我这戒指心动了吧?”

    谁知道迎接他的又是秦起的一个暴栗:“我要这东西没用,我只是想知道这东西的出处。”

    听到秦起这么说,诸葛风扬脸上的惨状顿时消失不见,笑着答道:“这戒指是我老祖宗留下来的,具体是从哪里弄的我也不知道。”

    秦起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原本秦起以为他对诸葛亮的了解并不算少。

    可是从诸葛风扬的形容来看,秦起觉得,他从书上以及网上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假的。

    毕竟,从来没有那本书上面写过华夏古代是可以修炼的,最多也就是有武功这一类玩意儿。可是按照诸葛风扬的话来看,华夏古代是存在修真者的。

    而且,古代的华夏修真是极其繁荣的。从进了江边监狱开始,灵脉以及空冥石的存在,让秦起对华夏古代修炼界充满了好奇。

    秦起觉得,这中间绝对有很大的问题。

    古代能够出现这么大的空冥石,那么意味着当初的华夏修真界是极其繁荣昌盛的。可仅仅两千年过去,华夏竟然连灵气都没有了,这跟诸葛风扬口中所说的满清入关绝对没有必然的联系。

    秦起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听到了诸葛风扬喊他:“天尊,您跟着我走。江边监狱是根据我老祖宗传下来的阵法建造而成的,如果不知道其中的规律,很容易迷失在里面。”

    被诸葛风扬打断思绪的秦起轻笑一声:“你带路就行,这个八卦阵还困不住我。”

    诸葛风扬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可是家族里面的人按照老祖宗留下的传承所布置出来的八卦阵,从古至今都没有听说谁能够破解。

    可是没想到秦起只不过在里面走了几步,就知道了这是八卦阵。

    想到这里,被灵脉暴动急昏头脑的诸葛风扬想到了秦起还没有告诉自己秦起的四象阵跟自己的有什么区别,便开口问道:“天尊,您还没有告诉我我的四象阵跟您的有什么区别呢?”

    已经凝神跟在诸葛风扬后面的秦起,在听到诸葛风扬的问题后,笑着答道:“很简单啊,你还停留在阵法最基础的阶段,只知道按照前人所留下的布置,却不知道改变其中的一些布局,没有自己的想法在里面,想要破解自然不需要费什么力气。”

    诸葛风扬听到秦起的回答后,有些不服气的问道:“可是,每道阵法的结构不是固定的吗?随意更改阵法的构造,那不会造成阵法内部结构的不稳定从而导致整个阵法崩溃吗?”

    秦起笑着摇摇头没有再说话,他已经提点的够多了,如果诸葛风扬连这点悟性都没有,那么在给他解决完灵脉问题后,诸葛风扬也就只能是他的记名弟子了。

    毕竟以秦起曾经的修为,炼气期的修真者,别说当他的记名弟子,就连给他提鞋都不配。诸葛风扬能够当上他的记名弟子,本身就只是因为他的身份。

    不过在走出牢房的那一刻,秦起才意识到诸葛风扬的修为不行,不一定是他的天赋不够。要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地球本身没有多少灵气,诸葛风扬能够修炼到炼气期也算不错了。

    那一刻起,秦起是真正准备把诸葛风扬当作记名弟子来培养的。记名弟子之所以叫记名弟子,是因为一开始没有资格做真正的弟子。

    可是并不是没有机会成为真正的弟子,那也要看后天的努力。

    如果诸葛风扬烂泥巴扶不上墙,秦起也不可能破坏自己的原则让他当自己的弟子。

    等着秦起回答的诸葛风扬在等了一段时间后,一直听不到秦起的声音,也没有再说话,而是边带路边在脑海里思考秦起所说的话。

    秦起刚刚的那句话,对他的冲击可是非常大的。

    因为整个诸葛世家,从老祖宗到教导他的那几个老东西,没有哪个人跟他这么说过。每个人都是照本宣科的让他记住每个阵法的布置方法,然后能够在一定时间内将阵法记住就算合格。

    可是秦起的回答,却是让他去改变那些已经传承了几千年的阵法。这让诸葛风扬整个人都懵逼了,这等于是打破了他一直以来所接受的教育,这是他完全无法接受的。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这样安静下来,没过多久,秦起就跟在诸葛风扬后面来到了诸葛风扬刚刚所在的那间房间内。

    秦起一进门就看到了房间内悬浮着的罗盘,在仔细看了两眼后,秦起朝还站在一旁的诸葛风扬吩咐道:“把封印给我全部打开!”

    诸葛风扬闻言吓了一跳,连天尊都没喊:“老大,你不是在说笑吧?这封印打开的话,咱们可就完了。”

    诸葛风扬本来以为秦起是能够把封印再次加固,将自己打开封印所造成的那一处残缺给补上。可没想到秦起竟然是要自己把封印完全解除,这可就很吓人了。

    打开过一角封印的诸葛风扬可是知道这条残缺灵脉的狂暴程度,要是把封印完全解除的话,以这残缺灵脉的狂暴程度,完全可以把他们两个人给撕的什么都不剩。

    谁知道秦起像看弱智一样看着诸葛风扬:“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现在没有修为。你老祖宗留下的这道封印我解不开,你不给我把封印解开我怎么处理这条灵脉?”

    “你真的一点修为都没有?”诸葛风扬一直以为秦起说他没有修为是在骗他,这会儿秦起再次说自己没有修为,诸葛风扬才有些相信了。

    秦起点头应道:“当然,我还不至于骗你。你放心吧,我人也在这里,要是不能处理这条灵脉,我也不可能让你解开封印。毕竟你还能靠那戒指跑路,我可是啥都没有。”

    这下子诸葛风扬有些纠结了,他内心是有些相信秦起可以解决这条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的灵脉的。可是解除封印的风险,让他又不敢冒这个险。因为秦起的解决方式,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秦起也看出来诸葛风扬的纠结,有些无奈的说道:“算了算了,你把封印打开点,把我送进去总行了吧?”

    秦起很无奈,如果说修为全在的话,这道封印他确实能够解开,只是需要花费点时间。可是现在他就是一个有着大乘期见识的普通人,哪怕是知道怎么解除这道封印也没有办法解开。

    因为封印是最考验人阵法修为的,这里面所需要消耗的心力以及灵气是无法估量的。在没有修为的支撑下,秦起根本不敢去尝试。

    诸葛风扬听到秦起这么说后,连忙点头:“行,我这就打开封印,您抓紧机会进去。不然要是灵脉出问题了,那我可就完蛋了。”

    “行吧,你开始吧。”

    随着秦起的话音落下,诸葛风扬走到了罗盘面前,双眼紧闭,双手合十,然后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半个小时后,诸葛风扬陡然睁开双眼:“天尊,就是现在,快进去!”

    诸葛风扬的话刚刚说完,一直呆在罗盘旁边的秦起,就消失在了这间房间里。

    等秦起消失后,诸葛风扬做了几个手势,一直在颤动的罗盘又平静下来。

    罗盘平静下来后,诸葛风扬口中喃喃道:“一定要成功啊。”

    “小疯羊,你说啥要成功呢?”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ps:我果然是个没有读者的扑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