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字画
    随着秦起手上的动作,秦起的脸色愈发苍白。

    等秦起这道灵诀掐完,秦起的双臂陡然间炸裂开来,只剩下森森白骨。

    秦起双臂炸裂开来的血肉,直接被他周身的怪树枝杈给吸收了。在吸收了秦起双臂的血肉后,怪树枝杈对秦起的进攻愈发疯狂。

    双臂只剩下骨头的秦起,也不像之前那样能够用双手打开围攻他的枝杈,只能依靠不停的挪移来躲闪枝杈的攻击。

    在秦起那道灵诀掐完,手臂炸裂的瞬间,盘旋在胡德磐身边的七星剑的攻势也陡然上升了一个台阶。

    草庐院子里面的局势越来越严峻,双臂只剩骨头的秦起也不像之前一样能够躲开大部分枝杈的进攻,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严重。

    最关键的是,秘法的持续时间快要结束了!

    另一边的胡德磐,在七星剑的攻势上升了一个台阶以后,猝不及防之下右被七星剑削去一条胳膊。

    只是对于一个拥有元神的修真者来说,只要元神不死,哪怕肉身尽毁也无所谓。胡德磐不停的躲闪,也不过是为了不让七星剑伤到他的元神。

    不过,被斩断了一条腿,一条胳膊,诸葛瑾瑜的肉身对胡德磐来说已经没什么用了。

    在看到秦起强行掐出这道灵诀后,胡德磐也意识到秦起施展的秘法时间应该不多了,只要能把这段时间撑过去,那么秦起对他就没有威胁了。

    所以,除了拖着诸葛瑾瑜的残躯躲闪七星剑外,胡德磐也狠下心喷出一口精血到怪树上,加强怪树的攻击。

    在这期间,让胡德磐又付出了剩下的另一条胳膊作为代价。

    当然,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对秘法快要结束的秦起来说,怪树枝杈愈加狂暴的攻击让本就难以躲避的他伤势更加严重。

    对秦起跟胡德磐来说,现在就看是七星剑先灭了胡德磐的元神,还是怪树枝杈先戳死秦起了。

    最终,在七星剑即将刺破胡德磐脑袋的时候,秦起的秘法时间结束了。

    失去秘法力量支撑的七星剑,直接掉在了地上。

    秦起,也被怪树枝杈包围了。

    诡异的是,怪树枝杈并没有像吸收诸葛即墨血肉那样吸收秦起的血肉,只是刺透了秦起的四肢,把秦起摆成了一个大字。

    胡德磐没有理会掉在地上的七星剑,拖着仅剩的一条腿,蹦到了被怪树枝杈叉着的秦起面前。

    浑身是血的胡德磐,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语气却是十分阴冷:“现在,你想怎么死?”

    心中满是不甘的秦起,忍着双臂骨头传来的剧痛,强硬答道:“有本事你把我吸成人干,就怕你把自己撑爆!”

    秦起这会儿心中满是不甘,也在为一开始没有果断施展秘法击杀诸葛即墨感到懊恼。

    如果一开始就施展秘法杀了诸葛即墨,那么就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秦起很清楚,胡德磐如果不是吸收了诸葛即墨一身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抵挡的住施展了秘法的自己。

    因为自己一时的犹豫,现在要把命丢在这里。秦起感到很悲哀,悲哀的是自己重生回到了六百年前的地球,除了阻止了秦素被乌啼那几个畜生玷污,其他什么都没能改变。

    秦起能够预料到,没有自己的存在,秦青山他们的结局会跟他前世没有任何区别。

    只是成王败寇,现在已经沦为胡德磐阶下囚的秦起,也没想着胡德磐会放过他。就跟胡德磐落在他手上一样,他也不会放过胡德磐。

    谁也不会放过一个以后会对自己产生巨大威胁的人,除非这个人是脑残。

    胡德磐听到秦起那么说后,摇了摇头,满脸的血污配合上他那阴冷的语气,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我当然不敢吸了你,但是我可以夺舍你呀!这么强大的肉身,还有那么多秘密,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不然过个几十年,我还得重新寻找新的夺舍对象!”

    说完这句话,一个血红色的小人就出现在草庐院子里,诸葛瑾瑜的肉身,在血红色小人出现的瞬间也倒在了草庐院子地面上。

    血色小人出现后,发出一声怪笑:“桀桀,道友,就让你的一切,成为我的嫁衣吧!”

    然后,血色小人便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冲向了秦起。

    被怪树枝杈叉着的秦起,在血色小人,在胡德磐说出那段话的时候,就开始疯狂的沟通沉睡在自己识海里面的元神。

    胡德磐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要舍弃诸葛瑾瑜那具已经废弃的肉身,转而夺舍秦起。

    秦起很清楚被夺舍的代价,如果只是被杀死,那么他还有转世轮回的机会。可要是被夺舍,那就是魂飞魄散,完全消散在天地间,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意识到不妙的秦起,连忙稳住心神,尝试唤醒识海内沉睡的元神,来抵抗胡德磐的夺舍。

    可惜的是,被怪树枝杈叉着的秦起,却发现自己跟识海的联系被切断了。

    “我说怎么有些奇怪呢,原来是元神重伤陷入沉睡了啊。”秦起识海内,一道血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秦起的元神旁,自言自语道。

    这道血红色的身影,自然就是胡德磐的元神。

    看过秦起的元神后,胡德磐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跟着秦起重生回到地球的项链以及在草庐内得到的那张白纸给吸引了。

    不过在绕着项链跟那张白纸飞了一圈后,胡德磐元神也没看出来这两样东西是什么。

    胡德磐元神很快便放弃了研究那串项链以及那张白纸,再次看向秦起的元神,目露凶光。

    用诸葛即墨的话来说,秦起真的是给了胡德磐很大的惊喜。不说秦起的肉身比正常修士的肉身强度高,光秦起识海里那串项链跟那张白纸就让胡德磐觉得损耗一些元气夺舍秦起是值得的。

    能让他认不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好东西。胡德磐觉得,等自己夺舍秦起成功后,哪怕修为下降到炼气期,也是划算的。

    想到这里,目露凶光的胡德磐元神,就准备开始夺舍秦起。

    草庐院子里,被怪树树杈叉着的秦起,在发现自己跟识海的联系被切断后,便疯狂尝试联系落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七星剑。

    秦起知道,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这把被封印的七星剑了。

    让秦起感到绝望的是,在没有灵力的情况下,哪怕是他的意识联系上了七星剑,也催动不了。

    秦起这会儿也知道了为什么诸葛即墨被怪树枝杈穿透后为什么会没有反抗能力,原来怪树枝杈在穿透肉身后,枝杈上就会冒出一个个细小的触手吸收被束缚之人身上的灵力!

    “啊!”内心渐生绝望的秦起,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

    秦起只感觉自己的头快要炸开,原来,秦起识海内的胡德磐元神,已经开始吞噬秦起那陷入沉睡的元神了。

    随着胡德磐开始吞噬秦起的元神,秦起的识海也开始发生变化。

    只见位于下方的识海仿佛十几级的海啸一样,不断的掀起惊涛骇浪。

    只顾着吞噬秦起元神的胡德磐元神根本就没管秦起识海的变化,哪怕是秦起识海破碎,只要吞噬完成,胡德磐也有信心修复秦起识海的伤势。

    只是,胡德磐并没有注意到,伴随着秦起识海发生的巨变,悬浮在项链旁边的白纸上面,渐渐出现了一些图案。

    当胡德磐元神已经将秦起那沉睡的元神吞噬的只剩最后一点的时候,外界的秦起已经陷入了浑浑噩噩的境地。

    不说联系躺在草庐院子里一动不动的七星剑,连最基本的意识都没有了。

    在胡德磐元神准备将秦起那最后一点元神吞噬的时候,渐渐出现模糊图案的白纸,陡然发出一阵刺眼的光芒。

    胡德磐元神的动作也随着白芒的出现停止了,出现模糊图案的白纸,一下子飞到了胡德磐元神上方。

    飞到胡德磐元神上方后,已经不能叫白纸的字画,陡然出现了一股吸力。胡德磐元神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字画吸了进去。

    将胡德磐的元神吸了进去后,白纸上面的字画清晰了一些,不过随即又消失了。

    而秦起的识海,在胡德磐的元神消失之后,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外界,草庐院子里,在胡德磐元神消失的一瞬间,怪树就开始枯萎。

    被怪树树杈叉住的秦起,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草庐院子里,就陷入了一副诡异的景象,一颗枯萎的枯树,一个失去双臂跟一条腿的尸体,一个双臂只剩下深深白骨没有丝毫意识的人,一把落在地上时而出现一丝亮光的宝剑。

    ps:感谢发发汗就休息大佬打赏的100纵横币以及2张月票,感谢大佬。emmm,说好的三更又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