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明天六月三十号了
    走到山洞洞口的龙胜天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秦起:“你帮我报仇?”

    秦起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错!我从你的话里,听出了你的不甘。你想报仇,但是你身上所承担的责任,让你不能报仇。我不一样,我没有任何限制。”

    龙胜天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吧,你的心意我领了。你还是先把你自己的事情处理好吧,我提醒你一下,李家跟柳家可不是你能够随便就能招惹的。我救过你一次,不会救你第二次。你想对付他们,最好想清楚了再出手。还有,不要对普通人出手!”

    见龙胜天拒绝了自己的要求,反而提到了李家跟柳家,秦起的表情顿时沉重下来。

    龙胜天自然是看到了秦起的表情,笑着说道:“我不是不让你找他们报仇,而是让你有把握了再出手。不要觉得一个少将身份李家跟柳家就不敢动你,他们两个家族,比你想的强大。”

    说完这些,龙胜天没有再多说,很干脆的转身往外面走去。

    秦起也没再说话,跟在龙胜天往外走去。

    两个小时后,秦起跟在龙胜天后面走到了神农架最外围的旅游区。

    “走吧,去打辆车,我们去最近的机场!”龙胜天朝跟在他身后的秦起吩咐道。

    秦起依言在旅游区里面找了一辆在这里等着载客的出租车,跟龙胜天两个人往机场赶去。

    到了机场以后,龙胜天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机场负责人就跑了过来,将他们两个人直接送上了飞往天海的飞机。

    ……

    “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你好好想想我跟你说的话,别冲动。”天海机场,将秦起送到机场外面后,龙胜天说道。

    秦起闻言点了点头:“谢谢你,我知道了。”

    龙胜天点了点头后转身往机场里面走去,秦起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了诸葛琅琊给他准备的那部手机,拨通了尚侯的电话。

    没过多久,一辆挂着天海军区牌照的军用悍马停在了秦起面前。

    车窗摇下来后,秦起就看到了尚侯那个标志性的光头。

    “秦少,上车。”坐在驾驶位上的尚侯朝站在外面的秦起喊道。

    秦起上车关好门后,尚侯就问道:“秦少,我们现在去哪里?”

    秦起想了想,说道:“去我家吧。”

    尚侯点了点头,就发动车子往秦起家开去。

    “尚侯,我父母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坐在悍马车后座的秦起朝正在开车的尚侯说道。

    尚侯不假思索的答道:“暂时没有,我们三天前大闹李家后,李家的守卫就变得森严起来。关于您父母的消息,也只有之前的。”

    秦起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接着朝尚侯问道:“你退伍手续那些办好了吗?”

    “办好了,首长没有阻拦,不然我手续根本办不下来。”正在开车的尚侯答道。

    “那我现在想去江边监狱,该怎么办?”

    当听到尚侯这边已经查探不到关于秦青山他们的消息时,秦起就想着先去提升实力,以应付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这次去神农架,秦起除了知道自己修炼的无名功法叫做《混沌仙经》,知道自己以后的修炼方向,最大的收获就是三滴万年石乳。

    只不过万年石乳他已经用了一滴,剩下的两滴现在用就是浪费。

    想要提升实力的话,除了去江边监狱外,就只有那座被天地大阵守护的小村子。

    只是,小村子除了诸葛家族的人,其他没人知道在哪里。

    秦起连诸葛家族在哪里都不知道,更别说那个村子了。而江边监狱,是最方便的。

    不仅仅是因为离的近,还有一个原因是吸收江边监狱里面那条残缺灵脉的灵气,是在帮诸葛家族解决问题。

    去那个被天地大阵守护的村子,不光要先去诸葛家族,还要诸葛家族的人带他去。这样就欠下人情了,而秦起,并不想欠别人人情。

    开着车的尚侯听到秦起的问题后,眉头皱了起来:“想去江边监狱?那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找诸葛家主,一条是找首长。”

    尚侯并没有将对诸葛琅琊跟杨天树的称呼改掉,他在秦起手下做事,不代表他就要跟之前的那些人完全断了关系。

    不管怎么说,他是诸葛家族养大的,杨天树是他的伯乐,这是他没有办法甩掉的关系。

    秦起听到后,想了想说道:“那先去天海军区吧。”

    尚侯听到后咧了咧嘴,认了一下方向,径直往天海军区驶去。

    没过多久,杨天树办公的那栋灰色小楼前,一辆军用悍马停在了门口。

    秦起下车后直奔杨天树的办公室,在杨天树的秘书汇报后走进了杨天树的办公室。

    “你回来了?”看到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秦起,杨天树笑着问道。

    杨天树这会儿很开心,因为秦起给他的那本说能推广到全军的练体术真的有用。起码目前测试的那一千名士兵的**强度,都比之前提升了一点。

    这样的话,哪怕练体术是秦起提供的,作为发现的人,他也能给从中获得很大的好处。

    再加上秦起去燕京的这几天,并没有惹出什么麻烦,更让他感到开心。毕竟秦起现在已经算是他的人,要是在燕京惹了麻烦,还是要他出面解决。

    秦起淡定的点了点头:“我要去江边监狱。”

    杨天树惊讶的看了秦起一眼:“你去江边监狱干什么?”

    “修炼!”秦起答道。

    杨天树却是有些不乐意的说道:“你还没给黑虎大队训练呢,去江边监狱修炼什么?你好歹给黑虎大队修炼两天,再离开吧。”

    “杨老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黑虎大队的修炼功法我已经给了他们,只要他们好好修炼,不会有什么问题。要是有什么不懂的,让他们写下来,等我回来再教他们!”秦起直接拒绝了杨天树的提议。

    杨天树听到秦起的话后,叹了口气:“你一定要阻止吗?”

    对秦起想要阻止秦素跟柳连城的婚礼,杨天树是不看好的。

    就算秦起是修炼中人,跟李家还有柳家正面碰撞也讨不了好。

    而且秦起的军衔下来以后,秦起就是他下面的人。到时候不管他帮不帮秦起,他跟李家还有柳家的关系肯定也会发生变化。

    哪怕他并不怕李家跟柳家,可是他也不想跟李家还有柳家成为敌人。

    秦起的脸色直接沉了下来:“杨老头,这件事是没得商量的。我是不可能让我姐嫁给柳连城的,哪怕是我死,也不可能!你不想得罪人,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要试图来改变我的想法,不然咱们的关系也可以结束了。”

    对杨天树的想法,秦起猜的**不离十。

    在亲人这件事上,秦起是不可能放弃的。哪怕全世界都不支持他,他也不可能放弃。

    秦起也相信,到了秦素跟柳连城结婚那天,两家肯定会做好各种准备来防止他闹事。但是秦起还是要去,哪怕是死在那里,也要阻止。

    杨天树听到秦起话后,脸上露出苦笑:“算了,我让尚侯安排你去江边监狱。你的少将军衔,上头已经答应了。应该很快就能送下来,到时候你要是在江边监狱,我就让人送给尚侯。”

    秦起闻言点了点头,径直往外走去。

    看着秦起走出办公室的背影,杨天树的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情。他得好好考虑一下,等到秦起大闹秦素跟柳连城婚礼的时候,他该站在哪一边。

    从跟秦起接触了几次来看,杨天树基本上已经知道了秦起的性格。

    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客气。谁对他不好,那就是他的仇人。

    杨天树相信,真的到了那天。他要是不给秦起撑腰的话,那么他跟秦起之间的关系就仅仅只剩下交易关系了,一点私人关系都不会存在。

    只是,给秦起撑腰就意味着他同时得罪了李家跟柳家。

    得罪李家跟柳家杨天树并不怕,他怕的是没有意义。

    ……

    “秦少,咱们去江边监狱做什么?”悍马车上,尚侯朝秦起问道。

    正在思考该如何破坏秦素跟柳连城婚礼的秦起,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说道:“去修炼。”

    尚侯闻言继续问道:“江边监狱又没有灵气,您去那边怎么修炼啊?”

    曾经作为诸葛世家世俗界代言人的尚侯,可是很清楚修炼者们修炼所需要的条件。

    诸葛家族就是纯正的修真者,是需要灵气才能修炼的。武功倒是不需要灵气,只需要自身修炼就好。

    尚侯也清楚秦起是修真者,可是他在江边监狱呆了那么多年,也知道江边监狱是没有灵气的。

    秦起听到尚侯的问题后,立刻就知道了尚侯并不知道江边监狱有一条残缺。看样子江边监狱那条残缺灵脉,除了诸葛家族的嫡系人员,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只是,这样的话,秦起想要用那条残缺灵脉,还非得找下诸葛琅琊。

    想到这里,秦起也不犹豫,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手机后直接拨通了诸葛琅琊的电话。

    “诸葛族长,我想借江边监狱的灵脉一用。”电话接通后,秦起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电话那头的诸葛琅琊听到秦起的话后,愣了一下,然后答道:“没问题,没问题,我派人带你过去。”

    上次秦起就从尚侯口中知道,江边监狱实际上是诸葛家族在帮国家管理。里面的管事基本上都是诸葛家族的人,然后平常做事的才是国家的人。

    两个人到江边监狱的时候,江边监狱门口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了。

    秦起下车后,诸葛琅琊派过来的那个人也没有废话,直接带着秦起往当初那个房间走去。

    到了房间后,秦起朝跟在身上的尚侯说道:“你跟我进来,帮我看着时间。要是到六月三十号还没有出来,就喊醒我。”

    秦起怕他处于修炼之中忘记时间,错过秦素嫁给柳连城那一天,才让尚侯跟在后面进来。

    毕竟修炼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而且是毫无意识的。如果因为修炼错过了那一天,秦起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

    尚侯听到秦起的吩咐后点了点头:“是。”

    说完后,秦起就走进房间,打开了残缺灵脉的封印。

    再次进入灵脉空间,秦起已经感受不到太大的压力了。

    毕竟跟第一次一点实力没有进来不一样,这次进来的他,肉身境界达到了摧皮中期,法术境界达到了筑基后期。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秦起无奈的摇了摇头。

    要是龙胜天早点出现,他在神农架那个山洞里面就不需要施展秘法来跟酒肉和尚交手。

    现在他要是想在六月三十号以最好的状态去破坏秦素跟柳连城的婚礼,肉身境界必须得突破到锻骨期,不然施展秘法所遗留的后遗症根本没办法解决。

    到时候到了那里,一身实力不能尽数发挥,对他的影响可就大了。

    心里虽然有这个担忧,但是秦起并没有当做一回事,而是慢慢的往残缺灵脉空间深处走去。

    因为他上一次的吸收,残缺灵脉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狂暴了。

    现在秦起想要尽快的提升境界,只能到最深处去吸收残缺灵脉的灵气。秦起实际上还担忧一点,那就是残缺灵脉剩下的灵气够不够他修炼。

    在走到残缺灵脉的深处后,感觉了一下残缺灵脉的灵气浓度,秦起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

    然后脸上露出一副狠色,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那个装有万年石乳的玉盒,再次服下了一滴万年石乳。

    将万年石乳吞下去后,秦起立刻盘膝坐下,开始吸收起残缺灵脉的灵气。

    随着秦起的吸收,一直围绕着秦起旋转的灵气漩涡,也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二十几天后,尚侯出现在紧闭着双眼还在修炼的秦起身前,喊道:“秦少,明天六月三十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