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婚礼进行时
    “李老,柳老,恭喜恭喜。”

    今天是六月三十日,是六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柳连城跟秦素大婚的日子。

    一大早,秦素就被柳家的车队接去了柳家。

    现在,已经是中午。

    黄浦江酒店是举办婚宴的地方,从上午九点开始,就不断有想要讨好柳家跟柳家的人来酒店送贺礼。

    以柳家跟李家的地位,想要跟他们搭上关系的人在整个华夏国可以说是不计其数。

    平常想跟柳家还有李家搭上关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次柳连城跟秦素的婚礼,让很多人看到了机会。

    除了被李家还有柳家邀请的客人,还有很多人来送贺礼只是为了在李一夫跟柳家家主柳朝天面前露个脸。

    作为今天的主家,柳朝天是迎宾的主角。

    因为今天是他的儿子柳连城结婚,作为父亲的他自然要在外面迎客。哪怕很多人是平常的他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今天也得满面笑容的朝别人道谢。

    这也是会有很多人没有被邀请,也知道没有机会留在这里吃饭还是要花尽心思进来送贺礼的原因。

    要知道,为了今天的婚礼,柳家找到了天海市相关部门将方圆五里的街道都戒严了。

    不论是柳家跟李家的人,还是他们受到他们邀请前来的宾客,都非富即贵。

    他们的安全问题,是极为重要的。

    李家跟柳家荣耀了这么久,除了朋友以外,敌人也不少。

    要是有人在今天这个日子捣乱,伤到了里面的宾客。他们两家虽然会丢人,但是天海市相关部门也讨不了好。

    毕竟,能够被李家跟柳家邀请过来的人,基本上都是跟他们相同级别家族的人。最次的,也只是比他们两家差一个等级。

    再加上,前段时间有人打上李家这件事在整个天海闹的沸沸扬扬的,这次柳家才会劳民伤财,不仅找了相关部门,还找了一些安保公司的人来负责控场。

    “老李,你说今天,你那个外孙子会来吗?”应付完一波宾客后,站在李一夫旁边的柳朝天小声问道。

    很多人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李家闹事,以李家的地位,却是调查的清清楚楚。哪怕李家尽全力封锁消息,可是该知道人还是都知道了,那天打上李家的是李一夫的外孙子。

    听到从柳朝天口中说出的话,李一夫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李一夫毕竟是李一夫,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后,立刻恢复了正常:“老柳你放心吧,他今天敢来,就绝对走不了。小素跟连城的婚礼,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这段时间,每当想到秦起带着尚侯毫无顾忌直接打上李家的门,李一夫就觉得愤怒异常。

    可是,想到那天出现的龙胜天,李一夫就感到一阵无力。

    那天龙胜天出现后,将黄河挡住了。李一夫本想不计一切代价留下秦起他们,只是龙胜天扔出来的证件,让李一夫不敢再动手。

    李一夫相信,要是他真的敢不计代价对龙胜天出手,那么李家肯定完了。

    李一夫可是很清楚那个部门到底有多大的权限,跟那个部门的人作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要是李家还处于鼎盛期,那么他还是很顾忌。可是李家现在日薄西山,敢跟那个部门对着干的下场除了消失没有第二个选择。

    让李一夫欣喜的是,那天龙胜天说了,他只保秦起一次。以后秦起再跟李家发生冲突,跟他无关。

    甚至今天,李一夫有点希望秦起过来。他已经把黄和安排在黄浦江酒店大堂里面,跟黄和交代了,只要秦起敢露面,格杀勿论。

    一条阴冷的毒蛇跟一个冲动的莽夫比起来,阴冷的毒蛇是让人头疼的。从那天打上李家,李一夫觉得秦起是个莽夫,不会是一条毒蛇。

    柳朝天听到李一夫的回答,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今天这场婚礼,是在他授意下进行的。

    以柳如云的地位,还没资格决定柳连城的婚事。

    李家日薄西山,柳朝天很清楚。李家为什么答应跟柳家联姻,柳朝天也很清楚。

    柳朝天让柳连城娶了秦起,一个原因是替柳连城出气,另一个原因便是为了名正言顺的谋夺李家了。

    李家是曾经的豪门,现在虽然衰败了,但仍然是豪门。

    豪门之所以称之为豪门,便是因为他们的底蕴深厚。这也是很多人明明很有钱,却还是不被人在乎一样。因为他们只是有钱,是暴发户。

    李家的一些人脉,让柳朝天垂涎三尺。

    柳连城娶了秦素,哪怕秦素只是李一夫的外孙女,可李家想要获得柳家的支持,就不得不把柳连城的地位拔高到比女婿还要高的地位。

    到时候,李家的很多事情,柳连城都能够参与进去。说不定,柳家能够让李家成为他们的附庸,那才是最让柳朝天期待的结果。

    随着离午间开席时间的接近,来黄浦江酒店的人也越来越少。

    “老爷,人差不多来齐了。”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走到柳朝天的身后小声说道。

    柳朝天听到后朝身旁的李一夫说道:“老李,人差不多了,咱们进去开席吧。”

    “行,咱们进去吧。”

    李一夫当然不会反对,在他心里,早点结束婚礼,他才能早点安心。

    只要仪式结束,秦素就是柳家的人了。到时候一切有关秦素的麻烦,都会找上柳家。

    而且,他答应柳家的,也做到了。柳家答应他的一些支持,也该到位了。

    柳朝天跟李一夫两人联玦走进了黄浦江酒店的宴会厅,宴会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每当柳朝天跟李一夫两个人经过一桌旁边的时候,每一桌的人都会不断的给他们道喜。

    当他们两个人走到主桌上时,不知道收到了多少祝福。

    今天来的人,都是为了他们两个而来。柳连城跟秦素,一个是柳家毫无作为的废物,一个是李家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外孙女,在这些在场的人眼里,要不是因为柳朝天跟李一夫,他们根本不可能来这里浪费时间。

    柳朝天跟李一夫走到主桌坐下后,柳朝天朝刚刚出去提醒他的那个中年人使了个眼神,然后,那个中年人又朝舞台上的司仪摆了个手势。

    刘一山今年三十岁,在天海市婚庆行业从业十年。凭着帅气的外表,以及能说会道的嘴巴,刘一山成为了天海市有名的金牌司仪。

    看着舞台下面一些在电视上看到过的脸庞,刘一山握着话筒的手有些紧张起来。

    刘一山并不知道今天举办婚礼的到底是什么人,只是在婚礼开始前,老板跟他说的话就让他冒了一身冷汗。

    老板跟他是这么说的,要是今天的婚礼主持的不好,那么不仅仅是他刘一山在婚庆行业混不下去,老板的公司都要关门。

    当时他的老板这么说,刘一山是很惊讶的。

    因为在他心里,他的老板在天海市多少也算个人物。起码之前他们主持了那么多场婚礼,从来没有哪家敢拖着他们的钱不给。

    甚至有几次他们跟主家闹出矛盾,他们老板出面后,那几个主家连屁都不敢放一声就给他们赔礼道歉。

    想到这里,刘一山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在例行公事将开场白说完后,刘一山已经不紧张了。

    不紧张的刘一山,控场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就进行到了婚礼最主要的环节。

    “下面,有请新郎柳连城先生,新娘秦**士登场!”

    在一片掌声过后,柳连城跟秦素两个人走上了舞台。

    当看到新郎新娘后,刘一山不禁在心里腹诽道:真的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柳连城的个子并不高,一米七五左右,加上年纪因素,已经有些驼背,看上去个子就有些矮了。

    秦素虽然今年才十八岁,但是秦青山跟李锦的优良基因完全让她继承了去。

    本身她的身高已经达到了一米七五,再加上高跟鞋,看上去差不多有一米八的身高。

    这么一比,柳连城站在秦素旁边,瞬间就矮了很多,让人看不到一点般配的感觉。

    再加上柳连城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皱纹,而秦素正处于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时候,看在别人眼里,要怎么不般配,就有多么不般配。

    不过,刘一山也知道这个跟他无关,这种场景他见识的多了,最多也就是心里骂一下,根本不会影响他的主持。

    “请问柳连城先生,您是否愿意娶秦**士为妻?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手拿话筒的刘一山朝柳连城问完后将话筒放到了柳连城的嘴边。

    柳连城淡淡的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秦素,答道:“我愿意。”

    刘一山再次朝秦素问道:“请问秦**士,您是否愿意嫁给柳连城先生?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