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要是我能治好呢
    只见房间的门口,正站着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装,有着一头飘逸长发的男孩。

    从秦起被送到燕京机场以后,每一个看到秦起的人,下意识的都会对秦起那一头飘逸长发感兴趣。

    房间里面的这些将军们,看到站在门口的秦起后,同样被秦起那一头飘逸长发所吸引了。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

    这是天海军区的一个秘密基地,不达到一定的级别,是不可能进入这里的。而且,这里是秘密军事基地,是不允许带不相干的人进来的。

    他们这次开会讨论如何处置秦起,为了防止被人打扰,才将会议地点选在了这里。

    现在,却有一个他们谁也不认识,连军装都没穿的男孩子出现在这个门口,这让他们心里都充满了不可思议。

    然后,坐的离门口最近的一个少将,站起身朝秦起问道:“小伙子,你是什么人?谁带你进来的?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位少将已经决定,无论是谁把这个男孩带过来的,都必须受到严惩。

    泄漏秘密军事基地地址,带不相干的人进来,这是必上军事法庭的 。

    只是,让他以及整个会议室内除了杨天树外所有人惊讶的是,站在门口的秦起,面对这么多将军,竟然笑着说道:“我啊,就是你们现在开会讨论的主角,秦起。”

    这下子,整个会议室里面的人都往坐在会议桌最上首的杨天树看去。

    杨天树看了一眼秦起,沉声说道:“秦起少将,那边有你的位子,关上门进来坐吧。”

    秦起点了点头走了进来,将门关上后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秦起刚坐下来,单龙英就站起身怒斥道:“秦起,我们正在讨论怎么处置你,你不适合在这里,给我出去!”

    在知道这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年轻人就是秦起后,单龙英便准备对秦起开始发动攻势了。

    秦起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满不在乎的瞥了一眼单龙英:“你是谁?没听到杨司令让我坐在这里么?这里是杨司令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难道你比杨司令的级别还高?”

    单龙英听到秦起的话后,顿时火冒三丈。

    秦起那不屑的一瞥让他的感觉受到了侮辱,论级别,他是军区副司令,是上将,是秦起的领导,论年龄,他做秦起的爷爷都没问题。

    可是秦起竟然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毫无尊卑的反驳了他。

    火冒三丈的单龙英,直接吼道:“给我喊人,将这个犯人给我带走!”

    “单副司令,你过分了!”坐在会议桌最上首的杨天树,冷冷的看着单龙英,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谁知道这会儿的单龙英,竟然一点都不顾忌了,朝着杨天树反驳道:“杨司令,这个罪犯是你招到军区来的。黑虎大队的士兵也是你派到黄浦江酒店去的,现在,你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解释,不然,我肯定会到军委去告你!”

    这等于是直接撕破脸要搞杨天树了,围绕会议桌坐着的十几个天海军区高层们,一个个脸色都变了。

    单龙英这句话说出来,就是正式跟杨天树开战了。他们在座的这些人,是不可能置身事外的。

    除了有限的两三个人,其他人都必须站队。可是站队这种事情,并不是随便就能做决定的。

    选对的,这件事以后肯定能获得很丰厚的回报。选错的,那么不需要说也会被排除权利核心。

    杨天树听到单龙英的话,刚准备说话,秦起的声音就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单副司令是吧,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为罪犯了?麻烦你给我解释解释,我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变成罪犯了?要是你的解释不能说服我,我也得到军委去告你个打击下属,强行污蔑下属的罪责!”

    听到秦起的话,单龙英不怒反笑:“哈哈哈,你竟然还敢去告我?你在黄浦江酒店,杀了那么多人,还敢去告我?”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黄浦江酒店杀人了?没有证据你就别瞎说话!作为一个军区副司令,不分青红皂白的便打击下属,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收了柳李两家的好处!”秦起本来是不想跟单龙英这么哔哔的,只不过在世俗界,有些事情还是要按照世俗界的规矩来。

    单龙英这会儿也恢复了正常的情绪,轻笑道:“你在黄浦江酒店杀人,柳家跟李家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你还想抵赖?”

    秦起的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柳李两家说我杀人了我就杀人了?那我还说全天下的死人都是柳李两家的人杀的呢。倒是你,你一个军区副司令,什么时候跟柳李两家搞一起去了?”

    秦起这句话说完,房间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单龙英看去。

    不管怎么说,秦起是天海军区的人,柳李两家并不是。单龙英却一直站在柳李两家那边针对秦起,这让会议室里面这些不管是属于哪个派系的将军都有点不爽。

    毕竟军方能够一直这么坚挺,便是因为军方团结。不管平时有多大的矛盾,在面对非军方系统的人,都是齐心协力来抵抗的。

    所以,单龙英这次犯了忌讳,而且是大忌。

    单龙英见所有人的目光往他看来,心中一沉,但表面上还是很平淡的答道:“我只是以事实说话,你不分青红皂白,强闯柳家柳连城跟李家秦素的婚礼,想要抢走新娘秦素,这是不争的事实吧?柳家人想要阻拦,被你杀了五个,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吧?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站在正义的角度来的。”

    “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秦起突然大笑起来,然后眼神冰冷的看向单龙英:“你知道秦素是我什么人吗?知道秦素为什么答应跟柳连城结婚吗?还正义,如果你这都算正义,那这个世界上就满是黑暗了!”

    这个房间里面的人,有的人是知道黄浦江酒店事件的具体原因的,有的人是不知道的。

    原本一直是单龙英一个人说,那些不知道的便先入为主,觉得是秦起犯了错。但是现在从秦起的表现来看,这里面好像有什么故事。

    所以,一个不清楚内情的中将,开口道:“那秦少将,麻烦你跟我们说说,秦素跟你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跟柳连城结婚。”

    秦起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很平静的说道:“秦素是我姐姐,她答应嫁给柳连城,是因为李一夫用我以及我父母的安危威胁她嫁给柳连城。为了我们,她选择了答应。”

    “你一个少将,李一夫敢对你动手?”那个中将疑惑的问道。

    秦起笑了笑:“那个时候,我刚刚被柳家耍手段关进了江边监狱。而且,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他们想怎么搞我就怎么搞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应该都很清楚,柳李两家想对付一个普通老百姓,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吧。”

    “那你是怎么从江边监狱出来的,又是怎么成为少将的呢?”那个中将接着问道。

    “这个是机密,就不需要说了。”除了一开始警告单龙英的那一句话外,一直没有说话的杨天树开口了。

    没等那个中将接着问,秦起的表情就突然愤怒起来:“请问各位,如果现在有一个人,用你的安危以及你父母的性命来逼迫你的姐姐,嫁给一个完全年龄跟她父亲一样大的男人,你们会怎么做?并且,那个男人,曾经还想娶你的母亲!”

    “当然是干了!”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有着浓密胡须的中将吼道。

    “呵,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李一夫是你外公,怎么可能会这么做。”谁知道,单龙英又开口了。

    在单龙英说出这句话后,很多人看向秦起的眼神也变了。

    秦起发出了嘲讽的笑声:“李一夫?我外公?不好意思,我没有外公!在座的各位,可以查查十八年前的事情,我相信你们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

    “强词夺理!就算是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就算你没有杀柳家人,但是黑虎大队的士兵是被你打伤的吧?他们跟你有什么仇?他们是你的战友,是你的兄弟,你竟然把他们打成那个样子!”单龙英很理智的没有跟秦起纠结柳李两家的事情。

    单龙英很清楚,在座的这些人,清楚秦起跟柳李两家恩怨的已经清楚了,不清楚的想查也很轻松。

    一直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最后吃亏的肯定是他。那么,他就直接祭出杀招了。

    秦起伤了那十九名黑虎大队的士兵,这是无法反驳的事实。只要这件事落实了,那么秦起走上军事法庭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那个刚刚出言询问秦起的中将,继续问道:“秦少将,这件事你作何解释?你跟柳李两家的矛盾,这个我们可以放到一边去。但是,你重伤了十九名黑虎大队的精锐士兵这件事,必须要给我们一个解释!不可能,这十九名士兵也跟你有仇吧?”

    秦起看了一眼那位中将,然后看向了单龙英:“我是伤到了他们,那又怎么样?”

    “嚣张!简直是极度嚣张!各位,你们都看到了吧!他伤害了十九名战友,竟然还是这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们觉得,不处置他行吗?”单龙英愤怒的指向秦起。

    秦起的这句话说话,单龙英便心花怒放。秦起这简直是在自己找死啊,本来有几个中立派因为柳李两家的做派都要倒向秦起这边了,现在因为秦起这句话,别说那几个中立派,就算是杨天树那一派的人,也不可能会帮着秦起。

    那个朝秦起问话的中将以及出声挺了秦起一次的中将,这会儿看向秦起的眼神也变了。

    不过,让房间里面人没想到的是,秦起突然朝着单龙英爆了粗口:“我训练自己的队员关你屁事?他们实力不够我下手操练他们狠了一点怎么了?什么时候,教官训练士兵都要整个军区高层来开会讨论了?亏你还是军区副司令,整天琢磨这些打击下属的事情有意思吗?”

    这是秦起第二次说到单龙英打击下属,单龙英并没有因为秦起爆了粗口而愤怒,仿佛这会儿的他跟一开始见到秦起的他不是一个人一样。

    “呵,操练狠一点?现在那十九名士兵都躺在军区医院重症病房里呢。那按你的意思,你要是操练的再狠一些,他们都得死了?”单龙英反驳道。

    没等秦起说话,单龙英就接着说道:“如果都像你这么训练士兵的话,那咱们现在都是光杆司令了。你不要再反驳了,那十九名士兵里面,有五个已经残废了,还有十四个不知道有几个会有后遗症。根据军区医院的军医说,他们中间起码一半的人是必废无疑的!无论你怎么诡辩这都是事实,你都不可能逃脱制裁!”

    秦起不屑的说道:“谁说他们必废无疑了?那是他们医术不够治不了他们!”

    单龙英听到秦起的话后,更加不屑:“那些医生,都是最好的医生。你说他们医术不够,难道你能治好他们?他们最严重的人,腿骨都完全粉碎了,x光片都看不到完整的骨头,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治好他的腿?”

    “你说的没错,我能治好他们。只要不死,我都能治!”秦起淡淡的答道。

    单龙英听到秦起这句话,放肆的大声笑了出来:“不死你都能治?你怎么不说你能起死回生呢?秦起,放弃反抗吧,不然像你这个样子,上了军事法庭不会有好下场的!”

    那些坐在房间椅子上的将军们,一个个看向秦起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在他们心里,秦起刚刚说的话就是一派胡言。他们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修炼者存在,但是就算是修炼者,也不可能将一条粉碎的腿骨恢复。

    在他们看来,秦起就是为了给自己脱罪在胡言乱语。

    谁知道秦起突然朝正在放肆大笑的单龙英问道:“要是我能治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