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奇怪的功法
    杨天树的话音落下,并没有需要等。

    连单龙英那一系的人都已经旗帜鲜明的站在了杨天树这一方,其他人更加不可能犹豫了,一个个都开口附和了杨天树的提议。

    单龙英的表情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不过他也知道,现在的他是完败在杨天树手下了,根本就没有翻盘的希望,冷哼一声,直接走出了病房。

    见单龙英都走了,那些天海军区的实权将军们自然也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一个个跟杨天树还有秦起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其中,大部分人对秦起的态度都比对杨天树的态度还好。

    等那些天海军区的实权将军们都离开后,杨天树给秦起留下一句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后去找他后,也离开这间病房。

    杨天树的事情可是很多的,要不是因为出了黄浦江酒店这档子事情,他这会儿也不可能来这里。

    杨天树离开后,秦起看着病房里面站着的那些已经恢复如初的黑虎大队队员,淡淡的朝他们说道:“关于在黄浦江酒店打伤你们,我向你们表示歉意。现在,我已经将你们的伤治好了。你们放心,你们不会有后遗症,而且会比以前更加强大。”

    “教官,您给我们喝的什么东西啊?”这个时候,徐浩林突然打断了秦起的话。

    秦起凝神往徐浩林看去,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虽然刚刚那一瓷盆水有一大半被徐浩林喝了下去,但是以秦起的估计徐浩林最多也就是比其他士兵强壮一点而已。

    没想到,徐浩林这会儿的肉身竟然达到炼体初期。

    这让秦起很惊讶,毕竟徐浩林根本就没有任何功法。竟然仅仅凭着那四分之一的万年石乳,肉身就达到了炼体初期,别的不说,起码徐浩林在修体方面,天赋肯定是不错的。

    秦起也没有一直想这个问题,不管徐浩林天赋怎么样,他也没准备再从天海军区挖人。有他上次给杨天树留的那本功法,徐浩林能够修炼到什么程度,就完全靠他自身了。

    “喝的什么东西,你别管,好好带着他们修炼我给你们的功法吧,我先走了。”秦起敷衍的回答后,直接走出了病房。

    秦起走后,病房里面那些黑虎大队的士兵们,才松了一口气。

    让他们说不怕秦起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在黄浦江酒店被秦起打成那个样子。就算现在秦起治好了他们,他们心里仍然对秦起是有些恨意的。

    至于恨意跟惧意哪种多一点,就要问他们自己了。

    徐浩林则是不然,虽然他对秦起也有惧意,但是并没有惧意。

    秦起让他喝了那半瓷盆水,然后打晕他。他醒过来以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好像充满了力量。只是这里是医院,他没有办法测试自己现在的力量是不是跟感觉中一样。

    ……

    秦起走出病房后,在外面找了辆车将自己送到了杨天树所在的那栋灰色小楼楼下。

    到了楼上,秦起直接走进了杨天树的办公室。

    秦起已经来过杨天树的办公室几次,杨天树的秘书也知道秦起是杨天树的人,而且很受杨天树重视,自然不会拦着秦起。

    走进杨天树的办公室后,秦起没等杨天树说话,就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再给你点万年石乳,让你笼络人心?”

    “你怎么知道?”杨天树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杨天树确实是这么想的,刚刚在病房里发生的那一幕,跟他想象的没有任何区别。当然,除了那个单龙英那一系的中将当场就脱离单龙英那一系出乎了他的预料。

    既然已经抛出了钩子,也知道有鱼,不下饵鱼怎么可能会真的上钩。

    哪怕已经有白痴鱼上钩了,其他机灵的鱼还在看着呢。

    所以,杨天树找秦起的目的,便是为了让秦起再给一点万年石乳他。别人不知道,杨天树可是知道的,秦起手上还有万年石乳呢。

    虽然杨天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秦起既然能给他,那么手上肯定还有。

    秦起笑了笑:“杨老头,你不会是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聪明人吧?”

    “既然知道我找你来的目的,那就别磨叽了,给我一点。也不要多少,差不多足够五六个人用的量就行了。”杨天树自以为自己要的很少了,没想到一下子就被秦起拒绝了。

    “你当那是大白菜想要就要,还不要多少,就五六个人的量。你知道半滴万年石乳的价值吗?我以一滴万年石乳为佣金,能找到一个大乘期的修真者帮我办一件事。知道大乘期的修真者能干嘛吗?一个法术能灭了太阳国!”秦起翻了翻白眼,直接拒绝了杨天树。

    杨天树自然不会就这么罢休,不过从秦起的话里,他也知道了万年石乳的珍贵。

    虽然什么大乘期修真者他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是杨天树相信秦起不会骗他。

    “那你总要给我一点点吧?我话都说出去了,要是最后没东西出来,那我就要失人心了。”杨天树的表情有些难看。

    杨天树是没有想到万年石乳这么珍贵,现在他话都说出去了。要是没有东西安抚人心,那么到时候说不定那些人都会远离他。

    秦起这个时候,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现在知道难堪了吧,让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瞎说话。我手上还有半滴,但是,得等我帮我爸治好伤看看有没有多余的。要是有多余的,我会给你一点,没有多的,那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不是秦起不想给杨天树,以秦起的性格,万年石乳再珍贵,给一点点杨天树是没问题的。

    可是刚刚给黑虎大队的队员疗伤已经用了半滴万年石乳,再加上还给了杨天树一点,秦起手上剩下的已经不足半滴了。

    这半滴是秦起留下来给秦青山疗伤的,没把秦青山治好之前,秦起是不可能再分给任何人。

    听到秦起的话,杨天树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行吧,那你先去给你爸治疗吧。你应该能联系上诸葛家主吧,自己联系他。”

    杨天树的话音落下,并没有需要等。

    连单龙英那一系的人都已经旗帜鲜明的站在了杨天树这一方,其他人更加不可能犹豫了,一个个都开口附和了杨天树的提议。

    单龙英的表情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不过他也知道,现在的他是完败在杨天树手下了,根本就没有翻盘的希望,冷哼一声,直接走出了病房。

    见单龙英都走了,那些天海军区的实权将军们自然也不会一直呆在这里,一个个跟杨天树还有秦起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其中,大部分人对秦起的态度都比对杨天树的态度还好。

    等那些天海军区的实权将军们都离开后,杨天树给秦起留下一句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后去找他后,也离开这间病房。

    杨天树的事情可是很多的,要不是因为出了黄浦江酒店这档子事情,他这会儿也不可能来这里。

    杨天树离开后,秦起看着病房里面站着的那些已经恢复如初的黑虎大队队员,淡淡的朝他们说道:“关于在黄浦江酒店打伤你们,我向你们表示歉意。现在,我已经将你们的伤治好了。你们放心,你们不会有后遗症,而且会比以前更加强大。”

    “教官,您给我们喝的什么东西啊?”这个时候,徐浩林突然打断了秦起的话。

    秦起凝神往徐浩林看去,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虽然刚刚那一瓷盆水有一大半被徐浩林喝了下去,但是以秦起的估计徐浩林最多也就是比其他士兵强壮一点而已。

    没想到,徐浩林这会儿的肉身竟然达到炼体初期。

    这让秦起很惊讶,毕竟徐浩林根本就没有任何功法。竟然仅仅凭着那四分之一的万年石乳,肉身就达到了炼体初期,别的不说,起码徐浩林在修体方面,天赋肯定是不错的。

    秦起也没有一直想这个问题,不管徐浩林天赋怎么样,他也没准备再从天海军区挖人。有他上次给杨天树留的那本功法,徐浩林能够修炼到什么程度,就完全靠他自身了。

    “喝的什么东西,你别管,好好带着他们修炼我给你们的功法吧,我先走了。”秦起敷衍的回答后,直接走出了病房。

    秦起走后,病房里面那些黑虎大队的士兵们,才松了一口气。

    让他们说不怕秦起是不可能的,毕竟他们在黄浦江酒店被秦起打成那个样子。就算现在秦起治好了他们,他们心里仍然对秦起是有些恨意的。

    至于恨意跟惧意哪种多一点,就要问他们自己了。

    徐浩林则是不然,虽然他对秦起也有惧意,但是并没有惧意。

    秦起让他喝了那半瓷盆水,然后打晕他。他醒过来以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里好像充满了力量。只是这里是医院,他没有办法测试自己现在的力量是不是跟感觉中一样。

    ……

    秦起走出病房后,在外面找了辆车将自己送到了杨天树所在的那栋灰色小楼楼下。

    到了楼上,秦起直接走进了杨天树的办公室。

    秦起已经来过杨天树的办公室几次,杨天树的秘书也知道秦起是杨天树的人,而且很受杨天树重视,自然不会拦着秦起。

    走进杨天树的办公室后,秦起没等杨天树说话,就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再给你点万年石乳,让你笼络人心?”

    “你怎么知道?”杨天树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杨天树确实是这么想的,刚刚在病房里发生的那一幕,跟他想象的没有任何区别。当然,除了那个单龙英那一系的中将当场就脱离单龙英那一系出乎了他的预料。

    既然已经抛出了钩子,也知道有鱼,不下饵鱼怎么可能会真的上钩。

    哪怕已经有白痴鱼上钩了,其他机灵的鱼还在看着呢。

    所以,杨天树找秦起的目的,便是为了让秦起再给一点万年石乳他。别人不知道,杨天树可是知道的,秦起手上还有万年石乳呢。

    虽然杨天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秦起既然能给他,那么手上肯定还有。

    秦起笑了笑:“杨老头,你不会是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聪明人吧?”

    “既然知道我找你来的目的,那就别磨叽了,给我一点。也不要多少,差不多足够五六个人用的量就行了。”杨天树自以为自己要的很少了,没想到一下子就被秦起拒绝了。

    “你当那是大白菜想要就要,还不要多少,就五六个人的量。你知道半滴万年石乳的价值吗?我以一滴万年石乳为佣金,能找到一个大乘期的修真者帮我办一件事。知道大乘期的修真者能干嘛吗?一个法术能灭了太阳国!”秦起翻了翻白眼,直接拒绝了杨天树。

    杨天树自然不会就这么罢休,不过从秦起的话里,他也知道了万年石乳的珍贵。

    虽然什么大乘期修真者他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但是杨天树相信秦起不会骗他。

    “那你总要给我一点点吧?我话都说出去了,要是最后没东西出来,那我就要失人心了。”杨天树的表情有些难看。

    杨天树是没有想到万年石乳这么珍贵,现在他话都说出去了。要是没有东西安抚人心,那么到时候说不定那些人都会远离他。

    秦起这个时候,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现在知道难堪了吧,让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瞎说话。我手上还有半滴,但是,得等我帮我爸治好伤看看有没有多余的。要是有多余的,我会给你一点,没有多的,那你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不是秦起不想给杨天树,以秦起的性格,万年石乳再珍贵,给一点点杨天树是没问题的。

    可是刚刚给黑虎大队的队员疗伤已经用了半滴万年石乳,再加上还给了杨天树一点,秦起手上剩下的已经不足半滴了。

    秦起手上剩下的已经不足半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