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天尊下凡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秦起少将
    被秦起拒绝的赵文,瞬间就知道,事情要闹大了,也不敢拖延,连忙跑出去打电话。

    看着赵文跑出去的背影,秦起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小起,干嘛要把事情闹这么大啊?”坐在秦起身边的秦素,有些不高兴的埋怨道。

    没想到秦素会埋怨自己的秦起,愣了一下,然后答道:“姐,我心里有数,你就别管了。倒是说好请你吃饭,却遇上这种事情,待会儿处理完我再带你换一家。”

    “算了吧,咱们待会儿随便找个地方吃下填饱肚子就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对这方面又没有啥高要求,只要咱家家里人好好的就好。”秦素听到秦起的话后,有些无奈的说道。

    秦起闻言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很多事情,他不想让秦素参与进来。

    秦素现在的年纪,是一个女孩子最好的年华。按照正常情况,秦素现在应该是在跟要好的闺蜜在外面玩耍,而不是跟着他在这里闹事。

    秦起本身是不想把秦素牵扯进来的,可是赶得早不如碰的巧,偏偏是现在遇上了。

    秦起希望秦素能够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一样,过正常女孩子的生活。等他把柳李两家处理掉后,再决定要不要带秦素走上修炼一途。

    “先不说了吧,这位姐姐你准备怎么办?因为咱们,她已经丢了工作了。”秦素突然看了一眼坐在秦起左边的王丽,朝秦起问道。

    正在倾听秦素跟秦起聊天的王丽,没想到秦素会一下子将话题牵扯到她身上,顿时愣在了那里。

    秦起看了一眼愣在那里,脸上满是担忧之情的王丽,笑着说道:“姐,你放心吧。这位姐姐是因为我们丢了工作的,我肯定会安排好她的。”

    秦起足够自信,今天这件事绝对会以自己的胜利而告终。

    到时候直接让王丽继续在这里上班不会有任何问题,有自己做靠山,天海酒店的老板是绝对不敢对王丽怎么样的。

    就算是王丽到时候不愿意继续呆在这里,诸葛家族在世俗界也有好几家公司,随便安排下王丽的工作,再跟诸葛琅琊打声招呼,王丽也绝对会比在这里有前途。

    并不知道自己的人生仅仅是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彻底改变的王丽,这会儿已经回过神来,有些害怕的朝秦素跟秦起说道:“先生,小姐,你们喊我王丽就好。”

    见识到秦起如何殴打吴三福的王丽,可不敢让秦起叫她姐姐。王丽很清楚她的身份,跟还有秦起这种人,根本就天壤之别。

    别人客气,她不能当福气。做人贵在自知之明,王丽就很有这种觉悟。

    看到王丽的样子,秦起毫无反应,毕竟王丽对他来说只是个过客。待会儿解决完这里的事情,以后王丽跟他也不会产生任何交集。

    可秦素不一样,秦素在学校是很高冷,但那是她的保护 伞。本质上,秦素还是一个女孩子,对王丽这种人,是充满了好感的。

    见王丽有些怕自己两个人,秦素直接就舍弃了秦起,跟王丽聊起天来。

    五分钟后,秦素跟王丽两个人便熟悉起来,聊的极为欢快。秦起则是悠闲的靠着椅子背,等着赵文找人来或者是夏雀叫人来。

    秦起相信,不管怎么样,那个让夏雀过来的人待会儿是肯定要来的。

    在赵文打电话的时候,秦起是听到了赵文对对方的称呼的,郝局长。那么,刚刚那个兰陵路派出所所长夏雀肯定不是赵文找的人了。

    那么那个郝局长起码也是天海市天虹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级别的人物,不管是夏雀还是赵文,肯定是要找他来的。

    正如秦起所想,这会儿,天海市天虹区公安分局局长郝局长,正坐在他的专用公车上往天海酒店赶来。

    刚刚夏雀跑到一楼,找了一个包间便打电话给他,说在天海酒店闹事的不是一般人,要见他,甚至还要见市局局长。

    这让正在外面吃饭的郝局长顿时坐不住了,跟夏雀想的一样,敢直接要求见市局局长的人,那不是傻子就是背景超级深厚。

    一个傻子敢到天海酒店吃饭闹事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所以郝局长为了摸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大神,只能立刻赶来。

    不然要是真的是一个大神,那么他说不定就要被牵连了。

    坐在车里的郝局长,当然也接到了赵文的电话。他那么爽快的帮赵文,是因为赵家跟他有一些关系。

    天海赵家,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小家族,在整个天海也是排的上号的。赵文打电话给他,他自然不会拒绝帮一点小忙。现在的郝局长,甚至有的后悔帮这个忙了。

    而赵文这会儿,已经在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赵文武。

    赵文武在听完赵文的话后,只说了一句等他过来,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而天海酒店一楼,尚侯已经按照秦起的指示,将天海酒店一楼能砸的东西全部砸烂了。

    这点小事情,对尚侯来说很简单。拿起椅子砸桌子,砸散以后再用桌子椅子散开后的木棍砸那些陶瓷跟玻璃制品。

    天海酒店的高档也让尚侯砸起来简单了很多,因为天海酒店的桌椅都是红木桌椅。红木本身就厚重坚硬,砸起东西来自然是简单的很。

    已经砸完一楼的尚侯,这会儿已经拎着两条桌腿开始砸起二楼。

    天海酒店的那些保安,根本就不敢来阻止尚侯。应该是说,根本就没办法来阻止尚侯。除了那个给赵文报信的保安,其他保安都已经被尚侯给放倒了。

    至于青帮那些看场子的打手,早在吴三福被秦起打成猪头的时候,都一起跑着送吴三福去医院了。

    而夏雀跟他带过来的警察,就更加不会阻止了。因为,当他们看到尚侯一个人能够将一张红木桌子的桌面给抱起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人不是他们惹得起的。

    别说他们没带枪,就是带了枪,已经明白秦起肯定是大人物的夏雀也不会去自己找死阻碍秦起手下办事。手下都这么牛逼,那么作为领导的人肯定更牛逼,这就是夏雀心里的真实想法。

    不停的有人给赵文汇报酒店里面被尚侯砸成什么样的情况,赵文除了心里滴血外,也做不了什么。赵文很清楚,不管今天这件事怎么解决,他在家族里面,注定是要成为弃子了。

    站在赵文那个包间门外的吴引熊,在知道楼下的情形后,说要上厕所,然后人就没了。

    ……

    四十分钟后,秦起所在包间内,秦素跟王丽两个人正相谈甚欢的时候,包间的门口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穿的西装革履,一个穿着警服。

    看到两个人出现,秦素跟王丽两个人停止了交谈,悠闲的坐在那里的秦起,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穿的西装革履的,自然是赵文的父亲,也就是赵家当代家主的大儿子,赵文武。

    穿着警服的,自然就是匆匆赶来的,则是天海市天虹区公安分局的局长郝局长。

    两个人在看到包间里面坐着的秦起时,眼中都闪过一丝疑惑。

    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并没有关于秦起的信息。

    赵文武跟郝局长两个人,在天海也能算的上上层人士了。天海绝大部分的大家族公子哥,他们不说都认识,起码都知道。

    可是,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家的少爷是留着一头长发的。

    一直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秦起,一下子就察觉到了两个人的疑惑。

    正主已经来了,秦起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就率先开了口:“郝局长,你是来抓我的吗?”

    郝局长听到秦起的话,顿时愣住了。他根本不认识秦起,秦起却认识他,这让他感到很奇怪。

    不过,郝局长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说道:“小兄弟,你误会了。我只是过来看看这里是什么情况,赵家在天海一直遵纪守法,不知道跟小兄弟有什么误会,要让小兄弟砸了天海酒店。这位是赵家的赵文武先生,有什么误会你可以跟他说,他肯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郝局长不愧是当局长的人,两句话就把自己给摘了出去,让赵文武顶了上去。

    到了天海酒店之后,郝局长便已经找过夏雀了解情况。当知道秦起有一个手下,能一个人抱起那种一米多的红木圆桌桌面时,郝局长就知道秦起是他惹不起的人。

    已经当到天虹区公安局局长的郝局长,差不多也能勉强够格接触到一些隐秘的事情了。

    比如说这个世界上,武林中人确实是存在的,很多大家族都有这样的人。

    能够一个人抱起一米多宽的红木圆桌桌面,那已经不是简单的力气大,绝对是有武艺在身的人。有一个修炼武艺的人做手下,那么那个人肯定是什么大家族的公子哥。所以,哪怕是不知道秦起是什么人,郝局长也不想跟秦起有啥冲突。

    赵文武在听到秦起喊郝局长的时候,心中还一喜。郝局长先试探一下秦起的身份,那样他就能迅速做出反应,到底是跟秦起刚下去还是认怂了,没想到郝局长直接就把他给扔到了前面。

    既然已经被郝局长扔到了前面,赵文武也不墨迹,直接开口道:“小兄弟,不知道……”

    谁知道,赵文武话还没说完,就被秦起打断了:“郝局长,既然你不是来抓我的,那我正好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郝局长看了一眼脸上怒气隐现的赵文武,硬着头皮朝秦起问道:“小兄弟,不知道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郝局长刚刚还在得意自己把赵文武扔到前面去了,没想到秦起竟然不管不顾,就要找他。

    可是秦起找了他,他还不能拒绝,不然要是秦起记恨他,他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郝局长已经很肯定,秦起绝对是哪个大家族的人,不然不会有那么牛逼的手下,也不会知道他是谁。

    在郝局长的心里,秦起肯定是调查了他的资料,才会一眼认出他。

    秦起的脸上露出一丝让郝局长觉得不妙的笑容:“郝局长,我想问一下,在你的辖区,有人勾结黑社会人员,明目张胆的攻击一名现役将军,你该怎么办?”

    “当然是直接将他们都抓起来,送到监狱里面去啊!”郝局长很理所当然的答道。

    “行吧,那郝局长,麻烦你派人将天海酒店的负责人给抓起来吧。哦,对了,还有这个赵家的人。”秦起顺着郝局长的话直接说道,最后还指了一下赵文武。

    郝局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就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没等郝局长说话,赵文武就说话了。

    只见赵文武阴沉着脸,朝秦起说道:“这位先生,有的玩笑可不能瞎开。我赵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家族,但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诬陷的。你说我们赵家跟黑社会勾结攻击现役将军,麻烦你告诉我,现役将军在哪里?是你?还是她?还是那个我们酒店的工作人员?”

    站在赵文武身边的郝局长,这会儿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他突然想起来前两天不小心听到的一件事,顿时在心里祈祷别真的是让自己遇到了。

    赵文武的话刚刚说完,秦起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了,瞬间变成了愤怒:“你说对了,就是我!你们赵家跟青帮狼狈为奸,竟然妄图攻击一位现役少将。你们真的是好大的胆子,简直是无法无天!”

    “哈哈哈,真的是笑死我了。就你,还少将?郝局长,麻烦你了,帮忙把这个神经病带回去。还以为是什么人敢在我赵家的酒店闹事,没想到是个神经病。”赵文武先是嘲讽了下秦起,然后又转身笑着朝郝局长说道。

    谁知道,赵文武转过身后,就看到郝局长哭丧着脸,朝他说道:“赵先生,要是我得到的消息没有错误的话,站在这里的这位,确实是咱们国内最年轻的一位将军,秦起少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