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大唐技师 > 第988章 秘书阁学士
    此时马周的脑海之中,满是如果此时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李牧,他会以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角度回答。自己又该如何效仿,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来。

    马周深吸一口气,道:“命宗室和功臣镇守分封邦国,此法古已有之,陛下效法前朝,未尝不可。但臣请陛下三思,前朝之法,难道就没有弊端么?两汉之间,因藩王权力过大造成的动乱,不知凡几,难道还不够振聋发聩吗?”

    马周似乎是找到了节奏,声音也大了一些:“陛下想要封赐栽培的人,必是陛下信任与钟爱之人,想让他们的后代承袭职守而保大唐千秋万代。这样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施行起来,效果却不一定好。如果陛下想要赏赐这些人,可考虑如何使他们安存,使他们富贵,未必要以官职来代替。”

    李世民的脸色有些难看,但却没有打断马周。

    “官职,乃国家治国安邦的重器,不可轻易与之。贤明之君,当任用贤能,而非任人唯亲。即便是贤德如尧、舜这样的君父,也会生出丹朱、尚均这样的儿子。陛下封赏的臣子,他们的后代未必贤德。”

    李世民的脸色从难看变成了深思,静静地听着。

    “万一有还提时就承袭父职的,情况会更加糟糕。少了父亲的教导和约束,年少掌权,很容易骄奢淫逸。他们随心所欲,那么百姓就会遭受祸害而国家也会受到破坏。到时候再收回他们的官爵,却也是为时已晚,对百姓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与其让这样的人毒害幸存的百姓,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不如就不要做这样的事情。”

    “臣认为封赏有很多种形势,未必一定要赐予官职。才能才是授予官职的唯一标准,唯有这样,才可避免尸位素餐之徒窃取高位。臣知陛下,看重得乃是他们的忠心。但臣却以为,忠心不能保大唐万代,唯有贤才,才能创造大唐的盛世。若世世代代,都任用贤才,何愁大唐不能千秋万世。若世世代代只任用忠心而无才之人,坐享前人福荫,已经灭亡的汉、隋、便是前车之鉴。”

    马周一鼓作气说完,背后已经是冷汗淋漓。他从来没有在李世民面前说过如此多的话,今年敢说出来,一是李世民说了不会因言获罪,再就是他想着李牧舌战群儒,侃侃而谈的样子,把自己代入了进去。可是说完了之后,他想起来自己只是马周,不是李牧,李世民对李牧的仁慈,未必会加诸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儿,马周便觉得自己后脖颈凉飕飕的,说出这么多诛心的话,就算李世民把他杀了,他也没什么说的。

    李世民确实被说懵了,敢在他面前侃侃而谈之人,不出五个之数。李牧算一个,魏征算一个,再也就是眼前这个马周了。区别与魏征的‘豪横’,李牧的‘聪明’,马周说事情的时候,娓娓道来,不疾不徐,确实是最容易接受的。李世民咀嚼了马周的话,不得不承认,他说得非常有道理。

    道理不难,一点就透。李世民并非糊涂虫,他会想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想到了李佑。李佑想远赴海外,坐镇林邑、真腊,李世民答应了他,并据此联想到,之前与李牧谈过的一个事情。

    他与李牧谈的事情,是关于如何治理国家的。李世民一直有一个开疆拓土之心,恨不能把目之所及,所有土地都收入大唐的麾下。但李牧对此与他持相反的意见,李牧给出的理由是。如果疆域太大,该如何治理?

    眼下大唐的政令,除了关中地区之外,落实到地方的时候,都是大打折扣的。原因就是,在地方,世家大族的影响力,还是要远超朝廷。如果大唐无限扩张,即便灭了周边的国家又能如何?能灭,不能治,劳民伤财,却什么都得不到。这样的战争,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李牧的意见是,除非能解决有效治理的问题。否则他不建议无限对外扩张,有那精力和钱财,不如大力发展民生,让百姓过的好一点来得更划算。

    当时,李世民是没有想到如何反驳。但是回到长安之后,联想这些事情。李世民觉得,分封制,似乎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把自己的儿子和对自己忠心的臣子,分封到各地。到时候自己的政令执行起来,岂不是会顺畅许多?

    便如李牧在扬州,原来扬州执行新政,也是推三阻四,但是有李牧坐镇之后,扬州一跃成为除了长安和洛阳之外,贯彻新政最彻底的地方。

    一个人钻了牛角尖的时候,是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李世民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能行,所以才在朝议之上,让百官们商议。但是刚开个头,就被魏征给喷了回来。但魏征只是说不行,却没有说为什么。回到太极殿,马周的奏对,详细地解释了为什么这样不行,李世民这才恍然,自己想出来的这个事儿,有多么的荒唐。

    是啊,自己分封的臣子忠心,不代表他的后代忠心。自己分封的臣子有能力,不代表他的后代也有能力。也许在自己有生之年,这样做能得到一些效果。但是最终留给大唐的,却是无限的隐患。

    若这些人时代驻守在某个地方,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他们也许还会忠诚无比。但是如果自己死了,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一定会变成隋末大乱时候割据地方的军阀。

    到那个时候,这个国家,还属于李唐么?

    李世民长吁了一口气,道:“爱卿说得十分在理,是朕想岔了。此事就此作罢,便不再提了。”李世民生性豁达,说不提了,这件事便算是过去了。他看了看马周道:“爱卿之才,叫朕刮目相看。朕欲改秘书监为秘书阁,置九品学士若干,拾遗补缺,辅佐政务,不知爱卿可愿放下洛阳诸事过来任职啊?”

    马周愣住,李泰,长孙冲,也都愣住。

    他们愣住,不是因为秘书监改成了秘书阁,也不是李世民要找人帮忙辅佐政务,他们的惊讶来自于,这学士的品阶,只有九品!

    九品!大唐最低阶的官员,和小吏相比,无非是多了一个官身,多一点月俸罢了。芝麻绿豆的小官儿,甭说是在这掉个砖头都能砸到四品侍郎的长安城,便是在地方上,也没人拿他当回事啊。

    人家马周在洛阳做侯府长史,也是五品的官儿呢。怎么回了长安任职,却变成了九品,哪有这样的?

    就在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周已经明白了,面露欣喜之色,叩拜谢恩道:“陛下厚爱,臣虽死难报。臣愿做这九品学士,竭尽所能报效陛下。”

    “果然是聪明人!”李世民满意点点头,对李泰和长孙冲道:“你们两个,说话瞻前顾后,犹犹豫豫,朕给你们记上一过。秘书阁学士,没你们俩的份儿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还是有点蒙圈的二人,也不敢问,躬身行礼之后,便退下了。

    李世民抬了下手,高公公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马周面前。托盘上面是一只金鱼袋,一枚玉佩,还有一枚印鉴。

    高公公笑着为马周讲解道:“这是三品紫袍才有资格佩戴的金鱼袋,陛下恩典,特赐予马学士。凭此金鱼袋,马学士可享有出入宫禁之权。”

    马周谢恩记下,双手接过,佩在腰间。所谓鱼袋,其实是盛放鱼符的容器。鱼符用后世的话来说,可以算是一种身份证。是用木头或金属精制而成,其形为鱼,分左右两片,里面刻有官员的姓名、在何衙门任职、官居几品、俸禄几许,出行享受何种待遇等,出入各种机密场所的时候,都要检查。

    “这枚玉佩,代表秘书阁学士的身份,一定要收好,不可遗失。佩在人在,佩失人亡。若赶上急用,凭此佩可随时在任何一地的大唐银行领钱千贯,记在内务府的账上。当然,过后是要报备的。”

    马周谢恩将诶过,高公公又递给他印鉴。

    “你以后的职责,便是辅佐陛下,查阅各地奏折,在陛下所需之时,提供意见以备顾问。所有你看过的奏本,都要用此印鉴。所有奏章都是机密,不可泄露半句。所以,如果带有印鉴的奏折内容外泄,你便难逃其咎。其中利害,你可明白?”

    马周忙道:“明白。”

    李世民见马周老成持重,心中也高兴,道:“你在长安可有宅邸,你的亲眷,现居何处?”

    “回陛下,臣在长安没有宅邸,此前一直住在中郎将常何府中。后臣随侯爷前去洛阳,家眷也接到了洛阳。”

    “既在长安无宅邸,朕便赐你一座宅邸。”李世民看向高公公,高公公会意道:“老奴定在三日内办妥此事,还请马学士稍等几日。”

    “多谢公公。”

    马周心里明白,李世民是让他参与机要。如此重要的位置,必然不可能一点防备没有。自己的家眷,肯定是要留在长安做为人质的。而赐给自己的宅邸,想必也少不了东西厂的眼线。虽然心中有一丝不愿,但他也知道,不可能免去这一遭,想要一展胸中报复,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咬牙认了。

    忽然马周想起李牧要他烧掉信件的事情来,不由佩服李牧的先见之明。以自己往后的位置,与李牧怕是不可能再有密切联系了。若有,他和李牧都有麻烦。

    马周谢恩告退,高公公派小太监,送他去了下榻之所。复又回来,束手站在李世民身旁。

    “马周此人有大才啊。”李世民赞叹道:“此人朕不是没有接触过,但一年不见,处事风格条理老辣许多,看来在李牧手下,没少磨练啊。”

    高公公笑道:“陛下,老奴倒是听闻了一些事情。”

    “嗯?”李世民看向高公公,高公公解释道:“据番子们回报,这马周刚到洛阳的时候,整日怨天尤人。认为是侯爷为了报复他,才把他弄到洛阳去,很是幽怨了一阵。但后来侯爷灭蝗,修路,交给他的事情越来越多,不知怎么,他也不抱怨了,开始任劳任怨了起来。在侯爷离开洛阳时,二人有过一次深谈。番子回报的三言两语中,好似侯爷说过,若马周不愿在洛阳了,可放他回长安去。可是二人谈话如今也过去大半年了,马周并无一次提起过,直到陛下召见他。看来若非陛下召见,马周估计是想死心塌地干下去了。”

    “李牧这小子,整治人的本事,从来都是这么厉害。今天来的三个,都受过他的手段。看来朕往后得多派人到他身边才行啊……”李世民笑了两声,起身道:“朕也该休息了,今日便去阴妃那里吧,佑儿又来信了,朕看他说了些什么?”

    “诺、”高公公应了声,安排摆驾事宜去了。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秘书监改成秘书阁,马周被封为九品学士的事情,满朝文武都知道了。

    一片哗然。

    秘书监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在唐以前,秘书监有‘著作’和‘太史’两个局,负责著书载史,是一个很重要的机构。但是在唐立国的时候,这两个重要的职责,都被划分了出去。秘书监就仅仅剩下了校对这一个职责,可谓是闲职一个了。虽然是闲职,但秘书监的品阶却很高,乃是从三品。魏征没有当御史大夫之前,便是秘书监。

    但现在改秘书监为秘书阁,主事之人却变成了九品学士。这诡异的操作,透露出一个什么样的信号,让人不得其解。

    秘书监改成秘书阁之后,职责仍然只是校对么?若只是校对,他校对的东西是什么呢?又为何,历代都是品阶颇高的秘书监,一拉到底变成了几乎不入流的九品,陛下此举有何深意,是在防备什么呢?

    朝臣们议论纷纷,却都猜不出个所以然了。

    唯有少数几人,大概猜到了李世民的意思,长孙无忌自然是其中之一。

    他的脸色很难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