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去地府做大佬 > 正文 【1027】送回
    正文

    阴日之光下江水波光粼粼。站在甲板上的青丘狐王,可是一脸不悦,满脸阴沉;他转身之后拂袖而去,离开了甲板,大步进入了船舱。

    狐十斗也跟了上去。

    船队继续一路向西而行,两岸青山从船边飞掠而过。

    汉水的江水江风,推着船队的船只,在江山快速前行。

    船舱窗外,一片山清水秀,千里莺啼,烟波荡漾中如诗如画。

    坐到了窗边的青丘狐王,偏头看着窗外。却见到高山之上,云雾之中,山坡上也能多见水绕陂田,层层叠叠的梯田遍布山中。

    九幽国甚至把田垄,开垦到了山坡之上去。

    让多山少地,群峰之间‘九曲回肠’河道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的云梦洲,也能成为九幽国的粮食生产基地。

    他青丘狐王偶尔也能看到,岸边山脚下无边翠绿的草场上,还有篱笆围栏围起来的牧场,里面圈养着不少的食草兽魂。

    “大王,萧石竹还是不能小觑的。”站定在青丘狐王身边的狐十斗,继续说到:“臣听说,早年间为了征战四方筹集军费,萧石竹把朔月岛的鬼母宫都卖了。除了一些用顺手了的器物外,连宫殿带家具,都卖到了十洲六海的各地去。其实,大王你也曾经买过一个东西,不是吗?”。

    “什么?”青丘狐王买过的东西太多,一时间已经想不起来,他居然还买过鬼母国的东西。

    “就是那一对杯子啊。”狐十斗微微一笑,缓缓说道:“海棠花形口沿,斜腹喇叭口行高圈足,底部内凹那对杯子。杯心压印有一朵绽开的莲花,共计有一十四朵花瓣,花瓣均饱满绽放的杯子。这对被子外面是灰胎的,杯内满饰青釉,外部口沿饰绿釉,釉色滋润晶亮,有流釉现象。如此,其实萧石竹能南征北讨,阴曹地府买过这些东西的鬼都有功的。”。

    青丘狐王听完此话,沉思良久,依旧是想不起来,自己的宫中还有这样的器物。

    作为一方大鬼国的冥王,很多东西,买了也就买了。青丘狐王是不会去深究此物的来处和出处的。

    “而这些东西出售后的所得,萧石竹是一分一厘,都没有往自己的腰包里揣的。”狐十斗才不管青丘狐王想的起来,还是想不起来呢,继续说到:“这些钱都拿去建设九幽国和征战了。可见过去的九幽王,可不是自私,也不是欲壑难填的人魂。这样的鬼,作为敌人太可怕了。”。

    青丘狐王的怒气和妒火已经消退,冷静了下来。

    听了狐十斗的话,青丘狐王再细细思量一番,也觉得狐十斗此话虽然有些捧萧石竹的意思,但是说的很对。

    萧石竹居然能作出这么大的牺牲,已经是非常人所为。

    谁都会有私心私欲,可萧石竹面对如此多的钱财,居然没有动心,还毅然决然的拿出来,一分不留,就算青丘狐王自己也做不到。

    就算是酆都那边的酆都大帝,也未必能够做到。

    “所以我们这次还是谨慎一些。”狐十斗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谏言,道:“我们可得好好观察观察这萧石竹,是不是像狐岚说的那样,已经开始觉得天下太平,开始安逸享乐了。”。

    青丘狐王又是一番沉思,良久之后,也觉得狐十斗说的在理,于是道:“也是,狐岚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萧石竹。”。

    说着,微微皱了皱眉。

    “是啊,但是狐岚看到的也可能是真的萧石竹。”狐十斗微微颌首之后,继续给青丘狐王谏言道:“毕竟人魂和其他鬼也是一样的,一旦安逸下来,就喜欢图安逸的毛病还是会有的。”。

    “不得不说,大王英明,自己亲眼所见的萧石竹,才是真实的萧石竹。”顿了顿声,狐十斗也赶忙夸了夸身边青丘狐王,又道:“臣只是觉得大王你不要被眼前的繁荣带起妒火,变得不太冷静。否则的话,你见到萧石竹后,所有的判断也会变得不再准确。所以臣希望大王,一定要保持冷静和镇定。”。

    绕了这么大的一圈,狐十斗的最终谏言原来是这个。

    但他这样一绕,倒是让青丘狐王很开心的欣然接受了狐十斗的建议。

    青丘狐王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态,让心情平静后不再愤怒,也不再有什么妒火,完全冷静了下来。

    “还有多久才能到玉阙城?”冷静下来的青丘狐王,不再去看窗外的繁荣。

    “不知道,应该还要十多天吧。”狐十斗也拿不准,只能给了青丘狐王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我想......”青丘狐王靠着椅背,又不由得感叹道:“玉阙城作为他们九幽国的都城,一定更是繁华繁荣吧。”......

    青丘狐王忙着,一步不停的前往玉阙城时,小虞山城那边,也点清了北阴朝送来的最后赔偿物资。

    出乎意外的,这次北阴朝并没有以次充好,是很有信誉的,把所有赔偿都如数赔偿结清,而且都是合格的物资。

    而九幽国这边,自然也很讲诚信的。

    九幽国的鬼官,把龚明义从守卫森严的地牢里提了出来,交给了北阴朝的恶鬼鬼将。

    数月未见,龚明义变化也不小。不但吃的面色红润,而且真的还胖了一圈。

    九幽国虽然不给他什么好脸色,但是却没有亏待龚明义的吃住。一日三顿,三菜一汤,那是有酒有肉。

    饭后还有水果甜点,小吃解馋。

    这龚明义坐牢的日子,除了活动有所限制之外,其他的,比如吃喝还是没有亏待龚明义的。

    毕竟,萧石竹的目的只是拿龚明义来换取一些北阴朝支付的赔偿,他并不惧怕龚明义,也心甘情愿的让北阴朝把龚明义带走。

    所以,龚明义一直在小虞山城的地牢里,活得很好,有滋有味的。

    这才让龚明义虽然是坐了牢了,可还是胖了一圈。整个鬼的腰杆和脖子,都明显的有些臃肿。

    九幽国的鬼差提出了龚明义,解开了他的手铐脚镣,在北阴朝鬼将,在提走龚明义的文书上签字之后,把囚犯龚明义交给了北阴朝的诸鬼。

    如此一来,九幽国和北阴朝的账,总算是暂时了结了。

    接下来,九幽国诸鬼就对北阴朝下了逐客令。

    既然龚明义已经交给了北阴朝,赔偿物资也已经点清。北阴朝的船队和舰队,就没有理由留在此地。

    此地属于瞑海,瞑海已经姓了萧,属于九幽国的海域,北阴朝的大型水师舰队和船队无故逗留,就等于宣战。

    九幽国可以毫不犹豫的消灭这些舰队。

    那个北阴朝的鬼将,也没有逗留的打算。这几天他在这里,受够了白眼。这地方,他早就不想待了。

    接到了龚明义,他草草对九幽国鬼官行了一礼,就带着龚明义离开了小虞山城山顶,下山而去,朝着北方港口那边去了。

    而九幽国的鬼兵,也一路尾随,名为护送,其实是监视,要监视着他们这些北阴朝将领士兵,还有龚明义安全抵达港口,然后离开位置。

    北阴朝诸鬼才走,嵇康就从府衙里缓步走出。

    至始至终,他也没有再和北阴朝的诸鬼接触。只有现在,才露面一下的嵇康,默默地目视着龚明义远去的方向,一言不发。

    “唉,大王也是,这么一个北阴朝看重的鬼,就不应该放走。”嵇康身边的判官长叹一声,道:“反正这鬼回去,也是被北阴朝重用,日后也少不了和我们作对,早杀不如晚杀。早杀,就能早清楚一个作对的敌人。”。

    “敌人是永远杀不完的,大王不会不清楚的。”嵇康继续注视着龚明义远去的山路,负手身后,缓缓问到:“你们觉得这个龚明义算不上名将?”。

    山风忽起,呼啸着直上山顶;吹动他们几个九幽国鬼官官府下摆,在风中扬了起来。

    而此时嵇康身边这几个鬼官,都是上次朔月岛保卫战的幸存者。那场恶战中能存活下来的,无论文武官员,多少都积累了一点战场经验了。

    对于评价一个将领,指挥和练兵缺一不可的。练兵能力,他们是不知道龚明义的本事的。

    不过,这战场上的指挥能力,他们还是看的清楚的。

    龚明义虽然不算什么高手,这战打得把九幽国逼到退守小虞山城,朔月岛已经只有小虞山城和羽人村没有攻陷的地步,还是因为龚明义指挥得当,调度有方。

    再加上北阴朝有排山倒海的大军,这才把此地的九幽国驻军,打得非常狼狈。

    以至于战后英招在军事会议上总结经验教训,也不得不反思,堪称此战是九幽军自石竹城外和水虎一战,还有在鬼哭关与树神黄祖以及重山关之战之后,损失最为惨重的惨胜。

    其惨烈程度,不亚于被北阴朝空袭的潏山城。

    英招说的也是实话,很多朔月岛上经营了多年的防御工事和城镇,都在战火中化为废墟,不得不在战后重建。

    甚至有工程专家评估,没有五年时间,朔月岛很难恢复当年九幽国北境关隘和屏护了。

    要不是北阴朝也必须得休养生息了,也怕把老本打光了,其他鬼国趁虚而入,在发动一次大规模的进攻的话,九幽国必败。

    而且会输的更惨。

    说不定,萧石竹就得拖家带口的去逃亡了。

    这一切,可都是拜龚明义所赐的。

    嵇康的判官沉吟片刻后,缓缓答到:“应该算是吧,只是这个小鬼太利欲熏心,很多时候私欲很重,不知道取舍。若是能改了这个毛病,再锻炼锻炼,铁定是一个名将的。”。

    嵇康闻言,呵呵一笑。

    笑声之中,透着鄙夷。

    随之他默然转身,朝着身后的鬼衙里而去。

    他手下的书吏和判官等官吏,也转身跟了上去。

    来到鬼衙正堂上坐下后,嵇康让手下人去上茶,转头看向左下方第一把椅子上,坐着的大胡子判官。

    “你也说了,他有那些毛病,这又怎么能成的了名将呢。”注视着这个一脸浓密大胡子的判官,嵇康不急不慢的说到:“像龚明义这种小心眼的人,这种利欲熏心毛病,是永远也改不掉的了。”。

    阴暗的正堂上冷飕飕的,阴气不淡,也让置身于堂内的诸鬼神清气爽。

    那个大胡子判官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说到:“但万一他改了呢?”。

    说话间,眉心处泛起一点点担忧。

    他这个假设带来的担心不如道理;要是改了利欲熏心,那么龚明义绝对会成本为北阴朝对付九幽国的一把利剑。

    可嵇康听了,却不以为然。

    “我是北阴朝投诚过来的,知道酆都大帝什么脾气。”在鬼吏递来热茶时,嵇康端着自己的茶杯,对准备品茶闲聊的判官和其他鬼官鬼吏们,娓娓说道:“他没有对我国战术熟悉了解的鬼才可用,一定会重用这个龚明义吗?不,他只会问出龚明义知道的,关于我国的战术等事,就会冷落龚明义的。”。

    说完这话,嵇康轻哼一声,面露鄙夷。

    他不就是这样被放弃的吗?

    自从他被俘后,酆都大帝就没有再对他上心过。倒是九幽国对他还仁至义尽,连五石散的毒,都帮他给戒了。所以嵇康,这才来效忠九幽国的嘛。

    “这样的情况下,龚明义绝对更是小心眼了。他更是会继续利己,继续他的利欲熏心的。”嵇康算是把酆都大帝,在对待大臣和将领这方面,看得透彻了,于是继续说到:“放回去的,不,我们送回给北阴朝的龚明义,一定会在酆都经历大起大落的。这让他日后还是没有机会成为名将。”。

    听了他的这些话,那个判官和其他鬼官纷纷暗忖一番,也觉得很是在理,无不是点头附和。

    他们都设身处地的一想,觉得自己若是被送回家,又是遭遇大起大落,那要不忧郁抑郁了,要么就是无形中对北阴朝已经心怀恨意。

    这心结,还是没法容易解开的。

    如此一来,龚明义不但没有机会成为什么名将了。而且,和北阴朝和酆都大帝,就会有可能心生间隙。

    日后也就不存在什么同心同德了。

    “高啊,这招高啊。”那个大胡子判官想到此,赶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乐道:“大人,这招确实高啊,酆都那边这样一来,也不过得到一个废物啊。至少对于我国多数将领来说,龚明义已经不再是威胁。而且战术我们也会不断的改建,他知道现在的战术,未必知道以后的啊。”。

    “是啊,这就是主公的高明之处。”嵇康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眯眼一笑,略有得意的说到:“所以他执意拿到赔偿,就把龚明义安然无恙的送回给北阴朝。”。

    他们如此畅所欲言,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反正木已成舟,条约已经签订了,北阴已经完成结清了北阴朝。

    就算是酆都大帝知道了此事真相,也只能吃个哑巴亏。

    并且,九幽国送回去的龚明义,要是酆都大帝知道龚明义可能和自己因此心生间隙,他酆都大帝还得费尽心机的去提防。@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