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美女姐姐赖上我 > 第202章 你干什么
    撩骚失败,贺白听了这话的脸色堪比江迁早上吃的包子馅,精彩错杂,好看的很。但是犹豫贺白志在泡妞使坏,一时的屈辱或许可以忍耐。果不其然,他下一秒就变了表情,一脸无奈和别扭的宠溺:“你嘴还真不饶人,这爸爸我就不叫了,其他的你怎么愿意怎么来。”

    “其二,我们没有时间了,要是路上堵车,客户责怪我们迟到,那我就给你开了”林雪翻了个白眼:“少废话,快点走,泸西餐厅是吧。”江迁看戏看的虽然爽,但很快就get到了重点。泸西餐厅,他平常都很少去的高档地方,这小子为了林雪,也真算是下了血本了。

    贺白还要说什么,林雪狠狠推他一把,就不耐烦的往前走。她伸手一招,一辆路虎就停在了他们二人的面前,贺白赶忙殷勤的上前给她拉开了后座的门,林雪淡淡看他一眼,就爱答不理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江迁看见贺白在林雪看不见的地方攥起了拳头,脸上终于露出了应有的恶毒表情。

    他们二人的路虎就在江迁眼前疾驰而去,而他也早早备好了车,迅速的跟了上去。虽然按理来讲没那么着急,但是对于贺白这种危险分子,还是紧凑小心一点比较好。

    正午这条路的车流不算多,所以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他们刚才所说的泸西餐厅,下车后他就跟着林雪二人走了进去,他们二人进去的很快,然而到了他这里就被拦住了:“先生,这里是高档西餐厅,恐怕您不该进去。”

    江迁抬头一看,门口的服务生正一脸轻蔑的看着他,一脸“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是”的样子。

    江迁这才注意到,他此时此刻穿的是之前的那一身扫地工的服装,不仅寒碜而且与这种高档餐厅格格不入……不是他不想甩两个钻石卡装逼,只是要是他真穿这一身进去,肯定会被心思敏锐的贺白锁定目标,到时候计划可真就全盘告吹了。

    没办法,他也就只能回车上换那套一直备在车里的西装,一脸平淡的出现在那两个已经目瞪口呆的服务生面前:“现在能进去了?”

    那服务生大抵是真的不明白他怎么能短时间内搞到一套如此正经的衣服,半晌其中一个才磕磕巴巴的说道:“不仅是服装,得真的有钱……”

    “滚!”江迁被墨迹的不耐烦了,本来就担心里面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更是心焦,他忍无可忍的把一张卡丢在他身上:“给我找个桌子,就刚才进去那两个人的斜对面就行。”

    那服务生再三确认丢到他手里的是什么卡,立刻鞠躬哈腰的把他请了进去,江迁进去之前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心道这就是人性。

    那服务生做事还算利索,不到两分钟就把他安排在了贺白和林雪位置的斜对面,他低着头,迅速的走到了位置上,看了他们那边几眼,随便点了个主食和一杯威士忌,就被他们吸引了注意力,江迁隐约听到他们那边似乎闹得不太开心。

    “你说什么,他们又没事情谈了?贺白,你在逗我?”林雪的声音里的怒气蓬勃待发:“我就跟你在这里白等了这么长时间?”

    “你先别生气,后续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并且了结跟他们的合作”分明是自己的计谋被识破,可是贺白却一点也不慌,连旁听的江迁都佩服他的定力:“咱们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回去,别着急。”

    “你认为我凭什么跟你吃饭?”林雪似乎真的恼了,冷着脸问道:“贺白,你真当我是傻子是吗?”

    “你现在不吃就回去,会饿的影响你的工作效率,林总,这真的是你所期望的吗?”贺白挑挑眉,优雅而有磁性的声音似乎非常具有说服力:“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林总,况且,只是一顿饭,就算我真的不怀好意,你也不至于怕成这个样子。”

    激将法再加上工作效率会变低这样的威胁,使得林雪猛地闭上了嘴,她拧着眉头,半晌冷笑一声:“好,算你嘴皮子厉害,我就跟你吃一顿,不过你以后少来我办公室,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情你就给我走人。”

    这样的一段对话让一直盯着这边的江迁差点没忍住鼓掌,假如不是站在对立面,他只怕真的要被这个贺白折服了,头一次见到明知道说的是假话,却依旧让对方毫无反驳之力的人。得亏他今天跟着来了,不然道行尚浅的林雪只怕要折在这。

    果不其然,等菜的时候,林雪拎着包去了趟卫生间,贺白终于露出了马脚。

    那个时候主菜还没上全,而江迁和贺白这两桌的酒就已经上来了,正当他喝第一口威士忌的时候,他就用余光看见了贺白鬼鬼祟祟的往左右看了看,随即就那袖子一遮,但他还是瞧见了往林雪的酒里到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江迁眯了眯眼睛,冷笑了一下,又喝了一口威士忌,辛辣入喉而感觉让他的怒气值也瞬间爆满,他原来只以为贺白是个徒有其表的男人,现在看来不只是这样,而且还是个会往女士酒里下药的垃圾。

    他慢慢站了起来,冷着脸朝着贺白的方向走过去,声音不大不小:“王八蛋,你干什么呢?”

    贺白彼时刚把包着白色粉末的纸放在口袋里,见有人跟他说话,自然吓得一抖,抬头一看是江迁,就立刻变了脸色,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冷笑道:“这不是江迁兄弟吗?怎么……你也在?”

    “我要是不在,你就把姑娘迷晕带走了,就你这样的还是个博士?不过一个斯文败类而已。”江迁捏了捏自己手上的骨节,原本温和的眼神中此刻竟充满了杀意。

    “你少血口喷人”听他这话,贺白已经彻底摘下了虚伪的面具,露出了恶魔的面目,他慢慢站起来,随即冷笑的看着他:“你有什么证据,谁又看到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