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美女姐姐赖上我 > 第326章 沐苓榕的愧疚
    “你受伤了,我家就在前面,你跟我来,我给你包扎一下。”沐苓榕见到江迁手上的伤痕,惊叫一声,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江迁说道。

    “不用客气,是我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我也不知道这几个小混混会对我做什么。”沐苓榕说道。

    她带着江迁走到一栋别墅前,拿出钥匙,打开别墅的门。

    江迁惊讶的看着别墅,心里掀起滔天骇浪,我的天,这沐苓榕看似不大,竟然就拥有别墅了!

    “这座别墅是我父母留给我的,已经有一定的年份了。”沐苓榕看到江迁震惊的样子,解释道。

    进了沐苓榕家,沐苓榕拿出一些包扎工具,就给江迁包扎起来。

    “我只是受了一点小伤,没必要这么大题小做吧。”江迁无奈的看着沐苓榕给他做的包扎,心里叹了口气,这么沐苓榕和顾棉她们一样啊,上次自己受了点伤,她们就把自己包得跟木乃伊一样,现在他只是擦破了点皮,沐苓榕差点把他整条胳膊都包起来。

    沐苓榕看了看江迁的手臂,不好意思的笑了,自己的确有些小题大做哈。

    “我这次来找你,是陈董事长让你给我易容,他通知你没。”江迁说道。

    “通知了,不过没有说是你。”沐苓榕说道。

    “哦。”江迁说道。

    沐苓榕不再说话,他也不说话,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那个,江迁,有件事我想对你说。”沐苓榕首先打破尴尬,说道。

    “说吧。”江迁说道。

    “我想跟你道歉,对不起。”沐苓榕站起身,对江迁鞠了一躬。

    江迁一怔,说:“道歉?道什么歉。”

    “小时候,我爸妈带我到邻市定居,我们说过,我会回来找你,可是我父亲忽然去世,家里的情势一落千丈,我再也没有能力去找你,让你白白等了我那么久,对不起,呜呜呜。”沐苓榕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她一哭,江迁就慌了,连忙说道:“你别哭啊,我也不怪你,毕竟你那时候那么小,怎么可能独立自主的来找我呢,别哭了。”

    “其实我上高中的时候偷偷来过这里一趟,只是听说你家里的情况剧变,你父亲的公司也倒闭,我就找不到你,只好回去了。”沐苓榕说道。

    江迁那时候因为家里剧变,只能外出奔波打零工上学,为生活费发愁,出了学习睡觉外就是找工作,在全市跑来跑去,沐苓榕怎么可能找的到他,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江迁已经失去了小时候的记忆,怎么会记得她。

    “没事,不怪你,你不用自责,怪就怪我们命运多桀。”江迁说道。

    “可是,可是......”

    “好了,没有那么多可是,你先平静一下,我去下厕所。”江迁说道,起身前往厕所。

    他在厕所里打了个电话给林雪和顾棉,让她们在家等他。

    等他回来的时候,沐苓榕已经平静下来

    “以前的事情我已经忘记了,你就算提起来我也不记得,所以,我们不提以前的事情好不好。“江迁说道。

    沐苓榕点点头,起身拿出易容工具,说:“你坐下吧,我准备一下,一会就给你易容。”

    江迁坐在沙发上,看着沐苓榕准备。

    很快,沐苓榕就好了。

    “你来这里坐。”沐苓榕让江迁到她身边的转动椅上坐着。

    江迁走过去坐下,沐苓榕就开始给他易容,不到半小时,江迁的模样就大变,变成一个国字脸中年人,表情严肃,给人一种不好惹的感觉。

    “完成了?这么快。”江迁说道。

    “易容术其实十分简单,只要掌握了精髓,很快就能易容。”沐苓榕说道。

    江迁站起身,说:“谢谢你了,那我走了。”

    说完他就要在离开。

    “等等。”沐苓榕叫住江迁,说:“江迁,我们还有机会么。”

    江迁笑了笑说:“我已经有爱人了。”

    说完,他就离开别墅。

    沐苓榕看着江迁离开的背影,捂住脸,眼泪不停的往外流。

    出了沐苓榕家,江迁就回到自己家,接到通知林雪和顾棉,早早的就回到家里等着他,见到一个国字脸中年人推开门,两个人面露惊讶。

    “江迁?”林雪还记得上次江迁易容的事情,试探着开口。

    “对,是我。”江迁说道。

    “你怎么又易容了,又有什么事情啊。”林雪说道。

    “没什么,陈舟让我帮他一个小忙,我就让沐苓榕给我易容了。”江迁说道。

    “你去找沐苓榕了?”林雪瞬间警觉,说:“你们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你还想我和她发生点什么是吗。”江迁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要是敢和她有纠葛,我让你变成太监。”林雪说道,

    “沐苓榕是谁。”顾棉问道。

    林雪把沐苓榕和江迁的事情都说了出来,顾棉听了,目光不善的看着江迁。

    江迁摸了摸鼻子,苦笑起来,看来这次他有得受了。

    “你和她以前有什么事情我不管,但是我的立场和雪儿一样,你要是还和她有什么纠葛,你就死定了。”顾棉说道。

    “你们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还会看上别的女人呢。”江迁坐下说道。

    “那样最好,省的我和雪儿再有个情敌。”顾棉说道。

    江迁苦笑i,没有说话。

    “说吧,你这次又要去哪。”林雪说道。

    江迁把陈舟让他帮忙抓出奸细的事情说出来,两女听了脸色缓和下来。

    “既然是这样,那你去吧,不过还是那句老话,注意安全。”林雪说道。

    “恩恩,还是雪儿关心我。”江迁点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不关心你喽,为了查出那个黑袍人的身份,这段时间我可没有歇着。”顾棉不满道。

    “那你查出什么没有。”江迁问道。

    顾棉忽然像泄了气的皮球,摇了摇头。

    江迁叹了口气,说:“查不出也是预料之中,对方既然敢动手,肯定是有充足的准备,身份什么的肯定也隐藏得很深,别查了,查了也没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