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美女姐姐赖上我 > 第599章 我不要面子的?
    人呢,活在这个世上永远都不是孤苦伶仃的,在我们小时候有着父母的陪伴,长辈的呵护。

    待到长大之后,这份感情已然在我的心中不足以充盈那丰富的内心,亲情友情,这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必备的东西。

    然而我们若是想活得有意义,活得有滋有味去,还需要另外的一味良药,那便是爱的存在。

    异性之间的吸引,是造物主对人类最自然的创造,这个过程小至单细胞的微上生物,高到至上的人都不可能避免。

    所以这个过程是神圣的,也是高尚的,它给人带来的幸福之感,能够填满我们心中所有的空虚。为

    我们的生活找到方向,指引着一个前行的动力,在我们疲惫虚弱的时候看到自己要为之奋斗,才能够为自己提供一个港湾的可爱人儿,便会燃起无尽的斗志。

    实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感,只可惜老友相逢,却唯独缺少了一个自己最熟悉的兄弟。

    已经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见到百里玄的踪影了,自从上次百里玄跟自己成功的将那些变异人拯救出来之后,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忙碌了。

    江迁知道百里玄也是有着自己繁重的商业任务,有着自己的帝国所进行的,一切并不比自己要操心的少。

    可是就算再怎么忙,兄弟该进去还是要见的吧,百里玄却总只是跟自己在网络之上搞了一些视频聊天而已,真正见面已经好长时间都不曾有过了。

    路途遥远,这个借口江迁可是完全不能够接受的,在这么遥远的路途对他们来说凭借现在先进的交通工具,直升飞机往返两地之间,就算是绕地球一周在一天之内便可以做到。

    有什么可能有什么太过遥远的路途阻碍了两人之间的见面呢,所以对于这一点,江迁心中早就心怀不满。

    联想到上一次自己把那么重要的人物审问交给他,百里玄到头来给自己的结果就是对方已然咬舌自尽,当时没有抽出自己四十米的大砍刀将百里玄给结果掉,这一次可是不能够再给他留下任何的情面了。

    江迁已经想好,等到过年的时候,百里玄再次过来,自己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至少拨弄一下它是最基本的。

    要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就胆敢不过来,那么自己就更加的不能饶过他了,杀到他的家门口也要把他给揪出来。

    这些兄弟之间的情感,实在是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东西,人之间的相交不怕感情淡薄,就怕感情虚假。

    唯有江迁与百里玄二人是实打实的兄弟关系,哪怕是面临着生命的危险,百里玄那个时候也放下手中的一切不管不顾只身来到海域之上,对江迁进行了搜救活动。

    这一切在江迁心中自然留下了一份深刻的感动,然而他并不会因为此就觉得自己亏欠了百里玄多少。

    因为二人是过命的交情,自己救过百里玄,百里玄也救过自己,在这一过程之中究竟是谁欠着谁,这本帐早就算不清楚了。

    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若是兄弟有难自己不去帮助反而才是有所亏欠。

    只是这个百里玄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呢,江迁还在焦急的等待着,只有自己先跟其他的朋友将这个年给过了。

    毕竟是中国人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过年也又要长了一岁,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结束之后再从新的开始。

    冬天与春天的交替,旧与新的更迭,这种在商业上做着买卖的人自然也是要图个吉利,在这个时候非常的看重。

    其实百里玄比江迁还看重,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忙前忙后,直到大年初三的时候才能够来到s国这边与迁进行团聚。

    原本江迁早就想好了,一见面的话是肯定不能够饶过百里玄的,这个人不在自己的身边有那么久的时间,却不见他丝毫亏欠的表情。

    如果这样轻易放过他的话,肯定又要膨胀了起来,自己这个当大哥的地位是不能够轻易动摇的。

    小弟对自己不敬就要教训,只是当他真正看到百里玄过来的时候,却是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先前想好的那一番训斥的说辞全部都望入到脑后了,因为百里玄他居然也带着一个新娘子过来了。

    这让江迁完全惊诧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今年不是?我说这是怎么一个回事?

    白亦莫名其妙的不知道从哪儿搞出来一个海族公主的新娘也就算了,怎么你百里玄也可以背着我莫名其妙就取了个新娘子的。

    咱们两个人之间什么关系?你居然都不肯告诉我这个婚礼是什么时候举行的呀?

    所以江迁也是将先前那种对于百里玄长久时间都没有过来找自己的不满转化为了如此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自己的不满。

    江迁一界面就冷声冷气的对着百里玄说道:“是不是你小子现在已经膨胀的不愿意认我这个兄弟了,领着一个新娘子回来我居然都不知道!”

    百里玄却也是嘿嘿一笑:“这不是事态紧急吗?我们二人相约**,自发的结合到一起,择日不如撞日,就这样迅速的结婚了。”

    “事情太过突然,哪有空请得动您老人家呢,毕竟你每天都要忙碌那么多事情,不是生怕打扰了您,给您造成巨大的损失。”

    “这不一有空就立马拖家带口的来找您了吗?快来见过你嫂子。”

    “嗯?”江迁说道:“这么个说法不大对吧?弟妹如此可爱的人,怎么就嫁给了你这样的一个流氓。”

    “可不敢这样拆我的台的,你别。”百里玄赶忙去堵住江迁的嘴,不让他说出更多的东西来。

    毕竟自己也是要面子的人,若是什么黑历史都让江迁给一时之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抖落出来,那么自己的这个老脸可往哪儿搁呀?

    这一时之间的滑稽场面让江迁觉得十分满意,果然自己手中还是有着百里玄把柄的,这个人也不敢跟自己一直胡来,我才是大哥嘛。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