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美女姐姐赖上我 > 第769章 孽缘往事
    江迁这么一说不要紧,这百里玄的头顿时之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连忙摆手然后说道:“我不去,这种事情我还是别出面了吧,我怕这我要是除了面这古清风或许就翻脸走人了。”

    江迁一听百里玄这么说,整个人就来了精神,看来这百里玄和这个古清风还有一段过去。

    刚才江迁以为百里玄和古清风认识,这两个人年级又相仿所以关系应该比上一辈要缓和一些,但是没有想到这百里玄和古清风两个人看起来好像也是水火不容的样子。

    想到这里,江迁倒是有些纳闷,然后说道:“你之前不是说这古家是在你爹选择了你母亲之后这古家的下一任家主承受不了这种羞辱才离开的吗,那时候还没有你呢,你又是怎么和古清风认识的?”

    这一点江迁倒是有些不解,按理说百里玄出生之后这古家就和百里家八竿子打不着了,怎么这百里玄还认识古清风呢。

    听见江迁这个疑问,百里玄只能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这都是孽缘啊孽缘,这古家的确是在我出生之前就全部搬离了,但是后来我长大几岁,在十岁左右出去上过学读过书,那书塾里面都是各个隐世家族的小孩,那时候年纪也小,虽然知道彼此的名字但是对于彼此的家族也没有那么上心,而且这隐世世界也不小,这重名的也有,所以彼此也没有想到当时那古家的孩子就是我们家原先的附庸。”

    江迁听见百里玄这么说,这整个人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看来这百里玄和古清风只见好像还有过那么一段情,虽然当时两个人都很小,但是江迁知道必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磨磨唧唧的,你倒是快说,说不定你这一段孽缘对我们也会有帮助呢。”江迁伸手捅了捅百里玄,然后催促到。

    “你快别瞎扯了,还帮助,我看不拖后腿就不错了。”

    即便是如此,百里玄在说完这话之后,还是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们隐世家族在没有入世之前都是遵循古制的,当时那个书塾也是这样的,即便是男生女生在一间屋子里上课,中间还是要隔着一层纱帘的,所以那时候我们这些顽皮的男孩子,最想要知道的就是这纱帘后面的女孩子长什么样子,因为平时放课之后这女孩子都会先走,然后回到自己的别苑。”

    说着,百里玄皱了皱,回忆了一番,然后继续说了下去:“而且那女生的别苑自然和男生是分隔的,如果谁擅闯都是要接受惩罚的。本来一开始都是相安无事的,但是有一天晚上我出去小解,看见隔壁别院墙上飞过来一封信,捡起来一看才知道是一封家书,后来就听见隔壁墙有人在说话。”

    “那人就是古清风?是古清风的家书被风吹到你们墙这边来了?”江迁如此问道。

    百里玄只能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错,你说的都对,的确是一阵风将这家书给吹了过来,我又刚刚好捡到了,听见这古清风在小声呼喊我就直接跃上这墙头把家书给她了。”

    “这古清风倒是也怪,小小年纪一个人跑到墙根下面看家书,也是很反常了。”江迁听完摸了摸下巴,然后说道。

    百里玄叹了一口气,说道:“古清风这个人你见了,现在是不是也是一副冷脸,和冰山一样?”

    “没错没错,你这倒是说对了,活脱脱的是个冰山美人,而且这温度大概比吴戈矿矿洞的温度还要低。”江迁赞同的点了点头。

    “当时那古清风便是这种模样了,从小就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即使是女生和他能够交心的也很少,我现在想来估计是当时她想家了收到了家书,但是生怕自己落泪被人瞧见,所以才晚上一个人跑到墙根边上读信,但是没想到这信却飞走了,而且我当时也是好死不死就出来门小解,还捡到了这封信。”

    百里玄一边说着,一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好像极为懊悔的样子。

    “这就是你们俩的孽缘?这倒也没什么啊。”江迁明知故问的说道,他知道这后面一定有故事,所以想让百里玄继续说下去。

    “这自然是不算什么的,只是当时在我还信的时候好死不死又碰上老师巡夜,看见我们爬墙相会,直接把我们两个带回了教导处,然后罚我们在书塾外面站到了第二天中午,被所有人都看见了,后来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发生了一点革命友谊,还差点小孩子不懂事的私定终生,后来学年终家里人来接,才知道他是古家人,我是百里家人。”

    说到这里,百里玄不由得唏嘘道:“这古家的确是对我们家恨意很深的,那个时候我还记得,这古清风一听说我是百里家人之后,这脸色就变得更冷了,再也不搭理我了,可想而知这古家对于下一代的教育里面早就把我们百里家设成了禁区和敌人,你要是让我现在和这个古清风去谈谈,我估计你这就是在踩*,她能二话不说直接把咱俩给供出去。”

    听百里玄讲完,这江迁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江迁也只能摇摇头说道:“看来还真是不能指望你们的旧情了,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要是一上来就把你推出去的话,估计咱们这个计划得彻底玩完了,还是得像别的办法,但是现在这计划就开始了,如果我们顺利的把胡伟给抓到的话,这古家人未必还会待在研究生产基地,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就在江迁刚刚说完之后,这百里玄病房的门就被敲响了。

    “可能是护士,我每天这个时候要吃一次药。”百里玄对着江迁说道,然后对着门口喊道:“进来吧。”

    听见百里玄的话之后,这门才被推开,然而让江迁吃惊的是,这端着药和水进来的人惊叹是古清风。

    只见古清风的脸上虽然还是带有几分的冷清,但是却没有之前那种天寒地冻的冰寒感觉了,这倒是让江迁有些惊讶。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