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级渔夫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说客来了
    ps:八月就这么结束了,再熬一个月,老杨的严重苦夏症状就可以告别了。。。。。。那个,刚得到消息,下个月双倍月票啊。。。。。。求各位书友继续支援老杨了。

    “好嘞。”小丘一听,赶紧让几个人帮自己搬这些鹅颈藤壶去了,让萧鹏说的大家都馋了,他们也想品尝下这所谓的‘来自地狱的海鲜’。

    萧鹏却制止了他们:“先别急着搬海鲜,先把这丑飞机给潘佩宇搬他家门口去,放这摆着忒难看了。”

    潘佩宇却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看着萧鹏。

    “怎么了?老潘,有话就说,怎么用这表情看着我?”萧鹏倒是心情不错。

    潘佩宇犹豫了一下问道:“老板,你把这飞机从海底拖上来就是为了这鹅颈藤壶?”

    萧鹏点头:“是啊,不然我弄上来个破飞机干什么?咱们渔场的鹅颈藤壶长得数量太分散,你看把这飞机捞上来,那整整就是一大堆!”

    潘佩宇叹口气:“老板,倒是你早说啊,这样的藤壶咱们码头上多的很呢。”

    “啊?”萧鹏傻眼了。

    潘佩宇指着码头前面的几根石柱说道:“那几根石柱上都是这玩意,你早说想吃这玩意,那里多得很。还用拖这么一架飞机上来么?”

    “呃。”萧鹏这下就尴尬了,原来好东西就在自己身边自己却没发现!为了吃这玩意还费了牛劲捞上来一架破飞机!

    这尼玛就尴尬了啊!

    萧鹏想了半天恼羞成怒:“老潘!你还要不要这飞机了?我给你扔回海里去信不?有好东西不早点跟我汇报,这是你工作的不负责!小心我扣你工钱!”

    “老板,你赢了。。。。。。”

    就在大家都在忙着运飞机的时候,天边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架白蓝两色的军用直升机飞向千里岩。

    萧鹏叹口气抱怨道:“这些人都是赶着饭点来的吧?每次来这里都是咱们要吃饭的时候。。。。。。”

    海军的直升机,连问都不用问,来的是尹崇德。不过他平时来都会给自己打电话的,今天怎么电话都没打就来了?哦,萧鹏这才想起来,自己电话关机了。

    果然,首先走下飞机的是尹崇德,不过刘庆龙也跟着下了飞机。尹崇德走下飞机后跟萧鹏摆了摆手,算是打了个招呼,却没跟萧鹏说话,而是直接冲到了摆在一旁的零式飞机面前跟潘佩宇聊了起来。

    “从哪搞来的零式一一型?这是a6m2a型吧。”尹崇德摸着零式飞机问道。

    “行家啊!尹政委,你还真没说错,这就是当年倭国派到华夏的那批零式一一型,当时这飞机一直驻扎在汉口,不知道这架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是从哪搞到的?这型号的零式不是一共才64架么?”

    “老板今天从海里捞出来的。”潘佩宇一指萧鹏。

    看着两人在那里聊得热闹,萧鹏无语了------自己就这么被无视了?

    最无语的还要说是刘庆龙,让你来千里岩不是看飞机的好吧?咱们能走点心帮我办事么?

    也幸亏听到潘佩宇的话,尹崇德直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脸笑意的对萧鹏说道:“萧鹏啊,我跟你商量个事呗?咱们海军航空博物馆里少点藏品,你看这飞机。。。。。。”

    “想都别想。”萧鹏好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已经送给老潘了,你也别跟他要,人家老潘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东西你们就想抢啊?喂,我就不明白了,怎么我这里有点东西你们就想抢呢?”

    尹崇德急道:“我不抢啊,我买还不行?我回头让博物馆方面来洽谈这总行了吧?”

    萧鹏闹得摇得像拨浪鼓:“刚才我都听到了,一共生产了六十四架,那现在存世的绝不超过三架,你还想要?门都没有。”

    刘庆龙实在忍不住了,在一旁拼命干咳起来------你们要聊到什么时候?我这里的事情可着急啊!

    结果尹崇德听到干咳声,转头瞪了一眼刘庆龙:“老刘,干咳什么啊,你那点事算什么,这才是大事!”

    尹崇德此言一出,萧鹏和刘庆龙一起坐蜡了。

    尹崇德来的目的萧鹏能想到,不就是为了海水浴场的事情么?项目盲目上马导致恶性后果,刘庆龙找他当说客,一起来找自己看看有没有什么弥补的办法。

    可是谁成想原来这样的事情在尹崇德眼里还没有个破飞机重要?

    尹崇德说出这话,也觉得有地方不太对,挠了挠头,赶紧干咳两声:“恩,萧鹏,咱别在这里站着说话了,你不邀请我们进去坐坐去?”

    “行,去我那喝茶去吧。”萧鹏招呼两人去自己小院,还不忘跟潘佩宇说道:“你赶快把这飞机拖回去,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我算看明白了,这些人跟老孙一样,都是滚刀肉、糯米鸡,一毛不拔还要沾点的那种。”

    尹崇德:“。。。。。。你这么说我也就罢了,你这么说孙老不怕我打你小报告?”

    “切,我当他的面也这么说,他宰我宰的更狠呢,每次看到我都是‘磨刀霍霍向猪羊’那架势!走,咱们去喝茶。”

    坐在院中小亭里,萧鹏给几位倒上茶:“不知道各位老大找我有什么事呢?”

    尹崇德白了他一眼:“你小子,又不是我惹了你,你跟我阴阳怪气的干什么?我今天就是个跑腿当和事佬的,知道你对老刘有意见,又知道你脾气急,他怕你揍他所以让我来给他壮壮胆。”

    尹崇德这么说明显就是为了调节气氛了,揍刘庆龙?萧鹏还没那么没脑子。

    萧鹏喝了口茶:“尹叔,还说我阴阳怪气,你这说话不是更气人?我揍刘副市长?那我可真是活的不耐烦了!不是海水浴场都停了么?现在找我还有什么事情?”

    刘庆龙急忙道:“萧老板,我知道你对我这件事情有意见,可是你真要体谅我,我这是为了四岛镇发展才这么做的,毕竟我现在位置已经到了市里了,这里的情况我完全可以不管,我这样做也是想为了四岛镇好。经过这个事情,我已经被党内记过处分了。我这真是好心办坏事。”

    萧鹏笑了,笑得很灿烂:“刘副市长,听了你这话我还真应该鼓掌,倒不是为了你这一心为民的举动,而是为了你被处分。”

    刘庆龙还想说话,萧鹏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继续说道:“你说你是为了四岛镇发展,那我问一下,你这建设经费是哪来的?如果不是这里离岸流泛滥,海水浴场项目真的运作,你难道说你不会从中获得政绩考量?别说的自己那么大公无私好么?这么大的项目,说上马就上马,您老人家让我看到了新一代的单尚涛了。”

    尹崇德急忙出来和稀泥:“萧鹏,老刘经过这次的事,受到的教训已经够多了,你就给他留点面子吧,看他这么大的岁数让你数落成什么样子了。好歹你要叫声叔不是?看你把他给臊的,老刘脸皮薄,这都要钻地缝了!这老小子真把你院子里钻一个洞我可不负责啊!”

    萧鹏苦笑着看着尹崇德:“尹叔,四岛镇好不容易日子变好一些,建设海水浴场的钱都是哪来的?还不是这两年大家日子好过了,税收上去了,四岛镇才富起来的?结果这下好,刚有了点钱就这么给打了水漂!老百姓会戳着谁脊梁骨骂?骂的不是他刘庆龙一个人!结果只是一个党内处分,刘副市长,真要恭喜你了!你这是捡了大便宜了!”

    萧鹏越说越生气,临了还不忘了挖苦下刘庆龙。

    尹崇德道:“萧鹏,事情已经发生了,怎么说也要弥补一下吧,不能真让这笔钱打水漂吧?就是你说的,这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呢。就这么扔了那才是造孽呢。”

    萧鹏冷哼一声:“要解决?可以啊,可以采用海底碎石垄铺技术。这样会减少暗流数量,减少离岸流的发生。”

    尹崇德一听,急忙问道:“这样可以么?大概需要做多久?”

    萧鹏想了想答道:“你们运气好,华夏的基建力量世界排第一,全世界最大的抛石整平船就是咱们华夏的‘津平一号’,就像咱们四岛镇的海岸线长度,想要杜绝海底暗流成为一个优秀的海水浴场,大概连续工作三年多就可以完成吧。”

    刘庆龙在一旁竖着耳朵听萧鹏的话,一听三年多,刚喝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萧鹏看着他:“是不是觉得时间太长了?怕自己捞不到政绩?那我告诉你,这还是你运气好,如果同样的工程放在外国,时间至少要翻倍!而且在华夏做这事还有个好处,人工成本便宜,五亿美金差不多就可以完成。”

    刘庆龙听了钱和时间吓了一跳,讪讪说道:“你不是说过可以海底碎石么?”

    萧鹏道:“当然有这个办法,但是别的地方可以采用,四岛镇却不能采用。从四岛镇沙滩延伸到海底的礁石区长约4公里,怎么碎石?你以为四岛镇出海鲜是为什么?就是靠着海底这样的地形,你要碎石?可以,先碎了这四公里的礁石带,然后再让四岛镇海域无鱼无虾,做到这一切你的目的就达到了。你不是要政绩么?刘副市长,你如果真的这么做,名气肯定来了------说遗臭万年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不多吧。”

    刘庆龙闭嘴不说话了,尹崇德道:“萧鹏,还有什么办法没有?这个办法从时间到资金都是现在市里不能接受的!”

    萧鹏点上一根烟,道:“还有个办法就是修建重力码头了,这不用我解释什么了吧?沿着离岸流的区域修建重力码头,这样到可以让一半的沙滩变成海水浴场,另一半么,直接做个泊船码头就行。建设重力码头没什么花哨,就是用岩石沙子混凝土堆砌,说白了,就是用钱堆。不过有一点你们要注意,这个重力码头的长度一定要延伸到一公里以上。”

    尹崇德问道:“为什么要延伸一公里以上?这有什么讲究么?”

    “当然有讲究了,如果短了起不到截流的效果,那修了跟没修一样,而重力码头说白了就是人工造陆,使用的沙石不是小数,像普通的重力码头,差不多一米几十万块,但是如果超出百米长度,价格那也是要成十倍的增长,建这么个重力码头附带岸边设施,差不多要五亿人民币吧。我这个价格还是保守估计。不过总比五亿美金强吧!”萧鹏解释道。“这是最合适的办法了,海水浴场也可以利用起来,码头也可以利用起来,速度也快,咱们华夏的基建效率差不多一年就可以修好吧。”

    说到这,萧鹏突然皱眉:“不对啊,我不相信除了这么大的篓子你们没有专家组探讨过这个问题,肯定有专家给你们解答过这里的问题,为什么你们还要问我呢?”

    刘庆龙听了萧鹏的话,脸色变得极为尴尬起来:“事情是这样的,萧鹏,现在政府里拿不出这笔钱。”

    “恩?”萧鹏眯着眼看着刘庆龙“什么意思?”

    刘庆龙讪讪说道:“因为修建码头投资大,回报慢,所以政府部门没通过这笔投资。”

    萧鹏气笑了:“原来修海水浴场同意投资是因为回报快,这回报慢的就不考虑了?你们真行!还真是在其位谋其政,怎么见效快怎么来!刘副市长,我真发现了,权力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在他面前还真有人扛不住事情。我就不明白了:你能做个好县长,为什么就做不了个好市长呢?”

    刘庆龙一言不发,其实事情也就是这样,在县长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位置上,可以让他专心为公,建设自己的理想县城,可是上了市里,一下有了奔头了,人都是有野心的,刘庆龙也想往更高的位置去搏一搏,所以才干了这样的糊涂事。

    尹崇德一看刘庆龙话都不说了,干脆,自己替刘庆龙说出此行来的目的:“小萧,你不投资一下?建这么一个重力码头?”

    “不干!!”萧鹏拒绝的干脆利落。

    你们惹出来的麻烦让我给你们擦屁股?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