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级渔夫 > 正文 第1143章 小题大做?
    其实这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就看他是为了什么砸atm机。

    如果是想要盗窃atm钱财的话,那是会判刑的,但是如果只是为了泄愤,就是银行定损肇事者全额赔偿,严重点的话再加七到十五天的行政拘留。关键就看怎么定性了。

    萧鹏听了倒是心里踏实多了,这老式的atm机一台也就是七八万,新式的也用不了二十万,赔钱就得了呗,看了卷宗里的照片,被砸的是一台普通按键式atm机,七八万块钱也就够了。顶多再进去关几天让他冷静冷静,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尽管这家伙嘴碎,但是毕竟是保护艾米莉亚的,还是把他整出来吧。

    想到这里萧鹏说道:“行吧,这atm机多少钱?我给他把钱掏了。这个事情也有情可原,毕竟他也算是受害者,他被盗的东西还没有被找回来呢。”

    听到萧鹏这么说,王传声来了精神:“你是他的朋友对吧?我想事情你还没有完全了解。”

    萧鹏皱眉:“什么意思?”

    王传声招呼陈行长坐下,然后坐回到办公椅上点上根烟,翘着二郎腿道:“关于伊万被盗的案子恐怕没这么简单,我们现在还没有定性到底是他被人盗窃还是非法性-交-易!如果是后者,那他还要加上一条罪名。”

    萧鹏听后直接阴下了脸:“你这是什么意思?颠倒是非?谁特么的嫖-娼还能把手机护照都给人?”

    王传声不紧不慢的说道:“这可不一定,万一是两人因为嫖-资起了争执引发了后面的事情呢?当然,不管是为什么,他被盗这件事情我们是要追查到底的。必须要找到那个女的才能让一切水落石出。不过这也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陈行长说他砸atm机是涉嫌盗窃。”

    “什么玩意?”萧鹏歪头看着陈婧,卷宗里的照片拍的明明白白,atm机的吞卡口让伊万给敲碎了,而且从事后找到的证物里确实找到了伊万的信用卡,怎么就涉嫌盗窃了?

    陈婧说道:“被砸的那台atm机角落非常偏僻,而是是不带摄像头的老式atm机,是咱们市最早的那批atm机,附近的摄像头正好出现了故障,所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是目前全市最容易被盗窃的atm机。”

    萧鹏拿着案件卷宗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到,他破坏的位置是atm吞卡口么?而且事后也确实从atm机里找到了他的信用卡!”

    陈婧一脸轻蔑之色看着萧鹏:“如果他是实现做好犯罪准备,查明这是最容易下手的atm机的话,当然要提前做好准备。所以也就请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们农行准备以盗窃罪名起诉他。”

    萧鹏彻底无语了,怒视陈婧:“你是市副行长?我靠,你是靠着编故事当上这副行长的么?”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刚才两个人出去是商量什么了,这是准备给伊万玩命扣帽子了!就算最后付诸法庭,那遭罪的也是伊万,萧鹏还要为此浪费财力物力!

    陈婧听后却对着萧鹏冷哼一声:“请你注意一下你说话的言辞!这里可是警局,小心我直接告你诽谤!”

    萧鹏这话说得确实不对,陈婧怎么能是靠着编故事当上副行长的呢?她明明靠的是运气!

    没错,就是运气!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副行长当的是莫名其妙的。

    就在两年前,陈婧还是一个小网点里的柜台业务人员,有一天刚给一个年轻人开了一个账户。领导就把她叫出去开会去了,大致意思让她发挥老员工的带头作用,以身作则、身先士卒巴拉巴拉。。。。。。归根到底就是让她去拉存款,把她的位置让跟年轻人!

    她怎么可能愿意去啊,在柜台里工作那多舒服?再说了,她去哪里去拉存款去?有那么硬的关系她还用在那个小网点里上班么?

    但是面对领导的安排她也是没有任何办法,谁让顶替自己位置的是领导的关系户呢?现在多少人想要去银行工作?有关系门路硬的人真惹不起啊!

    就在陈婧发愁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这么完了的时候,幸运之神却突然降临在她的头上:一个叫做龙升拍卖的拍卖行直接给那个昨天新开的账户汇来了接近两亿存款!

    这一下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陈婧是深藏不漏啊。这么能拉存款?

    现在全国的银行都缺存款,这一个乡镇小银行网点一下拉来那么多存款,这简直是奇迹啊,陈婧是什么事情也没做,可是银行里其他人可不这么想!一次拉来那么多存款,这必须奖励!

    至于怎么奖励?直接跟别的地方一样,直接提升了陈婧当副行长!还是那种爱来不来的那种------能拉来那么大的存款,你在家躺着都给你发工资!

    陈婧让天上砸下来的大馅饼直接给砸晕了。没想到这还不算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她像是做梦一样:

    按理说不管什么公司或者个人,他们的银行流水都是有出有进,但是这个账户呢?简直就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而且财富像是滚雪球一样往上滚,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有吓死人的存款往里进,那都是几亿几亿的数字,不知不觉。账户上已经累积二百多亿人民币!

    陈婧通过警方的关系查到了这个账号属于四海渔业的老板,啧啧,这就不奇怪了,农行本身就是关乎于三农的,对四海渔业当然有所了解。

    陈婧也紧张自己这么大的客户能让人抢走,所以没事就往四岛镇跑,结果跑了那么多次谁也没见过四海渔业的老板,只能看到一个姓文的经理在那里负责。但是她也知道了一个事情,原来那千里岩大酒店和四海渔业是一家的,那可是个五星级酒店啊,如果能把那里的存款也拉过来,自己那不要上天了?

    陈婧现在都成了银行业里的传奇了,要知道,去年整个琴岛市所有银行加起来,新增存款也就是多了七百亿,而这四海渔业自己一家就贡献了二百多亿。

    这个数字还是所有银行加起来的数字,单凭农行自己的话,琴岛所有农行的网点加起来的新增储蓄额还赶不上人家的零头。

    拉到这么优质客户的陈婧那是官运亨通,就这么从一个柜台业务员,一步一步的直接升到了琴岛分行副行长------人家行长说的也很实在:“你能把马爸爸所有的钱拉到咱们银行,我就直接让你当行长!”

    这当上分行副行长和网点副行长那是两个概念。陈婧也就是资历低点了,在混几年资历当个人-大-代表都不成什么问题。所以现在陈婧才那么牛气。现在的她有牛x的资本!

    萧鹏冷冷的看着两人,这是铁了心要找茬了?

    他刚想发作,电话突然响了,萧鹏一看,是孙鹏程的电话,得,先不生气了。应该是那批黄金的价格计算出来了。

    他带回来的那些珠宝黄金白银什么的都没有带回来。那些黄金被国家银行的人在那里计算价格,而其余的萧鹏也没带回来,而是让王馆长存档记录,记录各种各样的文物价值,别让萧鹏把宝贝给扔了------就像他带回来的石像,那都是国宝级别的。可是如果不是在纽约博物馆见过同样或者类似的东西,萧鹏或许能把那些宝贝都扔掉。。。。。。

    所以萧鹏就麻烦王馆长帮他进行分类区别,鉴定每种文物的价值。以免发生什么暴殄天物的事情。而这事情对王馆长来说也是好事,有了足够多的图像文字档案,可以增加对印第安文明考察研究的科研资料。这么久时间过去,这应该也有结果了。

    他刚接起电话,门突然又被推开,萧鹏无语,这又是谁啊?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么?

    结果看到进门的俩人,萧鹏乐了,这俩人还真有资格在这里不敲门:来的人是朱军和刘庆龙,两个人进来看到萧鹏刚要打招呼,萧鹏指了指电话,去一边打电话去了。

    “鹏程,怎么样?是好消息么?”萧鹏问道。

    电话那边的孙鹏程道:“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滚犊子,有事说事,我现在心情可不太好!”萧鹏说道。

    孙鹏程说道:“坏消息是那批黄金经过提炼之后只有31.2吨,比想象中少不少呢。”

    萧鹏无语道:“钱算出来了?”

    孙鹏程道:“没错,按照国际金价来说,现在的那批黄金价格是97亿人民币,鉴于这一次数量那么大,所以国家银行干脆凑了个整数,拿出了一百亿,你满意不?”

    萧鹏无语道:“这是坏消息?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你可爱的兄弟孙鹏程负责押送你的宝贝来千里岩找你了,今晚出发明天早晨到,你要亲自下厨招待我!”孙鹏程说道。

    萧鹏乐了:“你现在来可不是好时候。”

    孙鹏程不解:“什么意思?”

    “猛子结婚了,你别忘带新婚礼物来。”萧鹏淡淡说道。

    孙鹏程震惊的喊了起来,声音之大整个房间都能听到:“你说啥?猛子结婚了?你不是逗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