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神级渔夫 > 正文 第1424章 这小子真现实
    还好邓涛等人并没有难受太久,当一排大红旗到达四海渔业的时候,看清下车的人所有人长出一口气。

    解决麻烦的人终于来了。

    萧鹏现在也有点懵,怎么四老一起来了?上次看到四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他们在千里岩过年的时候,平时每年萧鹏去帝都送年货都看不到四个人凑一起。这是搞什么?

    而且他现在也有点想不通。

    在他的猜测里,应该是这四个人里面的一个看自己不顺眼给自己下绊子了。问题是谁呢?

    他想了想,好吧,四个人都有可能。

    孙老就不用说了,自己整天欺负他孙子;陆老也不用说了,自己孙女让自己拐村里当村姑去了;崔老当年因为自己丢了面子;楚老楚老太正常了,所以问题就更大了!所以他们都有怀疑!

    如果四老知道萧鹏的想法,非能大嘴巴抽萧鹏不可。

    你特么的小心眼就当所有人都小心眼么?

    而这些人来这里,阵仗可真的不小,所有人都正装,身边随行官员,身后还有记者团队。这是干什么?把自己往七点新闻上送么?

    事实证明,萧鹏猜对了!当天晚上的七点新闻就出现了萧鹏的身影,国家领导人关心三农问题,在国家渔业局和检疫局的陪同下,集体走访了位于华夏的‘千里岩渔场’以及四海渔业,走访了这个华夏水产养殖最高水平的渔业公司。

    养殖户萧鹏年纪轻轻,靠着养殖业发家,水产品出口倭国等地,年创汇过百亿!一个小小的水产养殖,之所以取得这么高的成就,就是因为科技养殖,改善海底环境,严把产品质量,重视环境保护,给水产品创造最好的成长环境。

    而且萧鹏还热心慈善,支持贫困山区建设,其名下慈善基金几年来一直致力于新农村建设,新农业致富以及贫困山区医疗建设。已经入选今年华夏十大杰出青年以及十大感动华夏人物名单巴拉巴拉巴拉,把萧鹏吹的自己都快不相信新闻里说的人是自己了。

    一直到萧鹏回到千里岩之后,还觉得自己脑子晕乎乎的------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位老爷子,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不是来收拾我的么?怎么成了表彰大会了?”萧鹏不解的问几位老叶子:“还有,你们一起来我这里干什么?不会又要在我这里过年吧?现在离着过年还有十个月呢,你们就惦记上了?”

    孙老背着手说道:“行了,这么大的人了,现在都求婚了不是?也是大小伙子了,怎么还是这么不靠谱?难道我们们来了你不该赶紧好酒好菜的快上来?虽然你每年都送年货,可是还是没你这里吃的好吃。快点整点好吃的来解解馋!”

    萧鹏听后捂脸了:“你们这是来当爷的。”

    “废话!难道你还想当我们的爷?”陆老接话道。

    萧鹏彻底无语了,对着沙滩大喊道:“小丘!你特么的别在那里显摆了!赶紧去做饭去!咱们渔场来了爷了!”

    小丘正在沙滩那边给一艘船刷漆呢,听到萧鹏招呼赶紧点头应允,跑向厨房。

    孙老撇撇嘴:“瞅瞅瞅瞅!现在这混小子懒到什么地步?咱来了都不亲自下厨了!”

    萧鹏捂脸了:“几位爷,你们是故意来找我麻烦的吧?”

    孙老乐了:“你还好意思说?到底是谁给谁找麻烦?我们几个急匆匆的跑过来是因为谁?我们这一群老头子了跑了六百多公里跑到你这里来,不就是你小子又惹了麻烦了?”

    萧鹏带人到了自己的小院,餐桌早已备好。所有人入座,孙老感叹道:“现在想想,当时在这里治病的事情就像昨天一样,这一晃就好久没来了,小子,你那个洋媳妇呢?带来让我们见见啊。”

    萧鹏坐下拿出瓶茅台打开,给各位老爷子倒酒:“明明是你们找我麻烦,还要说我惹麻烦,我还要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们,这还有地方说理不?哦,岁数大就可以不讲理啊!”

    陆老听后‘噗嗤’笑了起来:“小子,不管你信不信,这个事情真的是个误会。”

    萧鹏满脸无奈:“为什么?谁能告诉我?每次我被人找麻烦都会有人告诉我‘这是误会’?”

    孙老指着跟他们身后一男一女说道:“小子,你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人。这个呢,叫楚莹颖,是检疫局局长,这个叫崔浩凯,是渔业局局长。你听这俩人的姓应该能想到什么吧?”

    萧鹏眨了眨眼,看着一旁的楚老和崔老:“难道二位是”

    楚老道:“莹颖是我二女儿,郝凯是老楚的儿子。当时考虑到你这个渔场涉及太多机密,害怕有人会把算盘打到你头上,所以我们几个人研究了一下,就让莹颖调动到了检疫局,浩凯调动到了渔业局,你知道么?他们两个原来一个是交通运输部的,一个是财政部的,他们是牺牲了前途下调到这两个部门的,为的就是给你保驾护航。”

    孙老补充道:“一会儿呢,你真要敬老楚几杯,这些年他那些跟媒体打交道减少影响力的事情都是他在做的。”

    萧鹏不解问道:“那今天为什么要我上七点新闻啊?”

    孙老耸肩:“这些年为了给你怎么减轻影响力,可把老楚给累坏了,结果你小子倒好,整出来个求婚,还搞的全球皆知,这次怎么减轻也减轻不了了,你这口口声声的不想出名的最后搞出来这样的大事也不说声,把老楚气坏了!你现在不想出名都不行了,现在开始要把你当做本国渔业典型了。”

    萧鹏一脸不解:“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据我所知,我最近得罪的除了在索马里海盆找沉船的时候遇到的那几个专家外,也就是两个在我这里的两个生物专家了。他们还没有那个能力折腾出这么大的手笔吧?几个协会轮流给我使绊子,又是让我跟他们进行所谓的‘技术交流’;又是不租给我养殖工船;甚至还要几个跟我合作很愉快的南方的经销商放弃跟我合作-------如果他们不是在我这里通过我们渔场的鱼赚了

    那么多钱说不定就真答应了!就这样,我还少了四个不错的分销商!我说句实在话,我一直认为是你们几老里有人对我有意见,要对我下手了。”

    孙老叹口气道:“刚才老陆说这是个误会。其实也不算是个误会,只能说人呢是欲壑难填。为了所谓的‘名利’,他们能干出来你想象不到的事情!你认为那些人没有能力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对吧?别说你了,就连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就是你认为的这群最不可能的人办成的这件事!”

    萧鹏瞪大眼睛:“怎么?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

    孙老点头:“你太小看咱们国家的办事效率了,这个事情又不难查!”

    萧鹏赶紧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大手笔的事情到底是谁办的?”

    孙老对着一旁的余天放说道:“小余,这事是你查的额,你告诉萧鹏吧。”

    余天放点了点头:“事情是这样的,米香芝哦,就是米院士她在外面还投资一个公司,是一个水产饲料生产公司。并且一直凭借自己三大协会良好的关系,全力推广其产品以牟利。而和她合作开展这个公司的,包括渔业协会的熊干事,以及其他协会和渔业局里面的共计十一人。他们都是拴在一个利益链上的。米院士从你这里离开后,说动了他的利益团体,想要得到你这里的相关养殖技术。但是他们虽然说人多,实权也有不少,但是毕竟没有核心职权话语权。所以就想起来了这发动群众的办法。发动各个协会里的成员一起给上方施压。同时利用手中职权给你施加压力让你妥协。他们没想到的是,你这家伙压根就不知道妥协俩字怎么写。”

    萧鹏听后像听天书:“余哥,你不是逗我吧?这么大的手笔针对我的事情就是这么些阿猫阿狗办的?”

    余天放无语道:“阿猫阿狗?不算吧?这些人里不少人虽然官职不高,但是能量可都不小。就像熊干事那样的,职权低得很,可是架不住渔业协会几乎涵盖了国内中大型水产养殖企业,所以他还是极有号召力的,就像到你这里来调查的那个什么赵专家,那更是掌握着一个养殖企业的生杀大权,那他在渔业养殖部门里的影响力也就更高了反正说白了,就是这群你没放在眼里的小人物把事情搞成这样的。”

    萧鹏听后傻眼了,这事情在他眼里无比复杂,所以他才会把事情闹大,结果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根本没有什么高层想动自己?就是一群小人物凑一起瞎折腾?

    “这些人会怎么处理?”萧鹏问道。

    孙老回答了他这个问题:“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严办!重办!”

    萧鹏听后略一思考,什么话也没说,起身就往外走。

    “你小子干什么去?”孙老赶紧问道。

    “贵客上门,当然要去做一道拿手的灌汤黄鱼招待一下了!”萧鹏说完消失在门口,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这小子还真现实”

    。m.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