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医仙小猫妖 > 第五七零喵:恐惧
    正文

    花九脑袋乱糟糟的,心里更是一团乱麻,想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眼下不是细想这些的时候,眼前的一切更加证明了九郎就是后来的君攸宁。

    所以,他必须死!

    这个错误的开端是她造成的,那就由她来终结!

    花九离开屋子站在大雨中,感觉身上沾染的血腥味怎么也洗不掉。

    她闭上眼睛呼唤狸花,她找人的速度会比自己快很多。

    “狸花……狸花……”

    花九呼唤了好几声,却发现没有任何回应,往常她叫一声,狸花就算懒得理她,至少也会给点回应让花九知道她没空或者在忙。

    花九瞳孔一缩,忽然想到某种可能。

    今夜九郎屋子里很奇怪,门从内反锁只有窗户开着,屋内也没有任何打斗或者挣扎的痕迹。

    难道是狸花……

    花九眼皮狂跳,诸多念头在心中翻滚。

    当下她再顾不得对狸花尊重不尊重,强行突破狸花灵体,侵入狸花的记忆之中。

    轰隆!

    闪电划过,蓦地照亮花九‘眼前’的九郎。

    花九心一沉,九郎果然被狸花带走。

    雨水噼里啪啦的打在树叶上,九郎躺在泥水中,身上衣衫破烂遍布狰狞裂口,血水止不住的从伤口里流出,被雨水冲刷,将他身下的泥潭染成刺目的红。

    狂风暴雨之中,九郎眼底满是深深的恐惧,眼角留下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倒在地上用脚蹬着后退,一只手臂防御性的抬起。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

    九郎虚弱的求饶,换来的却是一道锋利的白光。

    噗哧!

    利剑穿胸而过,却恰好避开心脏,疼痛让九郎双眼大睁,整张脸皱成一团。

    花九此刻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切,就好像是她在握着那把剑,整个人被无边的憎恨笼罩,脸上带着残忍的癫笑,缓缓的转动那把剑。

    咯,咯,咯。

    剑刃在肋骨之间摩擦,九郎双手抓着剑身,口中溢出大量鲜血,疼得浑身抽搐。

    “为……什么……”九郎含血问道。

    刷!

    剑被猛的拔出,鲜红的血液溅在身上,热得烫人,却带来无边的快意。

    九郎像个濒死的鱼一样倒在地上,张大嘴巴想要吸气,却只有止不住的鲜血从他嘴里溢出。

    “救……救……”

    瞳孔逐渐放大,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花九看到‘自己’抬起一只手,手中捏着一个香包,‘她’慢慢打开香包,拿出一张签符。

    “愿吾儿攸宁一生平安顺遂,无病无灾——君氏婉娘敬上。”

    花九蓦地明白狸花是如何知道九郎便是君攸宁了。

    签符被揉碎在手心里,碎屑砸在将死的九郎身上,狸花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不让你体会绝望,不让你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我怎能甘心?治好他!”

    话音落下,生机勃勃的绿光从狸花身上漫出,将九郎整个包裹,那是她体内梧桐的力量。

    不过两三息的功夫,濒死的九郎便恢复如初,身上连个伤痕都没有。

    狸花挥剑,笑容残忍,“跑吧,这才第三轮而已,后面还有很多很多轮。”

    九郎弓着身子,看狸花的眼神如同看地狱饿鬼,身体抖得几乎站不起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奔涌。

    刷!

    一剑划过,九郎手臂上立刻鲜血飙飞,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九郎痛苦闷哼,眼底恐惧更甚,却还是咬着牙爬起来,一边流泪一边朝山林深处奔跑。

    而狸花就跟在他身后,时不时的出来给他一剑,猫戏鼠一般,让猎物感受绝望。

    只是,狸花对九郎比对老鼠残忍百倍不止。

    花九猛然抽离自己的神识,这样的场景,就算她对君攸宁心怀憎恨也有些看不下去,尽管心底多少有些快意,但更多的却是恶心。

    她只想一剑杀了他,终结这一切,根本没有心思去这样折磨他。

    因为她知道,这样的折磨并不能抹去君攸宁带给她的痛苦和恐惧,只会将她推入更黑的黑暗。

    平复了下情绪,花九朝大青山方向疾驰。

    从狸花的记忆中可以看出,她将九郎带去了大青山。

    当花九赶到大青山山脚下时,正好看到狸花失魂落魄的从山道上走下来,双目无神,没有半分神采,丝毫不像大仇得报之后的样子。

    “狸花……”花九化形为人走上去。

    狸花抬眼看到花九,仿佛看到了亲人,满心的情绪找到宣泄口,一下子扑进花九怀中哭了起来。

    狸花哭得凄惨,哭得伤心,哭声中是道不尽的委屈。

    一时间这茫茫夜色之下,这凄凄雨声之中,只余狸花放肆的哀嚎和痛哭。

    花九心头也是一酸,用力的抱紧狸花。

    这么多年,狸花一直乖张,一直狂傲,还从未这样委屈的哭过。

    花九知道,狸花替自己承受了太多,她心底有太多的委屈。

    哭了许久,狸花的抽泣声渐渐小下来,花九松开狸花,像姐姐呵护妹妹一般,替狸花擦去眼角的泪珠,又揉了揉狸花的脑袋。

    “哭什么,我说过的,你什么时候想说随时可以告诉我,何必一直憋在心里?”

    狸花吃惊的眨眼,“你……你知道?”

    花九点头,“嗯,我大概能猜到,你是剑灵之体,又是我的本命剑,君攸宁她不会轻易要你的命。所以我能想到的,他让你折服的办法就只有从你的恐惧中下手。”

    狸花扁着嘴巴又要哭起来,不过使劲吞了口唾沫,生生忍了下去。

    “那段时间他将狸花丢进幻境中,日日夜夜的折磨狸花,一开始狸花还能分清那是幻境有所抵抗,可是最后……太久了,幻境实在是太久了,久到看不清尽头,对不起,狸花不是有意要伤你,狸花只是……真的……狸花……”

    “好了别说了,换做是我,在他制造的恐怖幻境里,怕是还没有你坚持的时间长。”

    花九真诚的眼神打动狸花,狸花用力‘嗯’着,抬手抹着止不住的眼泪。

    见狸花情绪稍缓,花九问道:“九郎呢?你有没有……杀了他?”

    狸花抹干净眼泪摇头,冷笑道:“没有,狸花怎么会那么轻易让他死,必须让他好好感受狸花的痛苦,所以狸花将他丢在山林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你放心,狸花变成了其他妖的样子,没有让他认出狸花。”

    花九瞳孔猛缩,心底已经有些不安。

    她忽然想起,君攸宁那时曾跟她说过,他后来之所以对妖残忍,是因为小时候差点死在妖手中,还留下了极深的恐惧。

    现在看来这恐惧便是狸花带来的,从她出现在这里到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在朝着原来的样子发展。

    花九担心,她这次依然要不了君攸宁的命。

    “我去杀了他!”花九站起身就朝山林中狂奔。

    等她找到九郎的时候,发现九郎昏迷在树下,右手手腕被一根木刺穿透,钉在他身后的树上,鲜血顺着树身缓缓的流下来,如此一来,他会十分缓慢的死去。

    而花九不知道的,是他此刻深陷幻境之中。

    一片漆黑的空间里只有他,四周悉悉索索,一群群老鼠凭空出现朝他跑来,九郎吓得尖叫,吓得躲闪,最后还是被老鼠吞没。

    他清晰的感受到每一只老鼠咬在他身上的痛苦,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被老鼠一点点啃噬成一具白骨。

    那种痛彻心扉的恐惧只有亲历者才能体会,可这并不是终结。

    等他真正死在鼠口的刹那,他猛然惊醒,慌张的摸摸自己还完好无损,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境。

    可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刚刚升上来时,周围再一次响起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这一次,又是无数毒蛇如同海浪一般朝他涌来,将他吞没。

    如此往复,如此循环,每一次都清晰的感受痛苦,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妖物。

    没有尽头,看不到任何解脱的希望。@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