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医仙小猫妖 > 第五八八喵:传功
    正文

    回到魔铃教安排的住处,花九立刻闭关,消化刚刚战斗中顿悟所得。

    花九自己也没想到,陈敬值陈夫子所创的破剑诀竟然有如此威力。

    而这部剑诀原本也只是陈夫子遍学昆吾诸多剑典之后,推论和设想出的一部剑诀。

    化繁求简,包罗万象。

    将所有剑招,剑意统统剥去繁复的外壳,只留最本真的核心,之后再统统融入最基本的剑招之中。

    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其中难度也不小,她之前也只是学了皮毛,未曾领悟真意。

    直到今日这一番苦战,倒是让她破开了剑诀之间的屏障,剥开招式华丽的外衣,练成真正的破剑诀。

    花九此时再回想自己学的那些剑诀,只觉那些招式已经模糊不清,只有剑诀所带的剑势记忆深刻。

    除此之外,破剑诀中还包含诸多杂学,譬如身法和障眼法之类的。

    这些也是发挥破剑诀真正威力所必须的,今日一战,她最后一击也是将游龙步和踏雪无痕融合,才达到了那样的效果。

    “剑招,剑势,身法这些都能融合,那剑意呢?”

    花九陷入沉思,陈夫子当年能掌握一百零八中种剑意,最后融合成青松剑意,将一百零八种剑意一齐放出,威力惊人。

    她曾听君攸宁提起过,陈夫子那一招,就算是他化神期的本体也未必抗得下来,而陈夫子那时候只有结丹后期而已。

    “陈夫子能做到,我也一定行!”

    花九坚定信心,也找到了她剑修之道的方向。

    忽然想念寒剑谷,想念那个全都是各种剑意的恐怖山谷,要是她现在能进去大吃一通,怕是立刻就能练成剑意合一。

    可惜她现在可不是昆吾的弟子,就算去了昆吾,也进不了寒剑谷。

    不过眼前这个血煞门也是个不错的地方,血煞门弟子中有六成是剑修,三成是刀修,余下的一成修些其他兵器。

    她可以上血煞门挑战,在不断的战斗中领悟他人剑意磨练破剑诀,将自身所学无论剑招还是身法统统融入其中。

    她有种感觉,破剑诀的威力会随着她融合的剑意越多而变得越强,或许它将会成为超越史上所有天品剑典的存在。

    与其说它是一部剑诀,不如说它跟蛰龙经一样是一部超强的剑修辅助功法。

    等以后回到昆吾,她一定要告诉宗主这部剑诀的重要性,为陈夫子正名。

    他或许不是昆吾史上最厉害的剑修,但他一定是昆吾史上最好的引路人。

    有了定计之后,花九真是一刻都不想待着,恨不能立刻打上血煞门去。

    “不行不行,要冷静,先吃点东西再说。”

    这边花九刚拿出干粮摆满桌子,房门就被推开,七杀带着小半妖风风火火的跑进来。

    “娘,娘,我回来了。”

    小半妖看到桌上的吃食眼睛一亮,整个人突然一闪出现在桌子上,坐下来就抓起肉干开吃。

    花九愣住,“你怎么突然会瞬移了?”

    小半妖的瞬移跟花九依靠身法的瞬移可完全不同,那是一种法则之力,是真正的瞬间移动,花九完全抓不到半分轨迹。

    小半妖嘴里塞着肉干,“是七杀爷爷教我的。”

    花九一记眼刀杀过去,七杀赶忙赔笑道:“不关吾的事,是……是……”

    “吾什么吾,好好给我说话。”

    “是是是,吾……不是,我也没想到他能瞬间领悟龙鳞中的龙神语,我就是想……”

    七杀支吾了半晌,花九才弄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这小半妖有龙族血脉,七杀也是龙族,所以能够感应出来。

    奈何七杀并非真龙之身,而是混沌孕育,所以龙鳞中的龙神语他怎么都无法参悟。

    先前看到小半妖,心思一动就想看看小半妖能不能参悟,好教他。

    结果他还是低估了龙族传承,小半妖拿到龙鳞之后,只看了一眼,那龙鳞就化作一道光钻进小半妖脑中,紧接着小半妖就学会了瞬移。

    七杀让小半妖告诉他龙神语的内容,小半妖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只说那就好像一种本能,无法言说。

    好在那片龙鳞中包含的只是瞬移,不是什么厉害的神通,七杀身上还有两片,所以不算太亏。

    花九叹了口气,“算了,学会瞬移也好,以后被人欺负也能跑得掉。”

    “娘,你给我起个名字好不好,求你了。”

    花九一眼瞪过去,小半妖立刻改口,“前辈我错了。”

    “没名字就叫无名好了,有修为的人不能随便给妖魔精怪起名,否则那因果可不容易斩断。”

    小半妖不在意的笑道,“无名就无名,无名也很好听。”

    “好听什么,烂大街的名字,也就话本子里那些装样子的高手才会叫无名。”花九吐槽了句。

    吃饱喝足,无名舔着脸跑到花九面前,“前辈,你能不能教我修炼?”

    “不能!”花九斩钉截铁的拒绝,“你吃也吃饱了,是不是该走了,我还有事要办,没时间跟你玩。”

    “不要,我不走。”

    花九取出些许散碎灵石,认真道,“拿着,不管你去加入魔铃教也好,还是去流浪也好,都立刻给我离开,你现在有瞬移保命,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被人欺负了。”

    感觉到花九的认真,无名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他看着那些灵石沉默了一会,然后跪下来给花九行了个大礼。

    “多谢前辈照拂,您让我走,我也不好意思再赖下去,只是我是真的想要修炼,我想知道我爹娘到底是谁,可是没有能力我连魔铃教地界都走不出去。所以恳请前辈传我一套功法,哪怕是最差的也行。之后我绝不会再缠着前辈了,求求您了。”

    无名咬着嘴唇忍着眼泪,花九能看到他眼底的倔强和不甘,半晌之后,花九叹了口气。

    “怕了你了,等着。”

    无名没有修为,玉简他用不了,花九只能将功法写出来。

    可是花九深觉她跟无名之间的牵绊已经过深,若是她渡他走上修行路,那无名以后沾上的因果业力都会有一部分加诸己身。

    想到未来的化神劫,花九冷不丁一颤。

    思来想去,花九觉得她只能给无名一部修不成的功法,让他有个念想和动力也好。

    以他半妖之身,又是龙族血脉,终有一天会腾飞。

    想到这,花九提笔在纸上写下蛰龙经三个字……divdiv@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