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颤抖吧,渣爹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治疗
    宣武将军满门忠烈,只留下一子,真是太可怜了。

    顾瑶不由得对宣武将军心生佩服。

    她做不到的事,不想让至亲做的尽忠,不意味着她就不佩服似宣武将军这样的人。

    顾瑶面前的几个女人满脸苍凉,身形枯瘦,眸光暗淡,犹如一座枯井。

    “宣武将军夫人受伤挺严重的,一直昏迷不醒,几个儿媳妇的伤有轻有重。”

    顾四爷面露几分不忍,轻声说道:“虽然宣武将军满门男丁战死,可是……从现在的证据同消息看,宣武将军情敌冒进,不听陆侯爷的命令,这才导致府城被蒙古骑兵攻破,百姓损失惨重。”

    原本木讷的女人听到顾四爷这话,激愤的说道:“你胡说!”

    顾瑶拽了顾四爷一把,她是真服了顾四爷这张惹祸的嘴。

    明明他是一片好心,专门带顾瑶过来检查医治伤口,毕竟军中的大夫都是男人,几个女子就是有伤也不好医治。

    而且顾瑶觉得军中的大夫水准还敢不上她呢。

    在军中需要是能征战的将士,当世并不重视军医。

    军中的大夫大多都是兼职,需要时一样瑶冲上去杀敌。

    顾四爷恼道:“胡说?爷胡说什么了?是不是宣武将军镇守的夫城被攻破了,是不是从他那边冲过来的敌人让陆侯爷腹背受敌?”

    “陆侯爷在开战前是怎么吩咐宣武将军的?固守城池,不可妄动。”

    “结果却是……”

    “就是你胡说!”

    女人们显得很激动,“你是不知道实情,为了军令,他们战死沙场……只留下我们几个孤儿寡母,不是他正好染病,怕是他也要追随父兄而去。”

    “爹,您先出去待一会儿。”

    顾瑶连忙把顾四爷推到帐篷之外,转诊小心翼翼说道:“我先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你也认为是将军的错?是不是?”

    “我什么都不知道,更没有资格判断是谁的错。”

    顾瑶轻声说道:“是我爹让我来帮你们医治伤口,人活下去,才能证明清白。”

    女人微微一愣。

    “我爹的话是不中听,可是如今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你们想听称赞宣武将军的话,想找人可宣武将军的人怕是很难。”

    顾瑶见女人们有所缓和,提着药箱慢慢靠近:

    “一路走过来,我见到不少的伤员,他们都很年轻,也有父母兄弟,妻儿老幼,军中很难留下有残疾的人,这还算好的,能捡回一条命,总能回家团圆,可是也有不少牺牲在疆场上的,他们同战死的宣武将军一样悲壮,也许他们本可以不必战死的。”

    顾瑶同情这些寡妇,敬佩宣武将军,然而她会维护顾四爷,站在顾四爷这边,根本不可能同外人一起针对顾四爷。

    即便最后证明顾四爷方才的说辞欠妥,她会同顾四爷一起向宣武将军的遗孀赔罪认错。

    “我不用你医治伤口。”

    “这位夫人。”顾瑶语气重了几分,“我看你衣服上的污渍,证明你胸口的伤已经化脓,你若是不仔细清理伤口,上药医治的话,你未必能保住性命。”

    “我想领顾四爷的情!”

    “别拿自己的性情同我爹赌气,那些话即便我爹不说,就没人提起吗?”

    顾瑶再次劝道:“回京之后,你们会面临更多的流言蜚语,甚至陛下会派人专门彻查此事,我爹只是陈述事实,你们连这样的话都承受不住,听到更难听更恶毒的话,你们该怎么证明宣武将军的清白?”

    “一心寻死,追随宣武将军而去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倘若你们这些宣武将军活着的至亲因伤势过重而死的话,宣武将军就永远要背负着情敌冒进,致使陆侯爷陷入险地的罪名了。”

    “你们都无法为他洗清罪名,还能指望谁去?”

    女人们脸上多了几分动容,也不再似方才排斥顾瑶靠近。

    宣武将军这些年一直在外镇守,他的家人也都生活在民风淳朴的府城。

    她们并不了解京城局面的复杂,更不懂朝臣的心机深沉。

    “陆侯爷很受陛下重视,他一举一动都牵扯陛下的心,因此朝中有不少人都对陆侯爷……不大友好。”

    顾瑶已经着手处置女人身上的伤口,声音很轻:“你们要做好准备,回京面对的责难不小。”

    “我……”

    “这话本不该我说,毕竟我是顾四爷的女儿,又是陆侯爷尚未过门的妻子。”

    顾瑶认真仔细清洗伤口,涂抹最好的竵上药,“我本该怨恨宣武将军的,但是我不希望战死的宣武将军果真如同传言那样的人。”

    “你们保养好身体,准备回京同陛下,同朝臣去证明将军的清白吧。”

    好在她们的伤多是外伤,显然她们也给彼此处理过伤口,而且嫁入将门的女人在处置伤口上也有独到之处。

    毕竟她们的男人经常受伤。

    除了开始情绪最为激动的女人伤口化脓之外,其余人**上的伤并不严重。

    她们之所以死气沉沉,还是因为打击太大,精神上的创伤更严重。

    可顾瑶帮不上她们,安抚更是说不上了。

    没有这场战争,顾瑶同她们一辈子许是爷无法碰面。

    顾瑶这样的身份不适合去做安抚开解她们的人。

    处理完伤口,顾瑶又去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宣武将军夫人,歉然说道:

    “我只会处理一些简单的外伤,似将军夫人这样的状况,我治不好,不过我带了一些补品同人参,既然宣武将军还能吞咽,人参补品等珍贵药材,我给你们留下一些。”

    “多谢,多谢顾小姐。”

    顾瑶的话未必是最动听的,可顾瑶却是这段日子同她们说话最多的一个人。

    她们受够了旁人仇恨的目光。

    顾瑶虽然没有认同她们,也没因为陆侯爷指责,还为她们指明前路。

    “这算不得什么,你们好好歇息吧。”

    顾瑶不仅留下人参等药材,还把外伤药留了不少,叮嘱她们换药时注意事项。

    她走出帐篷后,顾四爷立刻凑上来,“她们没事吧。”

    “爹啊,咱们以后少说话,成吗?”@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