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灵气逼人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戏中戏
    视频并不长。

    却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金振海张了张嘴,除了如毒蛇垂死挣扎般的“嘶嘶”声,却说不出半个字。

    “金董,您想说什么?”

    楚歌冷冷道,“刚才您被黑色闪电——无论真假,威胁着生命,自然不管如何胡言乱语,都不能算数的。

    “但现在呢?

    “您面对比‘黑色闪电’更加凶残的‘炎罗’,明知对方的身份,却没有流露出半点生命受到威胁的意思,反而和他侃侃而谈,甚至还敢威胁他,哇,真是勇气可嘉,判若两人,这一点,您准备怎么解释?

    “我知道您一定正在绞尽脑汁地冥思苦想,没关系,在我们去非常协会的路上,您有大把时间,可以慢慢想,怎么编一个弥天大谎,圆满解释整件事。”

    金振海双眼迷茫,欲哭无泪。

    他的确绞尽脑汁。

    但想了半天,也只能垂头丧气地问:“你们,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很简单。”楚歌咧嘴一笑。

    ……

    稍微早些时候。

    穷街陋巷之内。

    “听着,洪大叔,我们最后的行动,一共有两个关键,第一就是您千万不能冲动,绝不能一照面就干掉那个‘大人物’,无论对方是谁!”

    楚歌连珠炮般道,“从已经发现的证据来看,这极有可能是一个‘窝案’,单独一个大人物,绝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收留非法穿越者,也不可能瞬间让一支车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涉及到快递公司,路政管理部门,警方的监控部门,等等等等。

    “对方相当于一条九头蛇,就算你斩落它的一个脑袋,都无法阻止它生出新的脑袋,继续张牙舞爪,吞噬更多好像小飞那样的无辜受害者。

    “真正为小飞报仇的方法,就是揪住九头蛇的一个脑袋,把它狠狠拽到阳光下,彻底晒成蚯蚓干。

    “所以,压抑你的怒火,绝对不要冲动,炎罗是对方害人的刀,和炎罗联系的大人物则是拿刀的手,但手臂后面还连着身体,身体里面还长着心脏,我们必须顺藤摸瓜,把对方的心脏和牛黄狗宝都掏出来!”

    洪磊听得连连点头,沉声道,“我明白,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些害死小飞的杂种,我一个都不放过!”

    “很好,第二个关键,我们也不能威胁这个大人物。”

    楚歌叹了口气道,“如果你出面,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是被你威胁,刑讯逼供之下的胡言乱语,无论在民间舆论还是法庭调查上,都没有丝毫效力。

    “如果我出面呢,对方知道我是非常协会的人,是受到法律和制度约束的官方英雄,更不可能吃我这一套,绝对有恃无恐,顽抗到底。

    “所以,我们必须想出一个方法,让对方心甘情愿,主动交待一切!”

    洪磊皱眉,难以置信:“主动交待?这怎么可能!”

    “可能的,您别急,让我仔细想想。”

    楚歌的十根手指深深插进乱蓬蓬的头发里,仿佛捧着一台正在加热的电磁炉,整个脑袋都滚滚发烫,“对了,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洪磊道:“什么忙?”

    楚歌道:“回忆咱们过招的全过程,然后,再次被我的惊人表现,深深震撼吧!”

    洪磊:“……啊?”

    楚歌:“算了,我忽然想到,无论这个大人物是谁,肯定位高权重,爱惜羽毛,而且做事相当谨慎!”

    洪磊微微一怔:“那又如何?”

    “既然位高权重,肯定日理万机,既然爱惜羽毛,肯定不会亲自处理各种细节。”

    楚歌打了个清脆响亮的响指,自信满满道,“所以,我相信这个大人物,既不会太熟悉你我这样的‘小角色’,也不会太熟悉炎罗这头凶魔,仅仅是听说过我们的名字,或许知道一些我们的特点而已。

    “不熟悉你我,是理所当然的,日理万机嘛,哪有空理会我们?

    “至于不熟悉炎罗,也很好理解——这个大人物怎么可能整天和炎罗厮混在一起,给别人留下把柄呢?”

    洪磊听得一愣一愣,仔细想想,点头道:“有道理,这样的大人物不可能真心实意和炎罗合作,最多将炎罗当成一件工具,没理由冒着巨大的危险,和炎罗朝夕相处的,但是,这又有什么用?”

    “有用,说不定非常有用。”

    楚歌目光炯炯地看着洪磊,“如果这个大人物对你我和炎罗非常陌生,根本一无所知,这个戏法就变不了,如果他对你我和炎罗非常熟悉,了解我们的每一个细节,这个戏法又变不了,恰恰是这种听说过我们的赫赫英名或者凶名,却不太熟悉的程度,正好为我所用!

    “洪大叔,我发现你这段时间一直化妆追查炎罗,以不同的面目出入各大游戏中心,却从未被人看出破绽,由此可见,你的化妆技巧相当高明。

    “还有,你今天伪装成身受重伤的样子,却是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连我这么高的智商,都险些被你骗过,从这件事上,我发现你的演技也十分精湛,怎么,有练过?”

    “有。”

    洪磊道,“几十年前,我曾经参加过特种兵的试训,在特种部队里,‘潜入敌后,化妆侦察’是必修的科目,有时候,甚至要伪装成大肚便便的孕妇和妖娆婀娜的女郎,我的成绩都十分出色,更别说普通男子的身份。

    “说来惭愧,退伍之后,除了机械驾驭和维修,我几乎将别的技巧统统忘了个一干二净。

    “可是,小飞的死刺激了我,那些几十年前的记忆,都像是烟花一样在我脑中炸开,包括‘化装侦查’科目的每一个细节,全都历历在目。

    “正是依靠几十年前学会的技巧,我才能伪装成不同的身份,躲避警方,追踪炎罗。”

    “那么,你能帮我化妆么?”

    楚歌道,“不用太逼真,反正还要往脸上涂抹各种污垢,淤泥和血浆,弄得蓬头垢面,青面獠牙,张开血盆大口那种,让一个受到高度惊吓的人,在短时间内认不太出来就可以了。”

    洪磊眯起眼睛。

    楚歌说了这么多,他终于反应过来。

    “你是说——”他的眼神越来越亮。

    “没错,我是说,事到如今,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孤注一掷,竭尽所能去做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楚歌咧嘴,笑得露出后槽牙,“更准确说,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戏中戏!”

    ……

    “戏法就是这么变,无论洪磊大叔伪装成‘楚歌’,还是以‘楚歌’的身份重新伪装成他自己,都是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令你陷入思维误区,真正的关键不在于他的身份,而在于我的身份,必须要营造出一种特殊、危急、惊心动魄,令你彻底崩溃,无法思考的状态,让你下意识以为,我就是炎罗!”

    地下车库中,楚歌神清气爽,侃侃而谈,“至于你刚才看到我们的‘激战’,无非是一些化学燃料营造出来的声光电效果而已——在洪大叔潜入东海保险大厦劫持你的时候,我就在这里布置‘舞台’。

    “我们刚刚才见过炎罗的真面目,还被炎罗用火龙卷轰了一下,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想来,这就是他的标志性战斗风格。

    “而你所熟悉的炎罗,无非也就是一个熊熊燃烧,极度邪恶的形象,再加上擅长使用火焰的战斗风格,在你惊慌失措,濒临崩溃的状态下,我们的伪装和表演,至少有三五成希望,能把你骗得团团乱转,嘻嘻嘻嘻。

    “好啦,我们这套戏法大致就是这么变的,聊了这么多,你那些愚蠢的手下,应该也都散开到金融区外面去了吧?我们该走了!”

    楚歌得意洋洋地吹了声口哨,打了个手势,示意洪磊和自己一起,把四肢瘫软,几乎要尿裤子的金振海拽出来,换到一辆他精挑细选,藏在角落里的车上。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