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恒行诸天 >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齐聚
    陈玄奘很快意识到这一点,他故作无意间运转神识,装作全力吸收佛光果位的样子,顿时,识海内金光氤氲,将那金身彻底隐藏在浓密的佛光之中。

    端坐如来身侧的观音似有所觉,眉头轻蹙,向陈玄奘望来,就连正在准备给孙悟空授果位的如来神通法身都不由话语一停,一起向陈玄奘看了过来。

    两道仿佛能洞彻一切的目光在陈玄奘身上扫视一遍,将他从里到外看了个透彻,然陈玄奘只是闭目吸收果位,面色如常不变,连心跳都未曾变化半分。

    观音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心中隐隐感觉有不妥之处,却觉察不到这一丝不妥的感觉来源于何处。

    也许是陈玄奘一步登天,表现得急切了些吧……

    观音若有所思地再度扫视陈玄奘一番,瞳孔中金光闪烁。陈玄奘一朝脱去凡胎,立地成佛,此番得授果位,当真算得上是一步登天,完成旁人数千年苦工。

    再加上融合了金蝉子前十世轮回的功德和记忆,可以说,陈玄奘从此前途无量。

    在接下来的推衍之中,陈玄奘仍是观音最重要的棋子,她需要一个实力强大的陈玄奘为其冲锋陷阵,也要借此界的陈玄奘,分析洪荒界中的金蝉子到底是否大奸似忠之徒。

    这一件件事情,都事关重大。

    如来佛祖收回目光,看向孙悟空,笑了笑,继续道:“孙悟空,汝因大闹天宫,吾以甚深法力,压在五行山下,幸天灾满足,归于释教,且喜汝隐恶扬善,在途中炼魔降怪有功,全终全始,加升大职正果,汝,当为斗战胜佛!”

    孙悟空喜不自胜,抓耳挠腮,好久才平息下来,似模似样双手合十,也念了句:“阿弥陀佛!”

    刷!

    又一道金光笼罩在孙悟空身上,孙悟空开始接收果位,虚空盘坐,暂时安静下来。

    如来佛祖见状微笑颔首,又看向猪八戒:“猪悟能,汝本为东土猪妖,因被爱人伙同奸夫所害,化身为魔,在福陵山云栈洞造孽,然汝喜归大教,入吾沙门,保圣僧在路,却又有顽心,色情未泯,因汝挑担有功,加升汝职正果,做净坛使者。”

    猪八戒原本满脸喜滋滋等待加封,可听到最后“净坛使者”四个字,顿时愣住了,当下便忍不住嚷道:“这不公平!他们都成佛,凭什么我就只是个净坛使者?”

    如来笑道:“因汝口壮身慵,食肠宽大。盖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诸佛事,教汝净坛,乃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如何不好!”

    猪八戒听得云里雾里,只是心中仍不满意,独自嘟囔道:“我一向对师父忠心耿耿,凭什么不能成佛?”

    然如来金口一开,事已成定局,佛光笼罩之下,猪八戒不得不无奈接受灌顶。

    如来继续封沙悟净为金身罗汉,又封了几个妖王为明王、长老,数十名大妖为护法、金刚,一一分封完毕后,阿难和迦叶两位尊者也取来了三藏经书。

    观音开口道:“诸位,恰逢玉帝大宴天下群仙,我佛门却也不能不到,今金蝉子取经功满,只待回东土传经普度,不若先往那天庭走一遭,享用些蟠桃,再去凡间。

    诸佛、罗汉和比丘众都口称“大善”,而陈玄奘等人也将所有佛光敛入体内,暂停炼化。

    观音再度深深看了眼陈玄奘和孙悟空,这才起身,其座下莲台迅速放大,除如来神通法身外,在座所有人全部上了莲台,随观音一同往天庭去了。

    很快,北天门在望,观音并未停留,而北天门守将见是菩萨到了,也不敢阻拦,任由莲台一路飞到了蟠桃宴所在的宫殿之上才缓缓降下。

    守门的天将一愣,继而忙大声唱道:“灵山诸佛到!”

    原本喧嚣的殿中在这一刹那,突然鸦雀无声。

    过了良久,才听里面传出玉帝毫无感情的声音:“请!”

    “什么态度!”阿难撇撇嘴,转头对观音道:“菩萨,这老儿对我等却是越来越无礼了,我灵山诸佛亲至,居然不出来迎接,当真岂有此理!”

    “我看他这玉帝,是不想做了!”迦叶冷笑着道。

    观音皱皱眉,心中猛然一惊。

    什么时候,佛门弟子骄纵成这样子了?

    玉帝再怎么说也是三界至尊,区区两个尊者,竟一个要玉帝亲自迎接,一个还扬言兴废之事,太猖獗了!

    观音心思百转,顿时想到了很多,不过她表面不动声色,跟随着前来迎请的仙女进入殿中。

    殿中,群仙纷纷起身行礼,其中不乏谄媚之辈,跪伏在地,极尽妍态。也有那故作冷漠不屑之人,然更多的则是表面微笑,礼仪无可挑剔,但心思却不知如何。

    观音将这一系列表情都看在眼里,对于近期天庭中对佛门感官的转化顿时了然于胸,不由深深看了眼太上老君。

    她原本想在今日就彻底了结太上老君一事,可之前阿难和迦叶那一番言论,突然让她又有些犹豫。

    也许适当给佛门泼一泼冷水,反而是好事情?

    想到这里,观音的目光又落在不远处的陆恒身上,就见陆恒面无表情看着她,微微点头向她示意。

    观音收回目光,看向玉阶之上的两道身影,微微躬身:“见过陛下,王母。”

    玉帝微笑,若有深意道:“菩萨可是来迟了,当罚酒三杯!”

    观音笑道:“陛下金口,本座自当认罚。”

    玉帝一愣,哈哈一笑,道:“戏言尔,来呀,快请灵山诸佛入座,上蟠桃!”

    观音再度谢过,看向王母,笑道:“王母数千年潜修西昆仑不出,不想今日竟有雅兴,亲至蟠桃宴,当真让本座欣喜。”

    王母慵懒笑道:“静极思动而已,倒是菩萨,经年不见,风采依旧。”

    见王母不回应自己的试探,观音也浑不在意,微微一笑,随诸佛入座。

    玉帝的目光落在诸佛身后陈玄奘等一行身上,目光略显复杂。

    “金蝉子……”他注视着陈玄奘,缓缓开口。“你终于回来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