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潘德的预言之千古一帝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暗潮间奏(十二)
    露西安娜将埃修领到她在学院的住所,从自己的被褥下翻出那三张被压得扁平的旧纸递给埃修。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妥善保管。埃修接到手中,发现每张羊皮纸上其实都只写着一段篇幅算不上很长的诗句。但仔细深究的话,每一句都能贴合他至今以来的行为。无论是逃出雅诺斯的决斗场亦或者是刺杀奈德·格雷兹,都可以寻到指代的文句。唯独最后一张羊皮纸让他迷惑不解,而且诗句也尤其短:

    “改变世界的火炎在雪原慢条斯理地燃烧/猎鹰在风雪中归巢/与苍龙的奏鸣曲/被杂音/推向最**!”

    越往后,字迹便越潦草难辨,“**”是最后一个能够被勉强辨析的单词,再往后便是一串纠缠凌乱的线条,就算最老练的语言学者也很难从中拼凑出任何有意义的符号。线条的尽头是一截深渊般的幽暗墨渍,吞没了写作者最后的叙述。不难想象他当初是何等的仓促。布罗谢特没有说错,马迪甘并没有来得及写完他的预言长诗。尽管诗句中都是象征的符号,但从一些关键词上不难看出这一段兴许是关于他在北境的遭遇,与埃修昨天的幻觉并无什么显著的关联。

    露西安娜一直在一旁打量埃修的神情。在那场神学结社深夜举行的密会上,学者们曾经环绕着圆桌对这一节诗句进行激烈的探讨,他们的意图与现在的埃修并无二致,都希望从预言的面纱中窥见未来的面貌。但无论学者们从何种角度解读,分享自己的见解,最终皆止步于无从佐证的猜想。而作为长诗的主角,巴兰杜克似乎也没能做出进一步的解读。当他的视线从羊皮纸上抽离时,脸上并未出现什么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起来马迪甘的原稿也没能给他这位预言之子什么启迪。

    真是浪费时间。露西安娜在心里抱怨了一句。她突然想起当初散会后布罗谢特告诉她的,结社成员秘而不宣的第四种猜想——也许预言长诗已经完结,巴兰杜克将在所谓“龙与猎鹰的奏鸣曲”达到最**时迎来自己生命的终点,就如同原稿中那一截戛然而止的墨渍一般。

    要不要告诉巴兰杜克?露西安娜还在犹豫。这时埃修已经将手稿递还至她面前:“非常感谢。”他转身,准备拉开门,还没碰到把手,门自己便被推开了。

    “露娜~”门外面站着一个陌生、但美丽得炫目的年轻女性,冰蓝色的长发写意地披散在肩头,尽管身着厚实的棉袍,身段却不失婀娜。这位不速之客一脸的坏笑:“我要进来咯?”虽然是问询的语气,但推开门的同时,她一只脚就已经迈入了室内,而后才看到杵在门口的埃修。两人对视一眼,都短暂地愣了一下。

    “你是埃修·巴兰杜克?你在露娜的房间里干嘛?”

    “你是谁?”埃修皱眉,他印象中不曾与面前的女性会面,但为何她会认识自己,甚至能第一时间喊出自己的名字。

    “伊丝黛尔姐姐?”露西安娜惊讶地说,“你怎么来了?体能课程不是安排在下午吗?”

    “怎么?”伊丝黛尔将目光从埃修身上移开,不满地回答,“难道我非要在上课时间才能与我可爱的学生见面吗?还是说我不小心打扰了你跟北境新贵男爵的幽会?不是我说,这人没前途的,领地位于远东边陲的伊斯摩罗拉,跟被发配有什么区别?”

    “这,误会也太深了。”露西安娜窘迫地辩解,“巴兰杜克先生正在与我探讨一些学术方面的问题。”

    “学术?”伊丝黛尔注意到露西安娜手中的三张羊皮纸? 眼睛微微一亮? “我怎么听起来像是‘情书’呢?”她跨过埃修,轻巧地蹦跶到露西安娜面前。露西安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只感觉到手指间仿佛有风卷过? 马迪甘的原稿便落入了伊丝黛尔手中。她用手指捏了捏边角,嫌弃地撇嘴:

    “不是我说? 这些纸的品质也太次了,多少是个男爵? 给女孩子写情书? 至少得该写在羊羔皮上吧。而且还又破又旧,你该不会是从谁的坟墓里发掘出来的吧?”一边说,她一边粗略地扫视纸上的内容,表情逐渐愕然:“写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

    “都说了你误会了!”露西安娜跳起来想去抢伊丝黛尔手中的原稿? 后者嘻嘻哈哈地抬高手臂。“不行啊小露娜? 你都被我训练快一个月了,力气还是没什么长进啊。那边的巴兰杜克,你要不要解释下你这是什么暧昧密码?”

    “没有这个必要。”埃修平淡地回答。他上前一步,伸出手摘向伊丝黛尔手中的原稿。精光在伊丝黛尔眼中一闪而过,她不着痕迹地将露西安娜推到一旁? 轻快地旋转身体,手臂在空中摇摇摆摆。但是埃修并未给她继续周旋的机会? 手掌在中途变向,干脆利落地攥住伊丝黛尔的手臂? 发力将她拽到自己身前。伊丝黛尔挣脱不开,索性顺势狠狠一脚踩在埃修脚趾上。埃修的眼角微微抽搐看一下? 但手上的力道丝毫不见减弱。伊丝黛尔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从自己的手中取走那三张古旧的羊皮纸。

    “巴兰杜克? 放手!还想继续占便宜吗?”伊丝黛尔瞪向埃修。后者不为所动? 只是皱着眉头打量她:“我不记得见过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你可真是健忘。”伊丝黛尔冷笑,“我可是见过你两次的,第一次是在王立学院礼堂前,你把我认成迷雾山的蛮子,差点用斧子削掉了我的半个脑袋。”

    “记不起来了,第二次。”埃修说,那时候他处于彻头彻尾的失觉状态,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有没有砍错人。

    “你接近全裸地坐在院长的桌子后面。”

    “哦。”埃修点了点头,这下他依稀有点印象了,不过那时他注意力全在布罗谢特身上,无暇留神其他。埃修松开手,将手稿还给露西安娜。后者接过来,心疼地发现羊皮纸的边缘出现了显眼的裂纹。“这可是珍贵的历史文件。伊丝黛尔姐姐你总是这样,不听人说话!”

    “哎呀哎呀,不是还保持完整吗,”伊丝黛尔轻描淡写地挥挥手,“好啦是我不对,今天下午的体能课我便姑且放松下强度吧。那么到时候见咯,小露娜,就不打扰你跟巴兰杜克得‘学术探讨’了,哈哈哈!”在一阵很没风度的笑声中,伊丝黛尔门也不关,飘然远去。

    “这是女爵伊丝黛尔?我记得她的领地应该是在使落半岛,怎么会来波因布鲁?”

    “她受布罗谢特院长的邀请,来担任我的体能课导师,”露西安娜局促地解释,“因为她经常深入迷雾山脉冒险,因此常常能给王立学院的学者提供非常丰富的情报。在她成为女爵前也是学院中记名的学者。”露西安娜苦恼地蹙起眉头。刚才手稿落到伊丝黛尔手中时,她的心跳几近于停顿。布罗谢特严加叮嘱过,手稿交由她保管一事乃是绝对的机密,绝不能向第三人外泄——算上巴兰杜克应该得说是第四人。好在那位一向大大咧咧的女爵并不隶属于神学结社,因此也没意识到什么。只能希望她不要当成八卦外传。又或者自己应该在体能课时委婉地向伊丝黛尔提出这个请求,但她会不会误会得更深?露西安娜还在忧郁地踌躇,却发现房间内只剩下自己一人。埃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走前默默地掩上了门。@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