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嘉平关纪事 > 932 传奇的一生33.0
    宋家老祖宗和桐王那位自以为是的兄长,他们真正起兵的原因已经不可考证,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亦或者民间传言,都难得的统一了口径,说他们是正义之师,是为了天下百姓才起兵的。

    不止如此,还说这月奕侯家的大公子跟普通的勋贵子弟是不一样的,他是看不惯当地府衙欺压百姓,看不惯官商勾结,所以才孤注一掷的。

    无论有多少个版本的说法,都是夸宋家老祖宗的,夸得天花乱坠的,说他义薄云天,不惜跟家里翻脸,也要拯救天下苍生。

    “但老祖宗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只有他自己和桐王的那位兄长才清楚了。何况……”宁王殿下脸上闪过一抹冷笑,“月奕侯是真的不知情吗?老祖宗真的跟月奕侯翻脸了吗?”

    “月奕侯?”金苗苗一挑眉,看看宁王殿下,又看看宋爻佳和宋其云,“那个传说中有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月奕侯?据说可以拔起一整棵大树的那个月奕侯?”看到三人默默点头,她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一番这叔侄三人,“这也不过百十来年的工夫,蜕化得挺厉害的啊!”

    被嘲讽了的叔侄三人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们也不知道宋家是不是真的因为起兵遭了天谴,反正自从老祖宗之后,宋家子弟的身体状况是每况愈下,情况好的呢,就是宋其云这样的,一般的就是宋珏、宋爻佳那样的,不太好的,就是宁王殿下这样的。基本上再也没有力大无穷的月奕侯那样的了,搞得他们一度以为月奕侯是传说,是被美化的。

    “苗苗姐,你这样戳人家的伤疤是不是太不友好了?”宋其云捂住自己的心口,一脸受伤很重的表情,“虽然不能力拔山兮气盖世,但我们还是很机灵的,脑子还是很好用的,对吧?再说了,我家老祖宗是月奕侯的长子,也没继承他老人家的这股子力气啊!而且,你看他的画像,比我们还要清秀、文弱呢,对不对?那尽管是这样的,他也是名副其实的战无不胜啊,对不对?”

    “对!”金苗苗点点头,笑眯眯的看着宋其云,“打仗这个事儿,确实是不看谁力气大的!”

    “对嘛!对嘛!”宋其云理直气壮的说道,“有勇无谋是武夫,有勇有谋才是真汉子!”

    金苗苗……不,整个屋子的人都斜着眼睛看他,孩子,你说自家老祖宗是有勇无谋的武夫真的合适吗?真的不怕老祖宗地下有知,晚上托梦来找你算帐吗?

    “干嘛都这么看着我?”宋其云晃晃小脑袋,“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对?”

    几个人同时翻了个白眼,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不想再搭理这个臭小子。

    “话又说回来了,月奕侯其实是真的支持大公子起兵?或者说,大公子起兵,其实是个幌子?”金苗苗托着下巴看看大家,“其实,起兵是早就谋划好的,对吧?”

    “肯定是啊!”宁王殿下脸上闪过一抹冷笑,“起兵这种事,哪儿是一拍脑袋就能决定的?起兵,必要的条件,就是粮草。按照他们当时吹嘘的,一共有三十万的大军,你们都是带兵的,想想三十万,人吃马喂的,需要多少粮草?需要准备多长时间?”

    “殿下的意思是,上一次桐王的兄长回去,其实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不止。”宁王殿下摇摇头,“桐王的兄长进京的目的本身就不纯粹,表面上是打着找兄弟的旗号,其实应该是背地里打探西京城沿路的布防。”

    “算算时间……”金苗苗摸摸下巴,想了想,“**不离十,无论是老祖宗,还是桐王的兄长,虽然也带兵,但不会谋划的这么详细,应该是他们的父亲授意的。”

    “这个是一定的,他们利用了老祖宗和桐王兄长的年轻气盛,你们想一想,你们这个年纪,是不是特别喜欢头脑一热,就要完成什么理想啊、梦想啊之类的。”宁王殿下看了一眼沈昊林、沈茶,“哦,你俩除外。”

    沈昊林和沈茶相互对望一眼,无奈的摇摇头,他俩确实挺不热血的,干什么事都不会特别的上头,都会比较冷静,所以,被人忽悠这样的事,是基本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的。

    “诱惑很大,得了功劳又基本是自己的,月奕侯和凤奕伯又非常的支持,这两个人自然很愿意为此抛头露面。所以说,他们起兵的原因是为了天下苍生,还是为了个人的野心,那还真的是不好说。”

    “凤奕伯是……”

    “哦,忘了说了。”看到金苗苗一脸茫然,宁王殿下解释了一下,“凤弈伯就是桐王兄长的父亲,他跟月奕侯是表兄弟,当初封爵的时候,就定了两个差不多的封号。”

    “原来是这样。”金苗苗点点头,“这么一说,其实,跟桐王也是有点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

    “可以这么说,但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关系的。”宋其云从碟子里抓了一把干果,咔哧咔哧的磕了起来,“我们可不爱跟这样的人有什么血缘关系。你说他们起兵就起兵吧,居然还到处散播谣言。哦,不是他们,而是他,就是桐王的那位亲兄长,他派人放出流言,狠狠的坑了他亲兄弟一把。说之所以会起兵,完全是崇德帝不让他们兄弟相认,他就是想要把自己的弟弟给接回家,没有其他别的意思。”

    “他……”金苗苗不敢置信的看着宋其云,“他真的这么说?太不要脸了吧!”

    “算盘打得好,他们是相信了崇德帝和桐王不合的传闻,所以才放出了这个流言。他们认为,有了这样的流言,西京城的文武,必然不会留这样一个疑似敌方的人掌兵,肯定要把他逼出西京城。这么一来,无论他们起兵的原因是什么,他们都可以拥有一员能征善战的大将了,说不定,他们离成功就更近一步。”

    “做梦做的真好啊!”金苗苗哼了一声,“可惜,天不遂人愿,他们的算盘落空了。人家可是宁可不领兵,也要守在崇德帝的身边呢!”

    “所以,才恼羞成怒了!”宁王殿下挑挑眉,“等攻入王宫之后,大肆抓捕崇德帝和桐王,整整抓捕了三五年,确定找不到这个人的踪迹,才无可奈何的收手。已经成为了荆王的桐王兄长,失魂落魄的离开西京,回到江南老家养老去了。但他不知道的是,启程的那天,桐王其实是混在人群之中看着他离开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