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晴雯的如梦令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走起——
    “叮咚——”

    “叮咚——”

    咕咕静气凝神,她也听见了,这——是泉水的声音。【最新章节阅读.】

    声音极其微弱,但少一和咕咕还是听到了。

    “此处为何会有泉水声?!”少一不解地问道,他忍不住一跳一跳地、扑腾着,抄到咕咕和白幽的身前。

    飘荡起的一缕轻柔的白气让少一欣喜若狂,他兴奋地对身后的咕咕大声地喊道:“此处是一眼温泉,看来,咱们多半是已到泗水泉啦。”

    按村长耿丁的描述,那泗水泉西有一条常年不冻的溪流,沿着溪流而上,便可直抵无忧d。

    “叮咚——”

    “叮咚——”

    一声声清脆的泉水声仿佛敲击在咕咕的心窝上,多日来的愁云瞬间消散。

    咕咕顺着雪地上大朵大朵的“梅花印”向峡谷深处走去,终于,在一块不知何年何月坠落于地的巨石后,咕咕发现了耿丁所说的泗水泉。

    此时,泗水泉散发着淡淡的硫磺味。

    咕咕欣喜地放下行囊开始捣腾起来,少一在一旁不解地问道:“咕咕你在找什么?”

    当咕咕摸出四枚老母j阿黄生的蛋时,少一心说:“大厨,那可真是天生的……”

    水温比想象中高很多,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它的温暖。

    待二人美美地吃完泗水温泉煮的j蛋后,他们耳语了一阵,于是开始分头去寻找此去无忧d的唯一线索——“不冻溪”。

    ……

    此时,雪开始减弱,但雾气依旧,他们根本无法辨别准确的方位。

    两个时辰过后,毫无头绪的少一累得一p股瘫坐在雪地上。

    他摊开临行前村长耿丁手把手交给他的一张羊皮卷,仔细核对起来,羊皮卷上标地很详尽,连每一个路段所需要耗费的时日都说得一清二楚。

    少一总感觉有点不对味,他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诚如咕咕所说的那样:“羊皮卷上说的是一回事,可实际上却另有蹊跷。”

    迷雾松林在雪原的东南,白桦林在雪原正北……这些,都没有标注错。

    然而,羊皮卷上所标示的迷雾松林在甘花溪支流的西向偏北,但实际上,甘花溪的最后一条支流往正西而去,并分叉转南。

    这段路,可是让少一他二人花了足足二日才顺流一路找到迷雾松林的,如果依图,必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去打探并不存在的道路。

    如果寻求羊皮卷造成误差的解释,也只能是“溪流改道”的说法,还多少说得过去。

    可是出了白桦林之后,他们足足耗费了近半日才找到泗水泉,就算是因为天气原因行进速度有所迟缓,这也和羊皮卷上所标注的“费时两个时辰”有所出入。

    看来,羊皮卷地图靠不住,加之雾气重重不散、方位很难把握,这着实让少一很犯难。

    他顺势仰头躺下,望向看不到尽头的浓浓雾气。

    “哗啦啦——”

    “嗯?!难道是流水声?!”少一心中念叨着猛地起身,再仔细捕捉,却没再听到水声。

    “或许是幻觉吧!”他自言自语道。

    待重新躺下,他却再次清晰地听到了流水声。

    少一复起身,又是没有,再躺下,声音再起……

    “莫非?”少一举起银杉木,冲脚下冻硬的雪地戳了进去,只听到噗通一声,银杉木被雪地吸进去了小半截。

    待少一猛地将银杉木如铲子铲雪般一撬……

    “哗啦啦——”,溪水从雪层间瞬间冒出地面,映入眼帘……

    紧紧握着银杉木的小人儿忍不住笑了。

    “哈哈哈——真可谓得来全不费功夫呀!”少一捧起溪水送入嘴边,只觉甘甜宜人,心中念道:“想那谭家二姐煮茶所用的金贵之水,莫不就是从这儿流淌下去的?”

    兴许是刚才的腌r配蛋吃起来太香了,少一没顾得上发现其实这一口还很咸。此时,面对清凉的泉水,少一顿时口渴难耐,他双膝跪在雪地上、不管不顾地俯下身子捧起水就喝了起来。

    待他喝了个半饱,这才起身去唤咕咕。

    隔着几层冻土、冻冰、冻雪,缓缓跃动流淌着的溪水被银杉木所微微感知……

    少一依靠银杉木的微动,很快就判断出了藏于厚厚积雪之下不冻溪的走向。

    少一二人遂带着冰原狼白幽一步一个脚印地沿着雪层下的不冻溪逆流而上……

    浓浓的雾气开始渐渐地消散,透过淡淡的雾气,少一已经能够清晰地分辨出眼前孤山主峰那神秘的倩影。

    黑与白这两种极鲜明的对立颜色在孤山主峰之巅交融汇聚,它们相互渗透着、撕扯着、抗争着,却又泾渭分明,并不两厢融合,完全没有灰色的中间过渡带……

    终于,缠绕了少一和咕咕一路的雾气如今已静静地横在二人的脚下,此时,天空也放晴了,残阳洋洋洒洒地落在云海红灿灿的“热油锅”上,红云翻卷……

    无忧d想必已近在咫尺,少一不觉心中快意激荡。

    ……

    忽然,少一急急忙忙地蹲下身子,从咕咕的草药筐里翻找草药叶子,咕咕拦住他,忙捂住草药筐,心疼地问:“你想干啥?”

    少一也不说,只管上去就抢。

    咕咕回身一个点x,少一的胳膊立时就麻筋儿啦。

    颓然坐了下来,少一被麻得龇牙咧嘴。

    咕咕也觉得自己下手不小心,有点使狠劲啦,于是,歉意且娇嗲地说:“你急猴猴地,是干吗嘛?”

    “我,我……”

    “我,我……去大手。”少一尴尬地招供道。

    “你去那边树林里找片叶子不就解决了?”咕咕护住心爱的草药箱,万分不乐意。

    “尼玛,这……这是……松,松树林。”少一挠着头磕磕绊绊地回答道。

    一道寒风过后,少一再次听到深重的喘气声。

    难道这孤山之巅有人在吗,会是谁呢?

    少一带着疑问寻着声音而去,不想刚走出几步,一脚踩空。他忽地开始下坠……

    大风在耳边有如刀割,崖壁迅速在眼前飞升,寒气吃了他一嘴,一肚子,自己掉下去的速度恐怕变得越来越快……

    少一惊慌到顾不上叫喊,再跌,恐怕就要给砸成r饼啦。

    :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