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晴雯的如梦令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正文

    夕阳倾泻而下,让小大青山外的那条小路变得格外静谧。

    小溪两岸的油菜田也是如此。

    很远处的树林背后升起了几缕炊烟,天空中那个大火球的余晖很快被黑夜吞噬赶紧。

    大火球并不肯轻易认输,它的光在夜的边缘折射后仍普照大地,知道月亮从它升起的地方升起来才肯退去。

    夜幕初降临,一切肉眼可见的事物还都能看清。

    晴雯不见了。

    油菜地里竖起了一根长着白毛的棍子。

    棍子是禁止的,只有清风拂过的时候,那细长的白毛才会随风摇摆数下。

    许久之后,东方的群山已开始泛起微弱的白光,一只小铁虫爬上了白毛棍子顶端。

    铁虫子在向小溪对面油菜田背后那条小路眺望。

    一切如旧,很静,甚至听不到田间本该有的鸣虫的声音。

    铁虫子回到地面上,仰头焦急地看着酣睡的晴雯。

    它终于还是伸出下爪子准备去叫醒那只懒猫。

    晴雯在它的爪子距离自己长长的白须还有相当远的距离时抬起了头,它有些不耐烦地看了一眼铁虫子说道:

    “你要是总这么没有耐心,下一次不带你出来玩了。”

    是,对于它而言出了那位,所有的战斗都只是一种玩。

    而那位,有人说它已经死了,但它不这么认为。

    作为神兽界的老大,八只鸡有着比它更强大的耐心和意志。

    起初它本不愿意答应雨生的这个请求,后来实在感到无聊,带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蠢货出去看看也好。

    可铁虫子不仅蠢、胆小,更重要的是它还很烦。

    那双蓝色的双眼让铁虫子无话可说,它承认,那是一双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睛,可惜自己没有。

    风瞬息间变大。

    那些还未完全成型的油菜夹互相拍打,似乎随时都可能坠落。

    没人关心它们的命运,就像那些年战斗中死去的无辜百姓一样。

    “来了。”

    晴雯并没有起身,它用余光看了一眼东张西望的铁虫子说道:

    “你或许该爬到我背上了。”

    ……

    小路的尽头,有一间很隐蔽的土地庙。

    数年前一个雷雨的傍晚,有村民看到闪电击中了土地庙,此后这里便没人敢靠近。

    当时据目击者向青田府的先令郭青田讲:

    “那晚雷声大雨滴小,风也很大,庄东头一株大柳树就是那晚被风掀翻的。小老汉敢拿性命担保,闪电中一定有东西……”

    老汉有些激动。

    他所看到那道闪电的确与别的闪电不同,闪电中有一道黑影。

    虽然黑影被闪电挤压的变了形,凡夫的肉眼还是能够看清,若是目力极好的修行者甚至能看清他的模样。

    唯一的目击者讲述自己所见之后当晚便消失了,连个尸首都没留下。

    ……

    土地庙很小,绑三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郭青田淡淡地望着韦小宝和孟小江,对于眼前这两位年轻人,他似乎有几分内疚。

    其实他并不知道,即便是二人数日前不发好心救他出去,他们也会被这间土地庙的新主人抓进来。

    他跟不知道自己拼着身家性命所围护的正义,在大人物看来,那只是纷繁复杂的世界中一条相对重要的线而已,大人物布局的一种手法。

    而他仅仅是这条线一个可有可无的点。

    “你还是跟我们一起逃出去吧,青田府需要你这样的人。”孟小江还在试图说法他。

    逃。

    这是过去数年里郭青田想到最多也是做得最多的事情,此时他对这个字有些抵触。

    “我一定查,即使要浪费掉更多岁月。”

    郭青田曾是大青山二代弟子中最早的那一批,逢剑后他选择了做一名青田府的先令,这一晃便是二十六年。

    他的上级承诺过,这个案子结了便让他作接班人,那样他便可以触及更高的天空。

    郭青田的信仰韦小宝和孟小江自然不懂,但他们都认为放弃那条更宽广的道路沾惹尘世是极其愚蠢的选择。

    即便是青田府是维护各宗以及俗事安宁的一支重要的力量,他们甚至没有万全放弃修行。

    在每一个修道者的人眼里,不精进那就是放弃。

    韦小宝没有孟小江那么有耐心,此时她甚至瞪了一眼话痨。

    “你就在这间庙里,如何查,如何看清它的全貌。”

    郭青田欲言又止。

    一撮尘土从他耳旁落下,撒在他肩膀上。

    土地庙开始剧烈颤抖。

    韦小宝开始闭上眼睛做最后的推断。

    土地庙外面,一个血红的硕大的月亮露出了半张脸。

    晴雯看了一眼小路的尽头,重新趴下将眼睛合上。

    它看到那人进了土地庙,但它只能继续等,等韦小宝把他引出来,然后让自己的爪子在他那漂亮的脸蛋上划一下……

    少年有些醉意,通常他外面回来都是这副样子,今天似乎醉的更深。

    月食还有一些时间才能出现,三人还有时间。

    “你没有家吗?”孟小江安韦小宝事先想好的方法故意勾起对方的伤心事。

    “家?这里就是家,还有你们陪我,多好……”

    少年似乎想起些什么。

    那是这永远抹不去的画面。

    二十年前被放逐的北宗神童,再次出现只能以狭小的土地庙为家,还得时刻提防青田府和宗周师这些大周的二狗子。

    以他现在的境界对付那些二狗子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轻松,可因此而发的正道群起来攻,那么时候真到了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刻。

    “你叫白元,妖族白鹿长老幼子。虽然你在忘尘山剑锋里修行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是我知道你。”

    韦小宝看着他那张漂亮地一塌糊涂的脸说道。

    “还有人记得白元?真是有意思,哈哈哈……你不要以为有老阁主在我就不敢吃了你。”

    白元恐怕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他将那张漂亮的脸伸向韦小宝,贪婪地吸了吸鼻子。

    韦小宝一脸的平静终于激怒了他。

    漂亮的脸瞬间的变得狰狞可怖,绿色的口水从嘴角流出,拉的无限长。

    一声虎啸从他碗口大的嘴巴开启的瞬间传出。

    更多的尘土落在郭青山肩膀上和头顶,一条长长的尾巴从白元屁股后面伸出,很白相间的条状纹路很好看。@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