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晴雯的如梦令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正文

    站在石牌坊前,铁城主突然停了下来。

    她的神情极其专注,仿佛眼前的虚空中某种强大的力量存在。

    二人眼前一切看似在平常不过,和别处一样的建筑,唯一不一样的是这里能看到异族和妖族人面孔机会更多一些,此外与长安城别处别无两样。

    实则不然。

    韦小宝从她的神情中立马嗅到了些什么,虽然她并不能看到铁城主看到的东西。

    虽然这是她来到成安之后第一次离开荐福街上的一领青衫。

    一切对于她都是陌生的,仅仅靠当年老夫子所讲述的那些东西,认识这座天凤大陆是远远不够的。

    “一定要跟紧。”

    这五个字让韦小宝的精神更加击中,长长的衣袖甚至飘了起来。

    这可并不是风吹起了的。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担心你迷路。”

    不知是给自己解压还是事实真是这般。

    韦小宝并没有完全放松已经提起来的警惕,衣袖仍有些飘逸。

    过了那道牌坊,西市的叫卖声才渐渐想起。

    铁城主用余光看了一眼韦小宝说道:

    “放松些,你这样会下着别人的。”

    不远处有几个妖族人出现,韦小宝这才渐渐放松下来。

    这里的摊主与别处同,摊主全都是青壮年,从他们的谈吐动作甚至不难察觉,他们全都有修行的印迹。

    若是看清他们正在进行交易的东西便会发现,一切都合情合理。

    剑仙斛这种人族剑宗修行所需的必需品,韦小宝已经多个摊位看到了它们的存在。

    妖族至宝苦麂的比例也很高。

    还有一些连铁城主都不认识的稀罕物。

    冰凌一样有很多面的透明宝石,叫劫运石。

    锅底灰一样成堆的粉末最受僧侣们的亲耐,据说他能就凡人的命。

    没有人知道它原来的名字,以前有个僧人给它取名——大雄。

    此后世人便把这种酷似锅底灰能救凡人命的粉末称作大雄。

    像劫运石、大雄这样稀世罕物还有很多,它们纷纷来自南海之南的彼岸大陆。

    当然铁城主带着韦小宝来西市不是来逛街猎奇的。

    他们比街上任何一个人的脚步都快,以至于很快被监市的衙子给盯上。

    虽说这里的交易放眼整个天凤大陆也再找不到第二处,监市却不是长安城里一流的衙子。

    甩掉他们对于铁城主并不算难。

    一番下来,韦小宝早已迷宫一样的街道给绕晕,就连日日在此间晃悠的监市都被铁城主弄糊涂了,何况是她。

    她很好奇铁城主在如此复杂的街道里准确判别方向的,回头看了一眼确定监市没有追上,韦小宝问道:

    “你是怎么做到的?”

    铁城主顾不上理会这些进了一家店。

    这家店与其他店铺不一样。

    它的门前没有摆放任何东西,店里也很冷清。

    柜台上只有一位头白发飘飘的的老人。

    老人干瘦修长的手指正在飞速地拨弄这算珠,店里只能听到算珠相互撞击的清脆声。

    同时还能嗅到淡淡的清香。

    这样一位仙骨浩然的老人,手中的算盘自然不仅仅是用来做账用。

    铁城主的视线从老人手指与算珠上移开,落在他伸手的架子上。

    架子上码放着十来个精致的竹编小盒,盒内便是清香的源头,大周外输彼岸大陆的极品仙毫。

    这种在大周寻常百姓家可见的茶叶,南海另一边的那些矮人为何对其渴求,以致于肯拿劫运石和大雄来换取。

    其背后的缘由知道的人大都已经飞升。

    现存世间的,没人知道他们在大陆的那个角落。

    铁成主的视线在茶盒上停留了很久,茶没少喝,对于这种神奇树叶所蕴含的力量她已然参不透。

    隔着薄薄的竹壁,仿佛能看到茶杯中悬浮的嫩叶,如同早春柳条新抽出的嫩绿。

    拨算盘的老人扑哧一声笑了。

    他笑的是铁成主那苛求的眼神。

    那苛求不是贪婪,是她对玄妙之门的仰望和敬仰。

    “未来十年之内的春茶都已经售罄,想喝,最快也得等七年。七年之后有品阶一般的秋茶,你用足够了……只是味道略重些。”

    老人讲话和他拨算盘一样干脆利落。

    听着老人这一席话,铁城主有些惊讶,对方竟然能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便能摸清她的境界。

    她示意韦小宝在一侧的木椅上桌下,自己向柜台走去。

    “午子仙是您什么人?”

    此时该轮到老人感到惊讶,他终于停下了手指,看着铁城主说道。

    “眼花了……竟然没瞧出来,城主年少英雄,在这井林中往来无碍,老朽感佩。名人不说话暗话,我正是午子仙。”

    午子老翁,南海那边的矮人尊其为茶仙,先帝是他的好友,八宗师祖与他参修茶道……

    韦小宝猛地站起来,嘴巴微微张开,呆呆地盯着着午子仙。

    铁城主忙示意她坐下。

    “仙翁谬赞,来无碍,去就不一定了。”

    她微笑着对午子仙说道。

    茶童子捧着一小碗茶出来,放在韦小宝对面茶几上,然后把门关上了。

    关门的声音让韦小宝有些紧张,心想:

    “这老仙翁难道不想让我俩离去了?”

    “来这边坐。”

    那是一块楠木根部阴沉木。

    如今就连天子想找一块合适的楠木根做茶几都不太可能,这里确实一块堪称神木阴沉木。

    午子仙那些年隐居午子峪时何其简陋,与今日差别非天地之距离不能丈量。

    “我与你爸爸在静海有过一面之缘,他曾送过我一双上古剑齿虎的牙石。当日老朽身上只剩下些品阶一般从春茶,对着那两枚化石总觉得你爸吃亏……”

    说着轻拂衣袖,将茶碗往铁城主面前缓缓一推。

    “你爸也算是一位故人,见女如见父……这茶是数日前在汉山南坡所采,请……”

    她不是来喝茶的,更不是来“叙旧”。

    办事归办事,有好茶自然不能错过,那样也不礼貌。

    “替我爸谢前辈念旧时一面之缘,晚辈就不客气了。”

    ……

    “她现在的状况在她回长安前便算到了,希望如她所愿能有帮助。”

    片刻之后茶童再次出来,端着一个小陶罐。@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