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风云伊始
    正文

    孙秀娘愣了一下,“是的。”

    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眉头轻轻皱起,若换做别人,这种情形倒也颇为正常,乃是典型的不想争权,可公孙止会这么做,就立即引起他的警觉,公孙止此人卑鄙无耻,贪好权位,从他当初不惜投身金庭便可看出一二,又何来的不想争权。

    “难道他已经解开豹胎易筋丸的毒药?打算背叛于我?不对,如果解开豹胎易筋丸,他更应该放手争夺神鸾卫的控制权才是,怎会龟缩起来……”慕容复心中一连闪过数个念头,但始终想不通公孙止的真正用意。

    “此人现在何处?”慕容复沉声问道。

    张秀娘答道,“在神鸾营中坐镇。”

    慕容复沉吟半晌,终是压下心头的疑惑,吩咐道,“你找一个头脑灵活的人密切监视公孙止,不管他有什么异动都记录下来,随时向我报告。”

    “是。”张秀娘应了一声,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犹豫了下说道,“主人,公孙先生有一个女儿被他安排在红袖坊中,是否要采取行动?”

    “哦?”慕容复有些意外,“现在何处?”

    “就在后院花房中。”

    所谓花房是红袖坊特别培育花种,用以制作一些香料的地方。

    “带我前去。”慕容复目光闪了一下,心里愈发的迷惑了,公孙止到底想做什么?通过女儿来执掌红袖坊大权?想想也觉得不可能。

    慕容复跟着张秀娘来到后院花房,说是花房,其实是一块占地极大的花圃,即便是晚秋时节,花圃中仍是百花齐开,争奇斗艳,好一派繁花似锦的景象。

    慕容复目光掠过百花,落在花圃中间一道淡绿色身影上。此女身着淡绿色长裙,仅从背影来看,腰肢纤细,身形修长,一头黑瀑披在肩上,直达腰际,是个身材极好的女子。

    “公孙姑娘!”这时,张秀娘开口唤了一声。

    公孙绿萼回过身来,一张淡雅眉目映入眼帘,约莫十七八岁,肤色白里泛红,甚是娇美,眼神清澈,嘴边有粒小黑痣,更增俏丽。

    慕容复见到她的面容,不禁心中一动,此女容貌或许比起小龙女之流还远远不及,但相较于程英之柔美、双儿之俏丽,似乎也不逊色,清雅脱俗,身上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清灵之气。

    公孙绿萼见了慕容复的模样,也是呆了一呆,唇角微动,吃惊道,“秀娘姐姐怎的带外人男子到此?”

    张秀娘开口解释道,“公孙姑娘,这可不是外人,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此间主人,我的恩公。”

    “原来他就是救了你们那个大好人吗?”公孙绿萼脸上警惕褪去,转而变成浓浓的惊讶,提着裙边,缓步走出花圃,来到张秀娘身边,上上下下打量着慕容复,俏脸上生出淡淡的红晕。

    慕容复见她腰肢婀娜,行走间上身轻颤,不由心头大动,忍不住想要将这个秀美柔弱的女子搂入怀中,重重蹂躏。

    “公子!”公孙绿萼见他眼神火热的盯着自己,不禁心中发颤,胸口如同小鹿乱撞,急急叫了一声。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随便见到个女人就想上?难道是最近被赵金玲撩出火来了?”慕容复立即回过神来,强行压下心里的躁动,嘴中说道,“听闻红袖坊的香料都出自姑娘之手,在下特地来看看,果然是花中精灵,灵秀脱俗。”

    公孙绿萼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夸她,这也难怪,除了爹爹、谷中师兄弟和仆役弟子外,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陌生男子,而且还长得这般俊美,就跟画中之人一样,一时间芳心羞涩,忐忑不安,微微欠身道,“公子过奖了,小女子不过会种些花草罢了,当不得如此夸耀。”

    慕容复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看着身前的女子已经没有占有的想法,只有淡淡的欣赏,微笑道,“在下慕容复,不知姑娘芳名?”

    本来初次见面就询问姑娘芳名是一件十分唐突之事,不过他从来不知脸皮为何物,自然而然的问了出来。

    公孙绿萼稍稍犹豫了下,轻声道,“我叫公孙绿萼。”

    虽然早有几分意料,不过听到她自报家门,慕容复心里仍是泛起一丝怜意,按照原来的轨迹,这个女子下场之凄惨,在所有结局悲惨的女子中也排得上前列,说是最值得可怜的人也不为过。

    “咦,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好像是……怜悯?”公孙绿萼见到慕容复脸上神色变化,心里大感奇怪,自己有什么值得他可怜的?

    慕容复回过神来,将所有情绪统统抛到脑后,神色恢复正常,嘴中试探道,“恕在下唐突,这次来其实是要找令尊的,不知姑娘可知令尊的下落?”

    公孙绿萼一愣,随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爹爹去哪了,他将我接到这里之后便没有找过我,秀娘姐姐说爹爹在忙他的事情,我也就没有多问,反正……”

    说到后面,她脸色微黯,声音越来越小。

    “看来那公孙止果真是生性凉薄,只不过他将公孙绿萼安排到此究竟有什么用意?”慕容复心中暗自猜测,不由看了张秀娘一眼。

    张秀娘当即说道,“公孙先生说他常年不在谷中,牵挂女儿的安危,这才将她接了过来,并请我们代为照顾,我瞧公孙姑娘对花草极有兴趣,便让她管理这个花房了。”

    公孙绿萼朝张秀娘问道,“秀娘姐姐,你可知我爹爹现在何处?能让我见见他吗?”

    张秀娘登时面现难色,神鸾营乃是重中之重,任何外人不得进入,这么久以来公孙绿萼也不是没有求过她,但她都没有答应,这一次慕容复在此,如果他允许的话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不由看了他一眼。

    慕容复心中略一寻思便传音道,“带她去见公孙止,看看有什么异常,另外我到此的消息暂时保密,不要让公孙止知道。”

    张秀娘立即会意,朝公孙绿萼说道,“也罢,这次我就破例带你去见公孙先生,不过公孙先生若是怪罪下来,你可得自己承担。”

    公孙绿萼大喜,急忙行了一礼,“多谢秀娘姐姐。”

    “不必客气。”

    随后慕容复又与公孙绿萼攀谈起来,以他如今的巧舌如簧,随便几句轻薄挑逗的话语,便惹得她娇嗔薄怒,芳心大乱,二人也渐渐熟络起来。

    张秀娘不知是不是看出慕容复的心思,很是体贴的默默退出花圃。

    聊了好一会儿,慕容复心中有事无法多留,便说道,“公孙姑娘,今日得遇姑娘,实乃三生幸事,不过时候不早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

    “慕容……公子,”公孙绿萼这才留意到不知不觉已是午时过去,乍一听闻慕容复要走,她心里生出一丝淡淡的不舍,脱口说出一句让她倍感羞涩的话来,“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话一出口,她顿觉脸颊火辣辣的,心中羞得难以自抑,自己怎么能说出这么不知廉耻的话来,慕容公子会不会觉得自己恣意放浪,恬不知耻?

    慕容复深深看了她一眼,“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说完潇洒转身。

    公孙绿萼怔怔望着他的背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才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十分亲切的感觉,是因为那一眼的怜惜,还是他一身出尘飘逸的气质?又或是他大胆无度的轻薄话语?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从今日起,这道身影怕是再难从她心底抹去了。

    回到前厅,慕容复弄醒赵金玲,也不待她询问,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抓摸,吓得她心惊胆跳,嘴里直呼不要。

    就在赵金玲绝望的以为自己清白身子快要保不住的时候,慕容复却戛然而止,温柔的替她穿好衣服,好似无事发生一样。

    赵金玲大脑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想道,“这个禽兽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如果他能一直这样待我,就算给了他……”

    此念一生,她登时吓了一跳,急忙掐灭这个疯狂的想法,不断用“一定要狠狠折磨这个无耻坏蛋,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的话语来催眠自己,她没有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心里的羞意渐渐多于怨恨。

    离开红袖坊,感受到周围没有监视的目光,慕容复索性真正的在临安城里闲逛起来,赵金玲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神思不属,就连先前红袖坊中被击昏一事也忘了追究。

    回到客栈时,洪凌波已经在此等待。

    “怎么样?”慕容复意有所指的问道。

    洪凌波瞥了他身后的赵金玲一眼,但见慕容复没有阻止的意思,便说道,“不出师祖所料,那边已经不安全了,按照师祖的吩咐,我没有轻举妄动。”

    慕容复眉心一紧,水晶宫据点果然暴露了,据点里的人是否还靠得住也是两说,他哪里还敢利用水晶宫传递消息,事到如今也只有完全靠自己了,想起城外还有一支神鸾卫,他心里轻松不少。

    沉吟半晌,他说道,“我记得临安城里有一家什么书院跟黄裳那老头有关系,你去查一查,另外……算了,就这样,你去吧。”

    他本想让洪凌波顺便弄一张皇宫地图回来,但没了水晶宫,这件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只得作罢。@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