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体修之祖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联盟策略
    简单介绍完宝器阁和炼体阁之后,朱晓峰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他又拿起了另一份玉简,慎重地说道:“之前说的宝器阁和炼体阁,很像当初岳阳宗的炼器峰和其他几峰。”

    “但是思及我岳阳宗最后衰弱的门派实力,我们商议之后,宝器阁和炼体阁将会成为两个独立门派,而不是同一个门派。”

    “呵呵,虽然它们现在还不能称之为门派,但我们信心十足,两个门派会以联盟的形式统筹。”

    “如此而来的话,可以完好保持各自的特点,宝器阁专注于岳阳宗的传承,炼器术,炼体阁则专注于师弟开创的体修体系。”

    “如果两者是同一个门派的话,相互之间渗透,各自都不可能发展到极致,而且分成两个门派,也避免了之后的冲突。”

    “当然,联盟之间也需要约定,如今我们先约法十条,以后发展起来,我们再讨论增加或者删减。”

    “这一份玉简,就是炼体阁和宝器阁之间的约定。”

    朱晓峰将这份玉简打开,开始逐字念叨:

    “第一点,炼体阁和宝器阁之间往来都需要等价交换,包括炼体阁对宝器阁的庇护。”

    “宝器阁会为每一位体修在每一个大境界的时候,供应一件精品法器,以后有实力了,结丹期的法宝一样需要提供。以此来换取炼体阁的长期庇护。”

    “长期庇护指的是,宝器阁所在之地,有至少两名最高阶体修坐镇,高阶体修指的是除了体修之祖外的最高境界弟子,在坐镇期间帮助宝器阁抵御外敌。”

    “第二点,炼体阁和宝器阁共同目标是魔灵门,在灭杀魔灵门之前,宝器阁会将赚取的一半资源供给炼体阁使用。”

    读到这里,朱晓峰笑了笑道:“还有一点是陆坤师弟要求的,魔灵门要是真的被双方所灭,那么宝器阁就无需供应资源。”

    陆坤沉声道:“这一点其实对双方都有用,也降低了冲突发生的可能性,虽然现在体修修炼需要的资源我还没有发现很多,但光是目前我发现的中级符箓淬体之法,耗费的资源就十分巨大。”

    朱晓峰点点头,继续道:“第三点,宝器阁会有各种战斗相关的任务,只要报酬合理,炼体阁必须有修士接下,也可以和将来宝器阁的弟子一起接受。”

    “第四点,体修的每一位炼气期弟子都必须无偿为宝器阁精炼三年的炼器材料,并且接下来的十年时间,向宝器阁学习炼器之术。”

    “第五点,宝器阁炼器师可以由体修担任,不过炼器之术只能够由宝器阁的修士传授,体修之间不能够私下传授。”

    ……

    “第九点,炼体阁和宝器阁挑选的弟子,需要经由双方共同筛选。”

    “第十点,牵扯到宝器阁和炼体阁的重大变化,和未来的发展,宝器阁和炼体阁至少需要两名最高修为的修士共同决策。”

    朱晓峰将这个玉简合了起来,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些只不过是我们最近一些天想出来的,以后可能还会补充。”

    接下来,他看向桌上最后一个玉简,说道:“好在我岳阳宗的万年积累不在我们手里,不然就算我们师兄弟患难与共,分配起来也颇为头疼。”

    秦玉书摇头道:“真正贪婪的弟子,恐怕当初已经被魔灵门的人买通了。”

    朱晓峰也有些感慨:“没错,而且我们岳阳宗战斗力弱,还有一点就是门派内的竞争意识太低了。”

    然后他继续道:“现在门派最后的遗产,除了方老祖的那个岛屿之外,就是本该由古天健师弟保管的,通灵傀儡之术和银龙飞舟。”

    “通灵傀儡很好说,宝器阁和炼体阁各持一份,至于传授给谁的话,由双方两位修为最高者决定。”

    “至于银龙飞舟,已经被两位师弟拆开了,共同参悟出不少炼制手法和微型法阵,剩余炼制过的银龙陨铁就封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朱晓峰拿起了最后一个玉简,颇为慎重道:“其实我们师兄弟,商量最长时间,拿捏不准的还是老祖说的这个岛屿。”

    “按照我们的设想,这个岛屿双方共同执掌,里面的区域可以分成两部分。”

    “而且这个岛屿的所在除了我们以外,不能够有任何人知道,毕竟有着这个岛屿,我们宝器阁就算在外被人发现是岳阳宗所开,我们也有个避难之所。”

    “而以后宝器阁和炼体阁的弟子都会在这个岛屿修炼。”

    “所以该岛屿的约定,等陆师弟将岛屿的情况探查清楚后,我们再行商议,”

    其他人听到这些,都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朱晓峰将所有的事情说完,喝了一口桌上的灵茶道:“哎,亏得我以前在朝阳峰处理那么多事情,不然这些东西还真有些麻烦。”

    “这些定下来后,我们各自的任务也就很明了,宝器阁赚取资源同时,兼顾修炼,毕竟所有的修士都向往高境界,增加寿元。”

    “而陆师弟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计划,突破到更高的境界,你体修之祖的要求,宝器阁无条件满足。”

    “前期大家共同的目标就是疯狂发展实力,虽然前路茫茫,甚至我们当中很可能没有一个人进阶元婴,亦或是中间出了其他差错,导致我们再次被围杀。”

    “但我们要为各位师叔和师兄弟报仇,这是我们最好的策略了。”

    所有人都沉重地点了点头,现在有了这些约定,让他们觉得一切事情都变得有条理起来,只要缓缓发展,还真有可能报那岳阳宗之仇。

    接下来,这些岳阳宗仅剩的弟子都各自忙碌起来。

    宝器阁方面,朱晓峰和陆霄,杜若乔开始商量执事的交替时间,秦玉书除了研究炼器之术之外,就是提高修为,早一日进入筑基中期。

    炼体阁的话,赵青天需要安排几位师弟学习炼器之术,而陆坤,则自行安排修炼与探查岛屿的时间,毕竟头五十年,有萧鸿飞坐镇。

    说起萧鸿飞,秦玉书和陆坤还有一项特殊任务,就是教导萧鸿飞炼器之术,他们打算通过法宝的炼制,拉拢其庇护宝器阁更长时间。

    因为炼体阁在发展初期,也就陆坤一位战斗力强悍的修士,虽然能够抗衡刚结丹的修仙者,但要是面对有法宝的结丹强者,他只能够短时间抵挡而已。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