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绝世药王 > 正文 第七章:一万块钱的一杯水!
    “哥,这位是?”

    女孩甜甜的笑,水灵的眼睛落在萧乾身上。

    看到这女孩,萧乾算是明白过来,男子为何把自己绑来了。

    恶性淋巴瘤,晚期,剩余时间,一周。

    萧乾只是一眼,脑海里面已经呈现了女孩身上的病症。

    “都病这么重了,不带她去做化疗?你这哥怎么当的?”

    按照现在的医疗水平,带女孩去做化疗的话,不至于只剩下一周时间了。

    男子面色一冷:“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这位哥哥,我哥哥给你说过我的病么?”

    女孩笑容很甜,眸中布满好奇的光芒。

    “我还用得着他说?我不光知道你得了什么病,我还知道,你只剩下一周的时间了!”

    “你胡说什么?!”

    黑衣男子一手抓住萧乾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我胡说?”萧乾反问道:“你要是早点带她去化疗,至于演变成了现在的恶性淋巴瘤?”

    “这位哥哥,你误会宁哥了,是我自己不愿意去化疗,不关宁哥的事。”

    听到自己只剩下一周时间,女孩并没有多大的悲伤,脸上的笑容依旧很甜,她把手放在了男子手上:“宁哥,松手啦。”

    男子很听女孩的话,松开了手。

    女孩的平静,让萧乾短暂失神:她,不怕死么?

    “你……不怕死么?”萧乾压低了声音。

    女孩一笑:“怕,不过宁哥说过,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有宁哥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叫唐静。”女孩指着男子,“我哥哥,唐宁。”

    “萧乾。”

    唐静一笑,“很久没人来家里做客了,萧乾哥哥,我给你削点苹果。”

    萧乾跟着走了进去,房间不大,客厅十平米左右,却充满了少女的气息。

    墙上歪歪斜斜贴满了哆啦a梦的海报,沙发上两个笑脸的哆啦a梦抱枕十分可爱。

    唐静说完,就去了厨房。

    唐宁冰冷道:“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你就这么确信,我能救她?”

    唐宁靠在沙发上,直接无视萧乾,刘海始终挡着那张脸。

    萧乾很好奇,那是一张怎样的脸。

    “你是干什么的?”见唐宁不鸟他,萧乾只好转换了话题。

    然而,唐宁依旧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

    萧乾就纳闷了,自己又不是言情小说里面的女主,他也不是霸道总裁,玩什么高冷啊!

    自讨没趣,萧乾索性将头别在了一边。

    “你还有九分钟。”

    就在这时,唐宁又是冷漠的一声。

    萧乾:?????????

    “喂,你就不能等我吃完苹果再计时么?”

    萧乾话音落下,房间又陷入短暂沉寂,突然,唐宁再次开口。

    “八分钟。”

    “我……”

    萧乾长这么大,没服过谁,这家伙,是第一个。

    这特么,简直就是装逼犯中的战斗犯!

    “我出手很贵的,你付得起钱吗?”

    “七分钟。”

    “一万块你有吗?付不起我可不治!”

    “六分钟。”

    “我是有原则的人,你不给钱,就算是死,我也不治!!”

    “五分钟。”

    “我死了,你妹妹的病就没人能治了!!!”

    “四分钟。”

    “我……”

    “三分钟。”

    “我说一句话,你就减一分钟?你的一分钟是用秒针算的吗?”

    “两分钟。”

    “我操……”

    “一分钟。”

    “停……!我治,我治!”

    萧乾从沙发登的一下跳了起来,妈的,这家伙,就是个疯子!不,就是个精神病!

    萧乾丝毫不敢怀疑,一分钟结束,他就真的会弄死自己!

    “我先说,我现在就能治好你妹妹,不过在治好之后,一万块钱的医疗费你得付,这是成本价,如果你不付的话,你就算弄死我也没用。”

    萧乾还真没说谎,《药王真经》中显示的成本价,就是一万块。

    只是萧乾都想不通,一杯水,什么时候能卖到一万块?

    没错,《药王真经》中显示着的,就是一杯水,一杯普通凉水!

    “你要是一万块钱都给不想给的话,那你就杀了我吧。”萧乾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不是他非要这一万块,而是那个老头儿说过,无论什么药,都不能低于最低价啊。

    空气再次陷入了寂静,唐宁,这次没有说话,萧乾悬到嗓子眼的心,才是稍稍落了下来,他这算是默认了吧。

    “苹果来啦。”

    就在这时,唐静端着一盘削好的苹果,笑着走了出来。

    萧乾哪还有心情吃苹果,忙问道:“你这里有水吗?”

    “现在要吗?”唐静问道。

    “现在不要我就没机会要了,一杯就好。”萧乾勉强挤出一个笑。

    唐静很快倒了一杯水,递给萧乾,萧乾接过来,就把右手盖在了杯子上。

    又是十秒。

    萧乾闭上眼心中倒数,只是,这次在数到七的时候,手心就像是有很多冰冷的针在扎一样!

    卧槽,这次……怎么不一样了?

    萧乾眉心紧紧锁在一起,牙齿咬得很紧,心头继续默念。

    可是每倒数一次,那些针就像是变粗了一分,疼痛更加剧烈!

    数到三的时候,萧乾的右手几乎快失去了知觉,原本红润的脸色,也变得苍白几许,额头上豆大的冷汗越来越多。

    唐宁刘海下,那双冷漠的眸,微微缩了缩。

    终于,在“一”默念出口,萧乾僵硬的移开了右手,睁开了眼睛,水杯里面的水,竟然冒着热气!

    热水?

    刚刚右手就跟放冰箱里面似的,怎么这水……

    萧乾没时间想那么多,把水递给了唐静,艰难的道:“喝了她,你的病,就好了。”

    “啊?”

    唐静当场愣住,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愣着干什么?再不喝,你哥他就要弄死我了。”萧乾无力的道,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连着撸了好几发一样,身体仿佛被掏空。

    这怎么和救叶剑锋时,完全不一样?

    唐静求助的看向了唐宁,唐宁对她点了点头。

    唐静才是将水杯慢慢挪到了嘴边。

    咚咚咚!

    唐静刚喝完水杯里面的水,门外,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呵呵,你运气不错,十分钟,刚好。”

    唐宁呵笑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递给萧乾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这里面应该不止一万块,你可以走了。”唐宁淡淡一句,萧乾在这话里,竟然没有感觉到冰冷的感觉。

    萧乾心中意外,他就让自己走了?

    “你……你……不打算等你妹妹检查完,再给我钱?”

    唐宁那修长的嘴角上扬:“不是我不想检查完再放你走,而是门外的人,他们要领走你了。”

    门外的人?

    “警察,快开门!”门外传来了一声吆喝。

    唐宁朝门口走去,和萧乾擦肩时,萧乾突然听到他低语一声:“你和药神殿什么关系?”

    萧乾被搞得莫名其妙,药神殿什么玩意儿?

    嘎吱!

    唐宁开了门。

    门口站着好几个身着制服的警察。

    “唐宁先生是吧?有人举报说,萧乾萧先生在你们小区消失,我们想了解一下,你是否见过他。”一个国字脸的警察问道。

    唐宁淡道:“他在我家做客,刚好准备回去了,警察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两人的对话,萧乾走了过来,笑道:“警察叔叔,我就是萧乾,我没有失踪,只是来这里做客的。”

    国字脸的警察打量了一下萧乾,道:“跟我们走,那个报你失踪的人,说一定要见到你。”

    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萧乾跟着他们下了楼。

    在一楼路口,两辆警车停在那里,而在警车旁,还停着一辆红色911敞篷跑车,跑车旁,靠着一个身穿休闲牛仔衣裤,披散黑色长发的美女。

    看到她,萧乾屁股不堪的脸上,顿时布满了火气!

    美女嫣然一笑:“五十块买我婚嫁的萧乾先生,可否上车谈一谈?”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