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绝世药王 > 正文 第十三章:遇到前女友!
    萧乾把钱全部存进了银行给办的那张贵宾卡里面,整整两千万!

    虽然还是觉得刘世豪太黑了,不过心头还是美滋滋。

    “有钱的感觉,真好!”

    “怎么也得庆祝一下是吧?钱留着又不能下崽。”

    萧乾想了想,给叶凝霜打了一个电话,本以为她这种大小姐,对于大排档这种低级场所,是不屑一顾的,可没想到萧乾一说地儿,叶凝霜竟然答应了。

    “妈的,不会真的看上自己了吧?”

    萧乾洋洋得意,拿出手机照了照:其实哥还是挺帅的,要不然,王霞那娘们,也不会跟自己处这么长时间是吧?

    王霞虽然算不上多漂亮,可也是普通女人中的身材很好那种了。

    一提到王霞,萧乾肚子里气就不打一出来,好歹自己和她,床也上了、关系也明了,也算有感情了,一听到自己得了癌症,不关心自己也就算了,还裹跑了自己辛辛苦苦存了几年的两万块,就连那红米手机都没放过,换成是谁不气?

    这时萧乾突然觉得有句话说得挺有理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宁可相信有鬼,都别相信女人的话。”

    萧乾把大裤衩子和t恤脱了,换了一套运动休闲装,把他那双一直舍不得穿的天蓝色nlke鞋拿出来穿上了。

    人家大小姐都愿意陪自己吃大排档,咱萧乾哥哥也不能穿得寒碜是吧。

    “哟,没看出来,你穿这身还挺帅的嘛。”

    萧乾刚一下楼,叶凝霜靠在她车上,嫣然一笑,看着萧乾。

    叶凝霜今天穿了一条红色长裙,红色之下,尽显高贵。

    “那可不,像我这么帅的,要是还注意一下穿着,那那些单身男同胞还用不用找对象了?”

    萧乾脸皮厚得就差和万里长城的城墙比了,叶凝霜笑得花枝乱颤:“我就没见过脸皮比你厚的,行了,上车吧。”

    萧乾走了过去,可刚走到车边,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盯着悠然坐在车上的叶凝霜,问道:“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叶凝霜一笑:“怎么,你见过约女孩子吃饭,还让女孩子开车的吗?”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你别告诉我,你不会开车,我可是在你的资料里,看到你大学时有学了驾驶证的。”

    萧乾白眼一翻,也是无语:第一次见到,把不想开车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也没在多说,萧乾上了驾驶位。

    ……

    如果说滨江道是江南市上层人士的聚集地,那虹桥街,就是江南市最具备市井风情的地方。

    虽然才刚刚入夜,可街道两边,林林总总已经有了很多的小吃摊已经开始营业,人群来来往往,十分热闹。

    多少人,向往着繁忙的一天之后,与自己所爱的人一起散步在这样的街头。

    萧乾找了一个停车场停下车后,和叶凝霜走进了虹桥街。

    萧乾和叶凝霜走到街上,自然能引起一双双的眸光聚集。

    老板很热情,萧乾和叶凝霜在一家大排档坐了下来,让萧乾很意外的是,叶凝霜脸上挂着自然的笑,并没有多么的高冷。

    “没想到,你适应力还挺强的,能习惯这种地方。”萧乾夸赞一句。

    叶凝霜嫣然一笑:“并不是所有的富人,都只进大型饭店,这种地方,以前我和我妹妹经常来的。”

    “妹妹?你竟然还有妹妹?”

    “嗯,只不过现在她三年前去了美国留学,我们已经三年没见了。”

    两人一人点了一份水饺,正准备吃,萧乾看到门口两个熟悉的身影!

    唐宁和唐静!

    唐宁的刘海依旧遮挡着他那双神秘的眼睛,唐静穿了一套米色百褶裙,十分可爱,看她气色,病肯定是好了。

    “嘿,唐静,你们怎么在这里?”

    见两人要走过了,萧乾站起身冲唐静打了个招呼。

    “哥,是萧乾哥哥!”

    唐静也看到了萧乾,惊喜得抱起唐宁的胳膊原地欢跳了两下。

    “进来一起呗。”

    唐静挽着唐宁走了进来,和萧乾叶凝霜坐在了一桌。

    “唐静,你的病没事了吧?”

    唐静兴奋的点头:“萧乾哥哥,真是太神奇了,喝了那杯水之后,我身上的淋巴细胞全都恢复正常了,本来我想亲自感谢你的,可我又找不到你,哥哥也不肯带我去,所以一直没来。”

    “没事儿,你哥不已经给过我钱了嘛。”

    “那也得当面对你说一声谢谢,萧乾哥哥。”

    叶凝霜听到这,心头再次震撼:他治好自己爷爷病的方法已经够惊人了,现在听到竟然用一杯水,又治好了一个人!

    用得着唐宁去绑人的病,肯定也是正常医院没法医治的,他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神秘的地方?

    叶凝霜眼神回到萧乾身上,盯着萧乾那双如同泉水般清澈的眸子,陷入沉思。

    唐静也叫了一份水饺,一对小酒窝甜甜的挂着,冲萧乾眨巴着眸子:“萧乾哥哥,你不应该带凝霜姐姐去咖啡厅或者主题餐厅么?还没见过约会来大排档的呢。”

    “谁说我是和她约会了,是我要来吃饭,她死皮赖脸跟着来的。”萧乾一脸的厚颜无耻,叶凝霜只是雅然一笑。

    “老板,把你这里最贵最好的,都给我上一遍!”

    就在这时,店门外传来一声粗糙的吆喝。

    “豹哥,你对我真好,爱死你了。”

    一个又嗲又软的女人声音紧跟着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萧乾手中的勺子刹那停住!

    “操,老板你他妈聋了?豹哥跟你说话没听见?”

    嘭!

    一个染着黄毛,留有爆炸头的混混,一脚踹翻一条板凳!

    “哎哟,几位爷,实在不好意思,刚刚在里面忙着没有听见,里面请,里面请!我给你们打八折赔罪好不好?”

    蹒跚着身材的老板,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渍,一边躬身赔笑,生怕得罪了这几个人。

    小混混嘴角一扯:“算你还懂事,就不找你麻烦了,赶紧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都上来!”

    “好勒,我这就去弄!”

    小混混找了萧乾他们旁边的一张桌:“豹哥,这边。”

    叫豹哥的男子,穿着一件背心,胸口的豹子头纹身凶恶的露在外面,碗口粗的手上还有两条大金链子。

    一个穿着包臀超短裙,极为风骚的女人,挽着他胳膊走了进来。

    两人后面,还跟了两个小弟。

    “怎么不吃了?”

    见萧乾停下了手中的勺子,叶凝霜疑惑一句。

    爆炸头黄毛被叶凝霜声音所吸引,朝这边看来,一看到叶凝霜,眼睛瞬间直了:“卧槽,豹哥,这里有美女!”

    “黄毛,你别看到什么恐龙都叫美女,是不是好几天没泻火了?今晚把这婊.子让你爽一爽。”

    “豹哥,你说什么呢,人家只属于豹哥的。”

    “闭嘴,老子兄弟玩你是看得起你,废什么话!”

    “不……不,豹哥,真的是美女啊!超级美女!”爆炸头都有些结巴了。

    豹哥刚好背对着萧乾他们,听到爆炸头不像是开玩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刚一转身,也是惊住!

    “我日,虹桥街竟然还有这种极品货,操,今天发了!”

    豹哥一脚踢开板凳,走了过来,那风骚女人也是跟了过来。

    “萧乾?你怎么在这里?”

    萧乾顿时冷笑,我怎么在这里?

    萧乾冲着女人冷道:“王霞,你是不是好奇,我怎么还没死是吧?”

    这个女人,正是那个拐跑萧乾两万块的女人,王霞!

    “这就是你提到的那个、连大排档这种地方,都很少带你来的废物?”豹哥眼中瞬间多了一抹不屑之色。

    “对就是他,你看他那双鞋,哪里是nike?只是他在路摊淘的一双nlke,连咖啡厅这些地方都去不起,这个妞,估计又是他从哪里骗来的。”

    王霞恨不得把萧乾的底儿都给掏出来一样,一字一句都是让萧乾的心头更冷。

    当初自己穷他承认,可是对她不好?她想要名牌包,萧乾省吃俭给她买,她想要换衣服,萧乾也没有任何犹豫,她想要吃龙虾什么的,萧乾也都满足了她,自己有她说的那么难堪?

    要不是把钱都花在了她身上,至于这么多年才存了两万块钱?

    萧乾突然间觉得,自己当初怎么那么犯贱!

    萧乾舀了一颗饺子,放进了嘴里,默默吃了起来。

    “美女,听到没?这废物就是一个穷**丝,你要是跟了豹哥我,天天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保证不亏待你,晚上还把你伺候得爽歪歪,怎么样?”

    萧乾心头忍不住一笑:就凭你那五厘米的牙签和博尔特百米纪录一样的时间?

    网上不都说,经常锻炼的人那方面强么?

    萧乾真想知道,王霞那需求程度,他能满足?

    萧乾脸上挂了一个迷人的笑容,扫了王霞一眼,落在豹哥身上,讽道:“豹哥,据我对王霞的了解,牙签捣大缸,你确定刀得动她么?还有,你一次十秒不到的时间,是想和博尔特争世界纪录?”

    “你说什么?!”

    萧乾气定神闲:“豹哥你先别发飙,你就不好奇她为什么在我又穷又抠的情况下,还跟我这么多年?”

    萧乾凑到豹哥耳边,细语道:“知道为什么吗?还不是因为我那方面强!豹哥,男人嘛,都害怕那方面出问题,不过我可以帮你啊,知道萧乾么?就是最近网上火热的那个萧乾,就是我啊,要不要我帮帮你?”

    “你就是那个萧乾?”

    萧乾现在在江南市,已经成为话题人物了。

    “那可不,你瞅瞅桌上那位,豹哥你说,凭我这逼样,人家看上我哪点?还不是我把她睡老实了。只要让我帮你治治,保证你能睡到比她更漂亮的。”

    萧乾这一通忽悠,把豹哥弄得一愣一愣,连连点头。

    “好,就凭豹哥你这爽快劲儿,三天后的同一时间,这里见!今天给我一个面子,ok不?”

    豹哥再点了一下头。

    “哦对了,豹哥,这女的,背着你和你兄弟有勾当,说不定,还经常说你坏话呢。”

    “什么?!”

    豹哥脾气瞬间火爆了起来,回头就是一耳光甩在王霞脸上!

    王霞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豹哥,你怎么打我?”

    “怎么打你?你他妈跟黄毛做了什么?他奶奶的,我就说前几天你怎么跟黄毛在房间,你告诉我他给你修电脑?我修你妈卖批!虎子、二狗,把黄毛给老子弄去医院阉了!这婊.子,今晚让兄弟们都爽一遍,就给老子拉去接客!”

    “豹哥,我错了!豹哥,我错了!都是嫂子勾引我的,是她勾引我的啊!”黄毛被吓瘫软了,直接就招了。

    “豹哥,别……别让我去卖,我错了,我错了!”

    王霞跪在豹哥脚下,死死的抱着他的大腿。

    豹哥一脚踹开,“全给老子拖走!”

    豹哥怒火中烧,怒冲冲的出了大排档,门外又进来两个小弟,两人拖黄毛、两人拖王霞。

    “张豹你个废物,萧乾说的没错,你就是个牙签、你就是个秒货、你就是牙签捣大缸,黄毛就是比你强……”

    豹哥一行人离开了大排档,王霞的谩骂声渐渐远去,谩骂中又有那么一丝凄凉。

    萧乾心情有些糟糕,王霞如何糟糕,那也是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萧乾自己也不知晓,这番报复她,是对还是错?

    正在糟糕之际,萧乾电话响了,一看,竟然是自己大学关系还不错的室友郭晓峰打来的。

    “喂晓峰,我说,怎么突然想起来给我打个电话了?”

    电话那边郭晓峰咋呼呼的声音响起:“萧乾,你是不是换qq了?咱班长说,三天后在杏园春搞个同学聚会,群里不见你冒泡,给你私发消息你也没回,打你电话就是想问你,你去不去啊?”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