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剑岚传 > 第391章 感应
    正文

    梁州,青木镇。

    如今的青木镇宁静祥和,平民百姓安居乐业,南方那片无边树林因为玄木门修仙者的频繁来回,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可怕,渐渐地已经开始有青木镇的居民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入那林中渔猎、耕种,还有采药。

    只是相比以前,青木镇终究还是冷清了许多,当初那场骚乱对居民影响巨大,让他们感受到南方那片无边树林的恶意,世世代代居住且赖以生存的地方,竟然与那种怪物藏身之处连在一起,让人住得很不踏实,不少人为此背井离乡。

    青木镇外的世界很广阔,繁华热闹的城市比比皆是,走得越远眼界越开阔,越能够感受到青木镇的贫穷落后,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外面扎下根来。

    这世界上有很多人从一生下来便适应了那片水土,最终是因为安土重迁也好,是因为能力所限也罢,最适合他们的地方,也往往是那块最早立足的土地,陆续有人回来了,怀着忐忑、战战兢兢地回来了。

    刚回来那会儿,每日每夜里提心吊胆,下意识里总要望向那片树林,担心什么时候又有那种嗜血的怪物跑出来,将他们永远地留在这里,留在这片他们怎么也离不开的土地。

    日子平平静静,生活比以前还要冷清,包子铺的老板张大山带着一个伙计,每天都会进那林中去采药,为铺子对面的药店劳作,而那药店的主人,正是年逾八旬的许老神医。

    许老神医的子女都走了,他们不愿留下来,许老神医或是抱着时日无多的念头,因此将生死置之度外,不将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总之他去而复返,再次操起旧业,他的医术精湛,这么多年的从医经验帮助了自然人,令青木镇更快恢复元气,但他终究腿脚不便,赖以包子铺的老板张大山和一伙计帮忙,才能保证每日治病疗伤的药草不断。

    张大山每日进出树林给了不少人勇气,渐渐地有人亦迈出了一步,做出了尝试,生活从那个时候便慢慢恢复到正常。

    张大山一早卖完了包子,背着竹筐走出来。

    “张老板,要去采药了吗?”有路人打招呼。

    来往药店的人亦投来感激与和善的目光。

    这段时间张大山每天帮着许老神医进林子里采药,那些药都用来治疗他们这些伤患,虽然多是小伤小病,无足轻重,但到底得了张大山的恩惠,青木镇的居民对张大山很客气,连带着张大山的包子也越来越好卖了。

    张大山点头道:“趁着现在还早。”

    “要小心点儿。”

    “是了,不要勉强。”

    “回头我跟你一起去。”

    众人近前来相送。

    从药店中走出来一个妙龄少女,唇红齿白,扎着两条辫子,背着个小小竹篓走了过来。

    张大山讶异地看着她,只见她说道:“大山叔叔,今天我跟你们一起去。”

    张大山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可去不得,太危险了。”

    少女摇头道:“大山叔叔,我一定要去,我爹娘吃了许爷爷的药已经好多了,可是我家没钱买药,许爷爷虽然说不用还,可爹娘说了,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以报,我什么都做不来,但采药还是懂的。”

    无边树林如今变得安静多了,不仅因为进去的人少了,还因为当初那一场灾难,让里面的动物少了很多,死了的跑了的都有,如今就跟青木镇一样冷清。

    冷清便冷清了吧,至少目次来看很安全,可是经过那一劫,谁也不敢肯定无边树林里还有没有那种怪物,如果不是因为有玄木门的仙师在,众人此时连站在这里聊天的胆子都没有,哪怕是已经来回无边树林多次的人,依然对那树林怀着深深敬畏。

    这年少的女孩却说想要跟张大山一起去采药。

    一时间,众人亦跟着相劝起来。

    “慧儿,你很有心,你爹娘的病我们会帮忙的,但采药这事,你还是别去了。”

    “对啊慧儿,就算你想帮老神医的忙,也不一定非得采药不可,依我看,你不如帮老神医做做家事,伺候着他老人家一日三餐,也就可以了。”

    “这个主意不错。”

    街坊提出的建议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许慧儿却问道:“为什么慧儿不能去采药?因为慧儿是女生,所以碍手碍脚吗?”

    众人自然连说不是,解释着采药之事的危险性,确切地说应该是那无边树林的危险性。

    “无边树林既然危险,为什么大山叔叔每天都要去采药,为什么帮他的人那么少?大山叔叔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去采药,是在帮我们,我想,也该有人帮大山叔叔。”

    这话像是一场初春雨,湿润了许多人的心田,尤其是张大山听了这话,满怀感动,但这话也像是一把诛心刃,狠狠地刺进了许多人的心里,曾几何时,张大山冒着生命危险入林采药成了义务之事?

    一时间,众人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一人从包子铺里走了出来,他亦背着一个竹筐,跟张大山背的竹筐一样大小,都比许慧儿的竹篓大得多。

    许慧儿眼睛一亮,指着来人道:“青风哥哥会照顾我的。”

    被唤作青风的少年,一头长发黑亮,那双眼睛漆黑深邃得仿佛不见底一般,脚步缓慢,但走起路来全不拖泥带水,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张大山身前。

    许慧儿的手几乎要指在青风身上,她的那句话也才刚刚说完而已。

    许慧儿眼睛落在青风的脚上,她一直都想不明白,青风到底是怎么走路的,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慢,走起来却那么快?

    刚刚的对话,青风在包子铺内听得一清二楚,但还是故作不知,问道:“大山叔,这是怎么了?”

    张大山无奈指着许慧儿道:“这丫头想跟我们一起去采药。”

    见青风望来,许慧儿挺了挺小小胸脯,表示自己不会改变主意。

    “你会采药?”

    “会!”

    “怎么采?”

    “你让我采什么我就采什么!”

    “就用这小竹篓?”

    许慧儿的眼睛落在自己带着的那个小小竹篓上,这竹篓大小连青风背着的竹筐的五分之一大都没有,但她还是点头。

    青风摇摇头,直接道:“我们去采药,你帮我们看店。”

    包子铺里没什么好看的,包子都卖完了,如今的青木镇人少却团结,没什么不良风气,说是路不拾遗也不夸张,自然更不需要看店,但众人皆点头,认为青风这个建议非常好。

    许慧儿气着大喊道:“我一定要去!你们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这样一来,大家犯难了。

    他们关心许慧儿,不想让这样一个懂事的小女孩遇到危险,可是懂事的女孩在固执起来的时候,却似乎变得有些任性了,他们很为难,总不可能硬把许慧儿绑住、禁足,不让她跑出去吧?谁知道她什么时候真的会溜进树林里?

    青风耸耸肩,对张大山道:“大山叔,带上她吧。”

    张大山苦笑着点点头,叮嘱着许慧儿,让她一定得听话,许慧儿连连应是。

    终于能去采药了,许慧儿很高兴,下意识里去看青风,结果愣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刚刚好像看到青风的双眼突然变成了绿色,绿得发亮,像有什么要溢出来,但再细看,那双眼睛漆黑深邃,一如往昔,像是要把所有东西都吸进去。

    青风暗暗攥紧了双拳,轻轻道:“顾辰,你不要死!”@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