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帝国总裁霸道宠 > 正文 第0190章 是不是喜欢你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苏锦溪送回到了苏家,虽然在电话之中苏妈妈对苏锦溪态度很是不好,司厉霆陪同苏锦溪的时候她倒是十分和善的样子。

    “司先生来了啊,快里面请。”

    苏锦溪现在看到她的那张嘴脸就觉得十分恶心,“这是最后一次我到这里来。”

    “锦溪,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可不就生分了。”

    苏锦溪懒得同她说什么,知道司厉霆今天还有事情要忙,她转身朝着司厉霆道别。

    “三叔,你有事要忙就走吧。”

    “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我就来接你了。”司厉霆揉了揉她的脸颊。

    虽然从法律上来说他和苏锦溪已经是夫妻,但司司厉霆希望由所有人见证之后那才是真正圆满。

    “好。”苏锦溪也在迫不及待明天了。

    司厉霆一走,苏妈妈立马就变了脸色,“我这苏家是有刺还是什么,到了门口都不进来?”

    “他还有事要忙。”苏锦溪随口解释道。

    苏妈妈也收敛了表情,这司厉霆是真的对苏锦溪好,她怎么舍得放任苏锦溪这条大鱼。

    “你也这么久都没有回家看看了,我让人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苏妈妈的表情变换很快,苏锦溪已经清楚她对自己是什么心思,所以也不会幻想着她是转了性子。

    没有回应她直接进屋,苏梦竟然也在家中,苏梦很是反常的没有对她挖苦讽刺。

    从前就不亲密的一家人现在变得更加奇怪,苏父还尝试着想要拉近大家的距离。

    “饭好了,锦溪好久都没有在家吃饭了,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好。”

    可能全家之中苏锦溪对苏父是最不讨厌的,他只是懦弱了些,并无苏妈妈的尖酸刻薄。

    苏妈妈为了缓和气氛,“锦溪,来尝尝这个红烧肉,你以前最喜欢吃的。”

    苏锦溪没有接,“这是苏梦喜欢吃的。”

    “哦,是我记错了,你喜欢吃的是排骨对吧,来,吃这个,这个好吃。”

    “我从来不吃糖醋排骨,最讨厌的也是这样的菜。”苏锦溪冷冷道。

    自己在苏家这么多年,自己的父母竟然记不得自己的口味,她们心中只有苏梦。

    反倒是自己和司厉霆在一起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对自己的喜好了如指掌。

    不去想还好,一想苏锦溪更加心寒,面前这两人可有哪里尽过父母的责任?

    苏妈妈脸上有些尴尬,“那你喜欢吃什么,我让保姆做去。”

    “不用,我不挑。”苏锦溪随便夹了点青菜细嚼慢咽。

    “锦溪,过去我知道我们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忽视了你,让你心中有怨气。

    你一直都很乖,我们也省事了很多,你看你现在就要出嫁了,我们也很高兴。

    之前我知道你说的都是气话,你哪能真的离开苏家呢?毕竟咱们的血缘关系是割不掉的。”

    苏妈妈一改常态,竟然在她面前主动示好,苏锦溪疑惑的看着她,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我已经离开了,如果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利益的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以后我不会再那么愚蠢。”

    “什么叫愚蠢,你之前做那些事情是为了苏家周转,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

    “我做那些事并非是为了让你们记得,事情都已经过去就不要再谈了。”苏锦溪不想再继续扯下去。

    苏妈妈给苏父使了个眼色,苏父犹豫了一下才开口。

    “锦溪,最近公司的情况很不好,我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只有苏父说话的口吻才不会让苏锦溪厌烦。

    “你和司先生的婚礼排场盛大,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到来,你看你能不能和司先生商量一下,到时候收入的礼金和苏家对半分。”

    “礼金对半分?”苏锦溪搁下筷子,她觉得自己仿佛是听了一个笑话。

    “办婚礼苏家出了一分一厘没有?现在竟然好意思提礼金对半分?”苏锦溪想想也知道这不是苏父的主意。

    “我知道这个请求可能有些不合理,可是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了,苏家濒临破产边缘,急需用钱。”

    “你们前不久不是才卖了一千多万,难道还不够?”

    “怎么可能够?那不过杯水车薪罢了。”苏父汗颜。

    “锦溪,你看司先生的帝凰发展的那么好,明天的那点礼金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苏妈妈更是说得轻描淡写。

    苏锦溪知道这次结婚肯定收入不菲,司厉霆筹备这婚礼又不是为了收礼,只是为了让大家来见证他们的幸福。

    为了给自己一个盛大的婚礼,他筹备婚礼就花了不少钱,收的礼钱怎么可能给苏家呢?

    “不可能,他赚钱也不容易。”

    “你这个死丫头,司厉霆彩礼不给,现在只是要分一半礼金而已,想要一毛不给就娶了你,没这么好的事情。”

    苏锦溪就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叫自己回来,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为了能够从自己身上敲下最后一笔。

    所谓的亲情在她眼中完全看不到,苏锦溪冷笑的看着她们三人。

    “苏家,我算是真的领教了。”

    说罢她放下筷子起身回房,苏妈妈恨不得榨干她身上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本以为已经看过她们的真面目,现在才知道她们的下限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更低。

    这样的家庭确实没什么好留恋的,苏锦溪回到房间之中静等着明天的到来。

    苏妈妈气得摔碗又扔筷子,“你们看她是什么态度?她竟然敢给我甩脸子?要不是我将她养这么大,她早就死了!这只喂不熟的白眼狼。”

    从头到尾都异常安静的苏梦觉得她这话里有话,“妈,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是被她给气糊涂了。”

    “妈,我会帮你好好教训苏锦溪的,这个贱人。”苏梦眼中掠过一道阴冷之色。

    “梦儿,你可别做什么傻事,我之前就给你说过司厉霆不是好惹的。”苏妈妈见苏梦的表情不对劲,赶紧劝告道。

    “哎呀,妈,我有分寸的,将菜都撤了。”

    “撤了干什么?我们可还没有吃啊。”苏妈妈一脸嗔怪的看着苏梦,又不是不知道苏家现在的情况,还这么浪费。

    “妈,这菜和饭你们还是不要吃的好。”苏梦勾唇一笑。

    苏锦溪在房间没呆多久,眼皮越来越沉,她一头栽到了床上。

    意识模糊她仿佛听到有人在说:“苏锦溪,你就给我好好享受吧!”

    享受什么?

    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黑暗,等了几秒她才适应了这种暗淡的光线。

    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在随着摇晃,这里不是她的房间,应该是在船上?

    想到苏梦一直不发一言,不像是以前的她,难道是她算计了自己?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处于危险之中。

    苏锦溪下意识就想要逃,她才动了动身体就听到了清脆的铁链声音。

    她的手还有脚都被铁链禁锢着,用手摸了摸四周,自己是在一个巨大的铁笼里面。

    这个铁笼外面罩着一层黑布,就是那层黑布遮住了光线。

    苏锦溪此刻很是害怕,第一时间检查了自己的身体,身体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应该被人换了衣服。

    她身上穿着的乃是一条布料很少的衣服,被人像是畜生一样锁在铁牢里面,苏梦究竟要做什么?

    现在是几点了?明天就是她和司厉霆的婚礼,难道苏梦是为了破坏自己的婚礼么?

    “苏锦溪,现在你开心么?”

    就在她猜测苏梦要做什么的时候,她的耳边听到一道熟悉的女声。

    “你,你是白小雨?白小雨,救救我。”苏锦溪仿佛找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黑布被扯开,白小雨手中拿着一个打火机,火光欢快的跳动在黑暗中。

    白小雨长发垂肩,身穿一条白色连衣裙,看着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苏锦溪这才反应过来,白小雨现在出现在这里,也就代表着她和苏梦联手了。

    自己指望她来救自己,难道不是向死神祈求饶自己一命那么愚蠢。

    白小雨居高临下的看着苏锦溪那张仓皇失措的小脸,缓缓蹲下了身子。

    这样的白小雨比起从前那个疯子一般的人更让人觉得可怕。

    白小雨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苏锦溪,想要我救你那就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苏锦溪算不准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唐茗为什么会娶苏梦?是为了什么?”白小雨冷冷问道。

    苏锦溪对上她那双满含深意的眼神,不知道她究竟什么意思。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没有那么愚蠢说是为了自己。

    “当时舆论漫天,那些舆论对唐氏集团有不少打击,唐总虽然是总裁。

    唐家二少一回来,随时随地都在抓他的小辫子,所以唐总为了尽快平息舆论,所以才会……”

    苏锦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白小雨手中加重了力道,她的下巴被捏的很疼。“苏锦溪,别说些这些话来糊弄我,要是你真的不懂,我就直说了吧,唐茗是不是喜欢你?”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