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平衡天下 > 正文 第1823章 有字的石头(二)
    正文

    “对,你们都别动,我马派人来查,一定要查出这个人来。 或者,这个兄弟自己站出来说清楚吧。至于你说了些什么话,我们不会追究。因为,毕竟这几天是大家狂欢的,过激的言行肯定是有的。

    后仇科地独敌察战冷察技显

    但是,你不应该做出用这石头来搞恶作剧,这事你一定得解释清楚。

    可是,你如果怕事躲着不出来,那有故意做这事好引得我们平江原人心人心惶惶的嫌疑了,我们处罚起来是很严厉的。”许炎拿眼扫了扫人群,立即沉着脸大声说。

    说这话时,他运行了真气,所以声音扩散了很宽。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但是,他的声音没有把鲁牛引出来,倒是把不知道这里有发生事的人引了很多过来了。这些人稍一问,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这里三年后要被水淹?那我们怎么安身啊。不行啊,我们要离开这里啊。”立即,又是有人惊恐地叫了起来。

    这一叫,四处的人象是被惊忧到的了马蜂窝,很多人飞跑起来,还有人发出绝望的尖叫声,仿佛是末日到了。

    “许炎,你在那里做什么?怎么有人胡言乱语呢?”远处的田双本来放开神识在感应云术,看云术是不是在篷子里调息在恢复修为。所以,先前的一切,他都是没有注意。但是,现在人群涌动起来,绝望的呼喊声响彻云霄,他再静心不闻也是不可能了,于是疑惑地抬头看向许炎问道。

    “大家快安静!把头大人在此,一切有把头大人做主,这里现在是有人故意放出谣言,你们要相信把头大人!”听到田双的叫声,许炎知道现在是要维持秩序为重。于是,大声叫道。

    倒还好,把头在平江原的声望是最大的,先前在这里的人没有怎么恐慌,那是因为看到了田双在此。所以,现在反而是远处的人群更为慌乱。现在许炎在这里大叫说把头在这里,那些慌乱的人倒是一下安静下来,个个站在原地,转身向这边看来。

    “把头大人,这些人说,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一块有字的石头,我觉得这是人为的,目的是给我们平江原带来恐怖感,要想把这里的人逼走,真是用心险恶啊。”看到自己竟然让人群平静下来了,许炎倒是面显激动之色,立即对田双回应道,并且手一挥,眼光在托石头的人和同鲁牛试的人脸一扫,用下巴向二人指了指,示意二人跟着他去见田双。

    二人当然不敢迟疑,立即跟着他来到了鲁牛面前。

    “哦?还有此等事?”待三人走近一起向他说明事情的经过后,田双立即疑惑地问道。

    “把头,我觉得这是有涟水城的人探到我们这里来了,这绝对是人为的啊。”许炎说。

    “先问问东西是哪里弄出来的,也许有线索可寻。

    如果是人为造谣,那这石头肯定是新埋下去的。

    要知道,新埋进去的东西,虽然在石头可以做手脚,但周围的泥土是不会相沾的。你们,带我去看看吧。”田双却是沉声说。

    “是,大人。”三人齐声应道,然后那个托着石头的人把石头递给田双。但是田双没有接石头,倒是许炎立即把石头托在了手。接着,四人一起来到石头出土的地方。

    “把头大人,许大人,当时我在这里同那个兄弟斗,我是用脚踢这泥沙去打他。因为,他先前也是用这个办法把泥沙撒在我身。

    孙不仇仇独孙恨由孤月阳学

    大人你是知道的,我们战斗都讲究奋勇前,但这是兄弟间的一时冲动,过了几招后,都想到不能出手过重。于是,我们这样的打斗着,真是闹着玩一般了。

    可是,我踢了几脚后,感觉踢到了硬物。因为我没有运行真气,所以让我的脚感觉到了断裂般的疼痛,接着一块石头被我踢出来了。

    石头一踢出来,那个兄弟也是大吃一惊。这真是太突然了,所以他还以为我在对他使用什么手段呢,于是大骂着挥掌把石头击飞了,落地后砸进泥土,被这位老兄从泥土里挖出来了。

    二位大人是知道的,这平江原之地本难得见石头,这突然出现一块这样的石头,大家都觉得是宝一样。于是,我再没有同那兄弟打斗,想来争抢这块石头。

    还好,这位老兄很明智,立即说这石头不归我们哪个所有,而是应该给把头大人的。所以,这里的人包括我没有谁再敢对这石头进行争抢了。

    但是,我在疑惑之际扫过石头的泥沙时,却是看到面有字。等我扫干净面的泥土,读出了这两句话。”同鲁牛战斗的那人仔细地说着当时的情况。

    艘远仇仇鬼艘察接阳接所主

    艘远仇仇鬼艘察接阳接所主  “那边,发生什么事了?”但是,他的声音没有把鲁牛引出来,倒是把不知道这里有发生事的人引了很多过来了。这些人稍一问,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发现这石头后,同你斗的那兄弟去哪了?”这人如此哆嗦,田双自然只有耐心听完。听这人说完了,问道。

    “把头大人,好长时间,我都是看到他立在那里不动。当时我还以为,他很明智,知道这石头最终是会送给把头大人的,他再来争抢,无非是无事找事吗?但我真没想到,他这人怕事,却是躲起来了。或者,真如许大人所说,这事本是他搞的鬼了。”同鲁牛战斗的那人说。

    “是不是他搞的鬼,我自有分寸。现在,我在这里敬告你们,在事情没有结果前,大家再不要自己吓唬自己,更不可再把这里的事传说给他人听。如有再散布这里消息的,我会不顾什么情面,有一个,杀一个!”田双皱了下眉,沉声说。

    “大家听到没有?把头大人说了,这是有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此生出的谣言之事,希望大家不要惊慌。再有人敢以讹传讹者,格杀勿论!”许炎立即又大声叫道。

    而田双则是低着头,走到了被同鲁牛打斗的人踢出石头的坑边,然后蹲下身子,对这个坑仔细看了起来。

    但是,平江原之地本是松软的泥沙,又没有植物,所以他这样看着,根本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结远地科情孙术战孤艘学早

    “把头大人,要不要我再叫人来挖一下看?”许炎走过来轻声对田双说。

    “也好。”田双点头说。

    “把头大人,让我来挖。”先前同鲁牛打斗的人立即说。

    “让我也来吧。”那个最先把石头托在手的人也立即说。

    “好,周围的人,退后一点。”田双手托着石头,立即挥着另一只手说。

    “双儿,出了什么事了?”这时,却是传来云术对田双呼叫的声音。

    “干爹,没什么大事,是有人在这地下发现了一大块有字的石头。”田双立即对云术回应道。

    “哦?石头?呵呵,这是平常之物,但在平江原能发现一大块的石头,倒是稀事,还有字?难怪引得这么多人看。但也没什么吧,是不是墓碑什么的?”云术疑惑地说,然后向这里走来。而在他背后,鲁牛竟然紧紧跟着。

    现在,鲁牛同先前完全不是一个装束。打斗时衣服被扯烂了,现在也是换了。更主要的是脸相和发型,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也是说,除了身材外,外貌完全是两个人。

    原来,他先前趁着大家在看石头,他闪进了人群。这里到处是帐篷,他走到一个帐逢后,速度换了装束,并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化装水来,把脸一洗,回到了他本来的面目。然后,又迅速了一点妆,弄了一个发型,恢复了他现在这个样子。

    敌远地不独结球接闹我阳显

    也是说,他的本来面目,是云术和龙和平都还没有见过。他这本来面目,当然是要在以涟水城兰家长老的身份出现时,才会显出来的。

    很快,云术同鲁牛走到了田双的身边。

    “石头是什么字呢?”云术看着许炎手的石头问道。

    “干爹,请看,‘平江原地闲人战,石出三年被水淹’,字面意思诡异而深奥,让人读了意识飘飘然乱想,写出如此话句的字,这人用心真是良苦。”田双指着石块的字对云术说。

    “双儿,这不能等闲视之啊。”云术立即看着田双严肃地说。

    “是,我一定要追查个水落石出。”田双说。

    “双儿,我觉得,我们不但要查,还要做出防范措施。我觉得很不妙,平江原之地已是被人盯了。”云术说。

    “奶奶的,云叔,我们才来平江原,这里出现这样的事。这很明显,是有人故意这么弄的。我敢肯定,一定是涟水城的人玩的阴谋。”鲁牛立即眼一瞪,扫视着这里的人,满脸都是杀气地说。。

    “呵呵,鲁兄弟,你说的有道理,有这可能。涟水城现在大量要外人去帮他们搞开发,如果能把平江原的人引入去,两百多万人啊,这是一股庞大的生产力量呀。只是不知道,双儿不是封了河道么?那涟水城的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难道,是我们这里有人与涟水城勾结吗?”云术立即轻笑着点点头,但又是疑惑地对田双说。

    @B